【专栏】被通缉的富二代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虽然当时大门紧锁,但是办公室里精心布置的圣诞树、物业正常续租、快递照常送件、保洁按时打扫,都暗示了这家公司变故来得有些突然。

  当时,一位员工还向消金界澄清,他们是去澳门开年会去了,客服松懈偷懒,没有接听电话。

  欲盖弥彰,流言肆起。直到2019年5月8日,江苏省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涉恶犯罪在逃人员,同牛科技的CEO朱晟卿的名字在列,才让这一切水落石出。

  1985年出生的朱晟卿拥有牛津大学金融经济学硕士、耶鲁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南京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工程学学士学位。

  他的父亲是曾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浙商朱志平。一张广泛流传的照片,被人称为酷似马化腾。朱晟卿可谓是标准的“高富帅”。

  同牛科技CEO朱晟卿

  在圈里,他就像是超利贷这个地下产业的带头大哥,手上虽不干净,却让小弟念着他的好。

  同牛科技在朱晟卿的带领下,也曾有过辉煌时刻,但命运曲折,终究宴席散尽。

  “纯属运气不好”

  在李迪看来,同牛科技的出事纯属“运气不好”。放贷平台那么多,他们被抓,完全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

  同牛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股东包括杭州同方联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中诚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

  当时他们在股东场地办公,超过20人之后,团队开始独立经营。

  曾经和朱晟卿打过交道的一名人士称,朱和任的性格都很好,没有架子,而且为人低调,“2016年的时候,朱晟卿还在用iPhone4”。 创业自然不会一帆风顺。成立之初,同牛科技定位为消费金融技术服务商,为信托等金融机构搭建业务系统。

  然而,这套系统并不挣钱。“都是给金融机构免费使用的。”李迪称。

  由于技术研发成本高昂,投入较大,公司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的状态。

  消金界了解到,这与当下众多转型2B的金融科技类似,他们对外宣称赋能银行,实则是想和银行搞好关系,免费提供技术以拿到低成本资金。

  同牛科技当然知道这样并不能长远,营收主要倚仗的还是自营的现金贷产品,但规模并没有做大。

  这一时期,他们还比较低调。

  为了活下去,公司还开展过手机分期业务,与中国移动合作,但是不赚钱,做了几个省份后也停掉了。

  如果一直这样,在现金贷的供给下,他们还有试错空间。但时间不等人,监管打击不期而至。

  2017年12月,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并对贷款利率等做出了明确要求。

  同牛科技显然并不合规。

  此前,他们的资金大多来自P2P网贷和持牌消金,成本大约在12、13个点;此外还要缴纳5-10个点的保证金,对坏账兜底。公司资金成本与风险压力较大。

  一时之间,居高不下的资金成本、突然飙升的逾期坏账,将同牛科技置身于生死关头。

  彼时,与同牛科技类似业务的头部平台股价大跌,大量中小平台无奈退出市场。2017年10月上市的趣店,市值在10个月后,蒸发近百亿美元。

  在此如困境之下,朱晟卿并没有选择大规模裁员,但公司转型已是刻不容缓。

  面前的选择并不多,更重要的是要快。加之现金贷的暴利诱惑,如吸毒一般让人上瘾。一些尝过现金贷甜头的人,纷纷选择下海,瞄准“714高炮”,企图再捞一拨。

  同牛科技就属于其中一个。

  “越是监管,利率就越高,因为只有高收益才能覆盖高坏账。”李迪见证了这一畸形市场的变化。

  同牛科技也正式从技术服务商,转型地下生意——超利贷。

  用现金贷来养团队

  更大的暴利,让同牛沾上“714”后,一发不可收拾。

  2018年同牛旗下的小额信贷产品层出不穷,使出“马甲”这样的行业惯用路数,打起“游击战”。此外,它还借壳小公司放贷,产品为“7天贷”。

  在放贷之外,砍头息、高利率、暴利催收齐上阵。公司客户投诉利率一度高达2700%。

  曾有媒体报道,同牛科技累计协助放款超500亿元。

  500亿是什么体量?财报显示,2018年 360金融放贷规模960亿元, 小赢科技放贷规模369亿元, 乐信放贷规模为324亿元。

  尽管李迪对“500亿”这一数字予以否认,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同牛当时的业务相当激进。

  “这家是典型的超利贷。他们要砍头30%,什么东西都不给,直接要手续费。当时就觉得,他们早晚要出事。”同牛曾经的一位业务合作伙伴向消金界称。

  当时同牛科技内部孵化了一个催收团队,其负责人也是从总部派过去的。这为之后出事儿埋下了巨大隐患。

  就这样,同牛科技用不到30人的现金贷团队(不含催收),支撑了全公司300多人的业务发展。

  在这场现金贷造就的资本狂欢里,同牛科技同样野心勃勃。前有趣店、乐信等企业铺路,朱晟卿时常对标他们,嘴边挂着“上市计划”。

  有知情人士向消金界称,这是朱晟卿的做事风格,“符合老朱的性格”。

  突然失联

  朱晟卿对外风格激进,外内员工口碑好,照顾兄弟,在公司是“大哥”一样的人物。

  李迪记得,那一年,亏损严重,但是朱晟卿自掏腰包,垫付了一笔钱,给员工发了年终奖。他当时也拿到了几千块钱。想知道朱晟卿垫付的具体金额,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同牛”。

  2017年春节过后,一批员工离职了。但是“老板的仁义”,还是让大部分员工选择留下。

  2018年公司全面进军现金贷,盈利不少。李迪庆幸自己留了下来,幻想着一笔不菲的奖金。

  但命运此时急转直下。

  2018年圣诞节前后,同牛被圈里爆出“出事儿了”。消金界前往同牛科技北京的办公地点银河SOHO。

  “他们昨天还在这加班呢,这家公司经常加班到很晚,”旁边公司的员工说。

  消金界了解到,事发之后,公司高管集体去了国外。

  而任泽浩——同牛科技二股东、如今同牛的法人,同时也是朱的同学,已被警方带走。

  其最后一条朋友圈还停留在2018年12月18日。他在2018年3月之后发布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与区块链相关的内容。 追逐风口与财富

  消金界此前报道过,同牛科技出事儿,催收端是导火线,但更大的背景在于,扫黑除恶开始了。

  其实,《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早于2018年1月就已发出,《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在9月的出台,标志着全国监管落地拉开帷幕。

  行业最先遭遇重创的是催收,这一行业本身就乱象丛生。

  2018年开始,多家头部催收公司先后被警察带走。业内人士称,打击催收行业,就相当于扼住了现金贷行业的咽喉。

  此时,朱晟卿早已听到风声,出去躲避。

  2019年初的央视315晚会,更是将“714高炮”曝光,这个地下产业风声鹤唳。

  2019年5月8日,江苏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在逃人员。同牛科技朱晟卿赫然在列。“陪同”他的,还有 口袋理财关联催收公司的负责人虞云清。

  回顾过往,朱晟卿曾被誉为“创业界的指路明灯”:2016年涉足P2P网贷,创立理财平台牛犇犇;2017年做现金贷;2018年进军区块链,担任银行公链DCC的CEO。

  不久之前,传出另一创业者惠轶,在数字货币领域,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进而自杀的消息,一时哗然,令人警醒。

  他们都是“精英”的代表,履历光鲜,连续创业,试图抢抓风口。但结局却落得如此下场。

  是什么让他们疯狂,又是什么导致他们损伤,甚至失去生命?

  “你要真心喜欢钱,因为钱的别名是自由。”惠轶创业公司墙上的这句slogan,现在看来如此刺眼。

  也许,风口下的财富,迷惑了他们的双眼。原本却只是灰尘。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零壹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9年8月22-23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 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虽然当时大门紧锁,但是办公室里精心布置的圣诞树、物业正常续租、快递照常送件、保洁按时打扫,都暗示了这家公司变故来得有些突然。

  当时,一位员工还向消金界澄清,他们是去澳门开年会去了,客服松懈偷懒,没有接听电话。

  欲盖弥彰,流言肆起。直到2019年5月8日,江苏省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涉恶犯罪在逃人员,同牛科技的CEO朱晟卿的名字在列,才让这一切水落石出。

  1985年出生的朱晟卿拥有牛津大学金融经济学硕士、耶鲁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南京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工程学学士学位。

  他的父亲是曾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浙商朱志平。一张广泛流传的照片,被人称为酷似马化腾。朱晟卿可谓是标准的“高富帅”。

  同牛科技CEO朱晟卿

  在圈里,他就像是超利贷这个地下产业的带头大哥,手上虽不干净,却让小弟念着他的好。

  同牛科技在朱晟卿的带领下,也曾有过辉煌时刻,但命运曲折,终究宴席散尽。

  “纯属运气不好”

  在李迪看来,同牛科技的出事纯属“运气不好”。放贷平台那么多,他们被抓,完全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

  同牛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股东包括杭州同方联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中诚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

  当时他们在股东场地办公,超过20人之后,团队开始独立经营。

  曾经和朱晟卿打过交道的一名人士称,朱和任的性格都很好,没有架子,而且为人低调,“2016年的时候,朱晟卿还在用iPhone4”。 创业自然不会一帆风顺。成立之初,同牛科技定位为消费金融技术服务商,为信托等金融机构搭建业务系统。

  然而,这套系统并不挣钱。“都是给金融机构免费使用的。”李迪称。

  由于技术研发成本高昂,投入较大,公司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的状态。

  消金界了解到,这与当下众多转型2B的金融科技类似,他们对外宣称赋能银行,实则是想和银行搞好关系,免费提供技术以拿到低成本资金。

  同牛科技当然知道这样并不能长远,营收主要倚仗的还是自营的现金贷产品,但规模并没有做大。

  这一时期,他们还比较低调。

  为了活下去,公司还开展过手机分期业务,与中国移动合作,但是不赚钱,做了几个省份后也停掉了。

  如果一直这样,在现金贷的供给下,他们还有试错空间。但时间不等人,监管打击不期而至。

  2017年12月,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并对贷款利率等做出了明确要求。

  同牛科技显然并不合规。

  此前,他们的资金大多来自P2P网贷和持牌消金,成本大约在12、13个点;此外还要缴纳5-10个点的保证金,对坏账兜底。公司资金成本与风险压力较大。

  一时之间,居高不下的资金成本、突然飙升的逾期坏账,将同牛科技置身于生死关头。

  彼时,与同牛科技类似业务的头部平台股价大跌,大量中小平台无奈退出市场。2017年10月上市的趣店,市值在10个月后,蒸发近百亿美元。

  在此如困境之下,朱晟卿并没有选择大规模裁员,但公司转型已是刻不容缓。

  面前的选择并不多,更重要的是要快。加之现金贷的暴利诱惑,如吸毒一般让人上瘾。一些尝过现金贷甜头的人,纷纷选择下海,瞄准“714高炮”,企图再捞一拨。

  同牛科技就属于其中一个。

  “越是监管,利率就越高,因为只有高收益才能覆盖高坏账。”李迪见证了这一畸形市场的变化。

  同牛科技也正式从技术服务商,转型地下生意——超利贷。

  用现金贷来养团队

  更大的暴利,让同牛沾上“714”后,一发不可收拾。

  2018年同牛旗下的小额信贷产品层出不穷,使出“马甲”这样的行业惯用路数,打起“游击战”。此外,它还借壳小公司放贷,产品为“7天贷”。

  在放贷之外,砍头息、高利率、暴利催收齐上阵。公司客户投诉利率一度高达2700%。

  曾有媒体报道,同牛科技累计协助放款超500亿元。

  500亿是什么体量?财报显示,2018年 360金融放贷规模960亿元, 小赢科技放贷规模369亿元, 乐信放贷规模为324亿元。

  尽管李迪对“500亿”这一数字予以否认,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同牛当时的业务相当激进。

  “这家是典型的超利贷。他们要砍头30%,什么东西都不给,直接要手续费。当时就觉得,他们早晚要出事。”同牛曾经的一位业务合作伙伴向消金界称。

  当时同牛科技内部孵化了一个催收团队,其负责人也是从总部派过去的。这为之后出事儿埋下了巨大隐患。

  就这样,同牛科技用不到30人的现金贷团队(不含催收),支撑了全公司300多人的业务发展。

  在这场现金贷造就的资本狂欢里,同牛科技同样野心勃勃。前有趣店、乐信等企业铺路,朱晟卿时常对标他们,嘴边挂着“上市计划”。

  有知情人士向消金界称,这是朱晟卿的做事风格,“符合老朱的性格”。

  突然失联

  朱晟卿对外风格激进,外内员工口碑好,照顾兄弟,在公司是“大哥”一样的人物。

  李迪记得,那一年,亏损严重,但是朱晟卿自掏腰包,垫付了一笔钱,给员工发了年终奖。他当时也拿到了几千块钱。想知道朱晟卿垫付的具体金额,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同牛”。

  2017年春节过后,一批员工离职了。但是“老板的仁义”,还是让大部分员工选择留下。

  2018年公司全面进军现金贷,盈利不少。李迪庆幸自己留了下来,幻想着一笔不菲的奖金。

  但命运此时急转直下。

  2018年圣诞节前后,同牛被圈里爆出“出事儿了”。消金界前往同牛科技北京的办公地点银河SOHO。

  “他们昨天还在这加班呢,这家公司经常加班到很晚,”旁边公司的员工说。

  消金界了解到,事发之后,公司高管集体去了国外。

  而任泽浩——同牛科技二股东、如今同牛的法人,同时也是朱的同学,已被警方带走。

  其最后一条朋友圈还停留在2018年12月18日。他在2018年3月之后发布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与区块链相关的内容。 追逐风口与财富

  消金界此前报道过,同牛科技出事儿,催收端是导火线,但更大的背景在于,扫黑除恶开始了。

  其实,《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早于2018年1月就已发出,《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在9月的出台,标志着全国监管落地拉开帷幕。

  行业最先遭遇重创的是催收,这一行业本身就乱象丛生。

  2018年开始,多家头部催收公司先后被警察带走。业内人士称,打击催收行业,就相当于扼住了现金贷行业的咽喉。

  此时,朱晟卿早已听到风声,出去躲避。

  2019年初的央视315晚会,更是将“714高炮”曝光,这个地下产业风声鹤唳。

  2019年5月8日,江苏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在逃人员。同牛科技朱晟卿赫然在列。“陪同”他的,还有 口袋理财关联催收公司的负责人虞云清。

  回顾过往,朱晟卿曾被誉为“创业界的指路明灯”:2016年涉足P2P网贷,创立理财平台牛犇犇;2017年做现金贷;2018年进军区块链,担任银行公链DCC的CEO。

  不久之前,传出另一创业者惠轶,在数字货币领域,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进而自杀的消息,一时哗然,令人警醒。

  他们都是“精英”的代表,履历光鲜,连续创业,试图抢抓风口。但结局却落得如此下场。

  是什么让他们疯狂,又是什么导致他们损伤,甚至失去生命?

  “你要真心喜欢钱,因为钱的别名是自由。”惠轶创业公司墙上的这句slogan,现在看来如此刺眼。

  也许,风口下的财富,迷惑了他们的双眼。原本却只是灰尘。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零壹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9年8月22-23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 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虽然当时大门紧锁,但是办公室里精心布置的圣诞树、物业正常续租、快递照常送件、保洁按时打扫,都暗示了这家公司变故来得有些突然。

  当时,一位员工还向消金界澄清,他们是去澳门开年会去了,客服松懈偷懒,没有接听电话。

  欲盖弥彰,流言肆起。直到2019年5月8日,江苏省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涉恶犯罪在逃人员,同牛科技的CEO朱晟卿的名字在列,才让这一切水落石出。

  1985年出生的朱晟卿拥有牛津大学金融经济学硕士、耶鲁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南京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工程学学士学位。

  他的父亲是曾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浙商朱志平。一张广泛流传的照片,被人称为酷似马化腾。朱晟卿可谓是标准的“高富帅”。

  同牛科技CEO朱晟卿

  在圈里,他就像是超利贷这个地下产业的带头大哥,手上虽不干净,却让小弟念着他的好。

  同牛科技在朱晟卿的带领下,也曾有过辉煌时刻,但命运曲折,终究宴席散尽。

  “纯属运气不好”

  在李迪看来,同牛科技的出事纯属“运气不好”。放贷平台那么多,他们被抓,完全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

  同牛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股东包括杭州同方联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中诚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

  当时他们在股东场地办公,超过20人之后,团队开始独立经营。

  曾经和朱晟卿打过交道的一名人士称,朱和任的性格都很好,没有架子,而且为人低调,“2016年的时候,朱晟卿还在用iPhone4”。 创业自然不会一帆风顺。成立之初,同牛科技定位为消费金融技术服务商,为信托等金融机构搭建业务系统。

  然而,这套系统并不挣钱。“都是给金融机构免费使用的。”李迪称。

  由于技术研发成本高昂,投入较大,公司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的状态。

  消金界了解到,这与当下众多转型2B的金融科技类似,他们对外宣称赋能银行,实则是想和银行搞好关系,免费提供技术以拿到低成本资金。

  同牛科技当然知道这样并不能长远,营收主要倚仗的还是自营的现金贷产品,但规模并没有做大。

  这一时期,他们还比较低调。

  为了活下去,公司还开展过手机分期业务,与中国移动合作,但是不赚钱,做了几个省份后也停掉了。

  如果一直这样,在现金贷的供给下,他们还有试错空间。但时间不等人,监管打击不期而至。

  2017年12月,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并对贷款利率等做出了明确要求。

  同牛科技显然并不合规。

  此前,他们的资金大多来自P2P网贷和持牌消金,成本大约在12、13个点;此外还要缴纳5-10个点的保证金,对坏账兜底。公司资金成本与风险压力较大。

  一时之间,居高不下的资金成本、突然飙升的逾期坏账,将同牛科技置身于生死关头。

  彼时,与同牛科技类似业务的头部平台股价大跌,大量中小平台无奈退出市场。2017年10月上市的趣店,市值在10个月后,蒸发近百亿美元。

  在此如困境之下,朱晟卿并没有选择大规模裁员,但公司转型已是刻不容缓。

  面前的选择并不多,更重要的是要快。加之现金贷的暴利诱惑,如吸毒一般让人上瘾。一些尝过现金贷甜头的人,纷纷选择下海,瞄准“714高炮”,企图再捞一拨。

  同牛科技就属于其中一个。

  “越是监管,利率就越高,因为只有高收益才能覆盖高坏账。”李迪见证了这一畸形市场的变化。

  同牛科技也正式从技术服务商,转型地下生意——超利贷。

  用现金贷来养团队

  更大的暴利,让同牛沾上“714”后,一发不可收拾。

  2018年同牛旗下的小额信贷产品层出不穷,使出“马甲”这样的行业惯用路数,打起“游击战”。此外,它还借壳小公司放贷,产品为“7天贷”。

  在放贷之外,砍头息、高利率、暴利催收齐上阵。公司客户投诉利率一度高达2700%。

  曾有媒体报道,同牛科技累计协助放款超500亿元。

  500亿是什么体量?财报显示,2018年 360金融放贷规模960亿元, 小赢科技放贷规模369亿元, 乐信放贷规模为324亿元。

  尽管李迪对“500亿”这一数字予以否认,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同牛当时的业务相当激进。

  “这家是典型的超利贷。他们要砍头30%,什么东西都不给,直接要手续费。当时就觉得,他们早晚要出事。”同牛曾经的一位业务合作伙伴向消金界称。

  当时同牛科技内部孵化了一个催收团队,其负责人也是从总部派过去的。这为之后出事儿埋下了巨大隐患。

  就这样,同牛科技用不到30人的现金贷团队(不含催收),支撑了全公司300多人的业务发展。

  在这场现金贷造就的资本狂欢里,同牛科技同样野心勃勃。前有趣店、乐信等企业铺路,朱晟卿时常对标他们,嘴边挂着“上市计划”。

  有知情人士向消金界称,这是朱晟卿的做事风格,“符合老朱的性格”。

  突然失联

  朱晟卿对外风格激进,外内员工口碑好,照顾兄弟,在公司是“大哥”一样的人物。

  李迪记得,那一年,亏损严重,但是朱晟卿自掏腰包,垫付了一笔钱,给员工发了年终奖。他当时也拿到了几千块钱。想知道朱晟卿垫付的具体金额,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同牛”。

  2017年春节过后,一批员工离职了。但是“老板的仁义”,还是让大部分员工选择留下。

  2018年公司全面进军现金贷,盈利不少。李迪庆幸自己留了下来,幻想着一笔不菲的奖金。

  但命运此时急转直下。

  2018年圣诞节前后,同牛被圈里爆出“出事儿了”。消金界前往同牛科技北京的办公地点银河SOHO。

  “他们昨天还在这加班呢,这家公司经常加班到很晚,”旁边公司的员工说。

  消金界了解到,事发之后,公司高管集体去了国外。

  而任泽浩——同牛科技二股东、如今同牛的法人,同时也是朱的同学,已被警方带走。

  其最后一条朋友圈还停留在2018年12月18日。他在2018年3月之后发布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与区块链相关的内容。 追逐风口与财富

  消金界此前报道过,同牛科技出事儿,催收端是导火线,但更大的背景在于,扫黑除恶开始了。

  其实,《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早于2018年1月就已发出,《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在9月的出台,标志着全国监管落地拉开帷幕。

  行业最先遭遇重创的是催收,这一行业本身就乱象丛生。

  2018年开始,多家头部催收公司先后被警察带走。业内人士称,打击催收行业,就相当于扼住了现金贷行业的咽喉。

  此时,朱晟卿早已听到风声,出去躲避。

  2019年初的央视315晚会,更是将“714高炮”曝光,这个地下产业风声鹤唳。

  2019年5月8日,江苏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在逃人员。同牛科技朱晟卿赫然在列。“陪同”他的,还有 口袋理财关联催收公司的负责人虞云清。

  回顾过往,朱晟卿曾被誉为“创业界的指路明灯”:2016年涉足P2P网贷,创立理财平台牛犇犇;2017年做现金贷;2018年进军区块链,担任银行公链DCC的CEO。

  不久之前,传出另一创业者惠轶,在数字货币领域,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进而自杀的消息,一时哗然,令人警醒。

  他们都是“精英”的代表,履历光鲜,连续创业,试图抢抓风口。但结局却落得如此下场。

  是什么让他们疯狂,又是什么导致他们损伤,甚至失去生命?

  “你要真心喜欢钱,因为钱的别名是自由。”惠轶创业公司墙上的这句slogan,现在看来如此刺眼。

  也许,风口下的财富,迷惑了他们的双眼。原本却只是灰尘。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零壹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9年8月22-23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 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虽然当时大门紧锁,但是办公室里精心布置的圣诞树、物业正常续租、快递照常送件、保洁按时打扫,都暗示了这家公司变故来得有些突然。

  当时,一位员工还向消金界澄清,他们是去澳门开年会去了,客服松懈偷懒,没有接听电话。

  欲盖弥彰,流言肆起。直到2019年5月8日,江苏省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涉恶犯罪在逃人员,同牛科技的CEO朱晟卿的名字在列,才让这一切水落石出。

  1985年出生的朱晟卿拥有牛津大学金融经济学硕士、耶鲁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南京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工程学学士学位。

  他的父亲是曾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浙商朱志平。一张广泛流传的照片,被人称为酷似马化腾。朱晟卿可谓是标准的“高富帅”。

  同牛科技CEO朱晟卿

  在圈里,他就像是超利贷这个地下产业的带头大哥,手上虽不干净,却让小弟念着他的好。

  同牛科技在朱晟卿的带领下,也曾有过辉煌时刻,但命运曲折,终究宴席散尽。

  “纯属运气不好”

  在李迪看来,同牛科技的出事纯属“运气不好”。放贷平台那么多,他们被抓,完全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

  同牛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股东包括杭州同方联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中诚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

  当时他们在股东场地办公,超过20人之后,团队开始独立经营。

  曾经和朱晟卿打过交道的一名人士称,朱和任的性格都很好,没有架子,而且为人低调,“2016年的时候,朱晟卿还在用iPhone4”。 创业自然不会一帆风顺。成立之初,同牛科技定位为消费金融技术服务商,为信托等金融机构搭建业务系统。

  然而,这套系统并不挣钱。“都是给金融机构免费使用的。”李迪称。

  由于技术研发成本高昂,投入较大,公司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的状态。

  消金界了解到,这与当下众多转型2B的金融科技类似,他们对外宣称赋能银行,实则是想和银行搞好关系,免费提供技术以拿到低成本资金。

  同牛科技当然知道这样并不能长远,营收主要倚仗的还是自营的现金贷产品,但规模并没有做大。

  这一时期,他们还比较低调。

  为了活下去,公司还开展过手机分期业务,与中国移动合作,但是不赚钱,做了几个省份后也停掉了。

  如果一直这样,在现金贷的供给下,他们还有试错空间。但时间不等人,监管打击不期而至。

  2017年12月,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并对贷款利率等做出了明确要求。

  同牛科技显然并不合规。

  此前,他们的资金大多来自P2P网贷和持牌消金,成本大约在12、13个点;此外还要缴纳5-10个点的保证金,对坏账兜底。公司资金成本与风险压力较大。

  一时之间,居高不下的资金成本、突然飙升的逾期坏账,将同牛科技置身于生死关头。

  彼时,与同牛科技类似业务的头部平台股价大跌,大量中小平台无奈退出市场。2017年10月上市的趣店,市值在10个月后,蒸发近百亿美元。

  在此如困境之下,朱晟卿并没有选择大规模裁员,但公司转型已是刻不容缓。

  面前的选择并不多,更重要的是要快。加之现金贷的暴利诱惑,如吸毒一般让人上瘾。一些尝过现金贷甜头的人,纷纷选择下海,瞄准“714高炮”,企图再捞一拨。

  同牛科技就属于其中一个。

  “越是监管,利率就越高,因为只有高收益才能覆盖高坏账。”李迪见证了这一畸形市场的变化。

  同牛科技也正式从技术服务商,转型地下生意——超利贷。

  用现金贷来养团队

  更大的暴利,让同牛沾上“714”后,一发不可收拾。

  2018年同牛旗下的小额信贷产品层出不穷,使出“马甲”这样的行业惯用路数,打起“游击战”。此外,它还借壳小公司放贷,产品为“7天贷”。

  在放贷之外,砍头息、高利率、暴利催收齐上阵。公司客户投诉利率一度高达2700%。

  曾有媒体报道,同牛科技累计协助放款超500亿元。

  500亿是什么体量?财报显示,2018年 360金融放贷规模960亿元, 小赢科技放贷规模369亿元, 乐信放贷规模为324亿元。

  尽管李迪对“500亿”这一数字予以否认,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同牛当时的业务相当激进。

  “这家是典型的超利贷。他们要砍头30%,什么东西都不给,直接要手续费。当时就觉得,他们早晚要出事。”同牛曾经的一位业务合作伙伴向消金界称。

  当时同牛科技内部孵化了一个催收团队,其负责人也是从总部派过去的。这为之后出事儿埋下了巨大隐患。

  就这样,同牛科技用不到30人的现金贷团队(不含催收),支撑了全公司300多人的业务发展。

  在这场现金贷造就的资本狂欢里,同牛科技同样野心勃勃。前有趣店、乐信等企业铺路,朱晟卿时常对标他们,嘴边挂着“上市计划”。

  有知情人士向消金界称,这是朱晟卿的做事风格,“符合老朱的性格”。

  突然失联

  朱晟卿对外风格激进,外内员工口碑好,照顾兄弟,在公司是“大哥”一样的人物。

  李迪记得,那一年,亏损严重,但是朱晟卿自掏腰包,垫付了一笔钱,给员工发了年终奖。他当时也拿到了几千块钱。想知道朱晟卿垫付的具体金额,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同牛”。

  2017年春节过后,一批员工离职了。但是“老板的仁义”,还是让大部分员工选择留下。

  2018年公司全面进军现金贷,盈利不少。李迪庆幸自己留了下来,幻想着一笔不菲的奖金。

  但命运此时急转直下。

  2018年圣诞节前后,同牛被圈里爆出“出事儿了”。消金界前往同牛科技北京的办公地点银河SOHO。

  “他们昨天还在这加班呢,这家公司经常加班到很晚,”旁边公司的员工说。

  消金界了解到,事发之后,公司高管集体去了国外。

  而任泽浩——同牛科技二股东、如今同牛的法人,同时也是朱的同学,已被警方带走。

  其最后一条朋友圈还停留在2018年12月18日。他在2018年3月之后发布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与区块链相关的内容。 追逐风口与财富

  消金界此前报道过,同牛科技出事儿,催收端是导火线,但更大的背景在于,扫黑除恶开始了。

  其实,《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早于2018年1月就已发出,《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在9月的出台,标志着全国监管落地拉开帷幕。

  行业最先遭遇重创的是催收,这一行业本身就乱象丛生。

  2018年开始,多家头部催收公司先后被警察带走。业内人士称,打击催收行业,就相当于扼住了现金贷行业的咽喉。

  此时,朱晟卿早已听到风声,出去躲避。

  2019年初的央视315晚会,更是将“714高炮”曝光,这个地下产业风声鹤唳。

  2019年5月8日,江苏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在逃人员。同牛科技朱晟卿赫然在列。“陪同”他的,还有 口袋理财关联催收公司的负责人虞云清。

  回顾过往,朱晟卿曾被誉为“创业界的指路明灯”:2016年涉足P2P网贷,创立理财平台牛犇犇;2017年做现金贷;2018年进军区块链,担任银行公链DCC的CEO。

  不久之前,传出另一创业者惠轶,在数字货币领域,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进而自杀的消息,一时哗然,令人警醒。

  他们都是“精英”的代表,履历光鲜,连续创业,试图抢抓风口。但结局却落得如此下场。

  是什么让他们疯狂,又是什么导致他们损伤,甚至失去生命?

  “你要真心喜欢钱,因为钱的别名是自由。”惠轶创业公司墙上的这句slogan,现在看来如此刺眼。

  也许,风口下的财富,迷惑了他们的双眼。原本却只是灰尘。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零壹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9年8月22-23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 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

   “我也是通过同事得知公司出事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害怕。谁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发微信问业务人员,他们都不说。”

  如果同牛科技不是2018年12月25日的“突然失联”,李迪还在想着第二天的工作,一年一度的出国游,以及2018年的年终奖。

  那个圣诞节,给他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虽然当时大门紧锁,但是办公室里精心布置的圣诞树、物业正常续租、快递照常送件、保洁按时打扫,都暗示了这家公司变故来得有些突然。

  当时,一位员工还向消金界澄清,他们是去澳门开年会去了,客服松懈偷懒,没有接听电话。

  欲盖弥彰,流言肆起。直到2019年5月8日,江苏省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涉恶犯罪在逃人员,同牛科技的CEO朱晟卿的名字在列,才让这一切水落石出。

  1985年出生的朱晟卿拥有牛津大学金融经济学硕士、耶鲁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南京大学统计学硕士及工程学学士学位。

  他的父亲是曾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浙商朱志平。一张广泛流传的照片,被人称为酷似马化腾。朱晟卿可谓是标准的“高富帅”。

  同牛科技CEO朱晟卿

  在圈里,他就像是超利贷这个地下产业的带头大哥,手上虽不干净,却让小弟念着他的好。

  同牛科技在朱晟卿的带领下,也曾有过辉煌时刻,但命运曲折,终究宴席散尽。

  “纯属运气不好”

  在李迪看来,同牛科技的出事纯属“运气不好”。放贷平台那么多,他们被抓,完全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

  同牛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股东包括杭州同方联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中诚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

  当时他们在股东场地办公,超过20人之后,团队开始独立经营。

  曾经和朱晟卿打过交道的一名人士称,朱和任的性格都很好,没有架子,而且为人低调,“2016年的时候,朱晟卿还在用iPhone4”。 创业自然不会一帆风顺。成立之初,同牛科技定位为消费金融技术服务商,为信托等金融机构搭建业务系统。

  然而,这套系统并不挣钱。“都是给金融机构免费使用的。”李迪称。

  由于技术研发成本高昂,投入较大,公司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的状态。

  消金界了解到,这与当下众多转型2B的金融科技类似,他们对外宣称赋能银行,实则是想和银行搞好关系,免费提供技术以拿到低成本资金。

  同牛科技当然知道这样并不能长远,营收主要倚仗的还是自营的现金贷产品,但规模并没有做大。

  这一时期,他们还比较低调。

  为了活下去,公司还开展过手机分期业务,与中国移动合作,但是不赚钱,做了几个省份后也停掉了。

  如果一直这样,在现金贷的供给下,他们还有试错空间。但时间不等人,监管打击不期而至。

  2017年12月,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并对贷款利率等做出了明确要求。

  同牛科技显然并不合规。

  此前,他们的资金大多来自P2P网贷和持牌消金,成本大约在12、13个点;此外还要缴纳5-10个点的保证金,对坏账兜底。公司资金成本与风险压力较大。

  一时之间,居高不下的资金成本、突然飙升的逾期坏账,将同牛科技置身于生死关头。

  彼时,与同牛科技类似业务的头部平台股价大跌,大量中小平台无奈退出市场。2017年10月上市的趣店,市值在10个月后,蒸发近百亿美元。

  在此如困境之下,朱晟卿并没有选择大规模裁员,但公司转型已是刻不容缓。

  面前的选择并不多,更重要的是要快。加之现金贷的暴利诱惑,如吸毒一般让人上瘾。一些尝过现金贷甜头的人,纷纷选择下海,瞄准“714高炮”,企图再捞一拨。

  同牛科技就属于其中一个。

  “越是监管,利率就越高,因为只有高收益才能覆盖高坏账。”李迪见证了这一畸形市场的变化。

  同牛科技也正式从技术服务商,转型地下生意——超利贷。

  用现金贷来养团队

  更大的暴利,让同牛沾上“714”后,一发不可收拾。

  2018年同牛旗下的小额信贷产品层出不穷,使出“马甲”这样的行业惯用路数,打起“游击战”。此外,它还借壳小公司放贷,产品为“7天贷”。

  在放贷之外,砍头息、高利率、暴利催收齐上阵。公司客户投诉利率一度高达2700%。

  曾有媒体报道,同牛科技累计协助放款超500亿元。

  500亿是什么体量?财报显示,2018年 360金融放贷规模960亿元, 小赢科技放贷规模369亿元, 乐信放贷规模为324亿元。

  尽管李迪对“500亿”这一数字予以否认,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同牛当时的业务相当激进。

  “这家是典型的超利贷。他们要砍头30%,什么东西都不给,直接要手续费。当时就觉得,他们早晚要出事。”同牛曾经的一位业务合作伙伴向消金界称。

  当时同牛科技内部孵化了一个催收团队,其负责人也是从总部派过去的。这为之后出事儿埋下了巨大隐患。

  就这样,同牛科技用不到30人的现金贷团队(不含催收),支撑了全公司300多人的业务发展。

  在这场现金贷造就的资本狂欢里,同牛科技同样野心勃勃。前有趣店、乐信等企业铺路,朱晟卿时常对标他们,嘴边挂着“上市计划”。

  有知情人士向消金界称,这是朱晟卿的做事风格,“符合老朱的性格”。

  突然失联

  朱晟卿对外风格激进,外内员工口碑好,照顾兄弟,在公司是“大哥”一样的人物。

  李迪记得,那一年,亏损严重,但是朱晟卿自掏腰包,垫付了一笔钱,给员工发了年终奖。他当时也拿到了几千块钱。想知道朱晟卿垫付的具体金额,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同牛”。

  2017年春节过后,一批员工离职了。但是“老板的仁义”,还是让大部分员工选择留下。

  2018年公司全面进军现金贷,盈利不少。李迪庆幸自己留了下来,幻想着一笔不菲的奖金。

  但命运此时急转直下。

  2018年圣诞节前后,同牛被圈里爆出“出事儿了”。消金界前往同牛科技北京的办公地点银河SOHO。

  “他们昨天还在这加班呢,这家公司经常加班到很晚,”旁边公司的员工说。

  消金界了解到,事发之后,公司高管集体去了国外。

  而任泽浩——同牛科技二股东、如今同牛的法人,同时也是朱的同学,已被警方带走。

  其最后一条朋友圈还停留在2018年12月18日。他在2018年3月之后发布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与区块链相关的内容。 追逐风口与财富

  消金界此前报道过,同牛科技出事儿,催收端是导火线,但更大的背景在于,扫黑除恶开始了。

  其实,《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早于2018年1月就已发出,《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在9月的出台,标志着全国监管落地拉开帷幕。

  行业最先遭遇重创的是催收,这一行业本身就乱象丛生。

  2018年开始,多家头部催收公司先后被警察带走。业内人士称,打击催收行业,就相当于扼住了现金贷行业的咽喉。

  此时,朱晟卿早已听到风声,出去躲避。

  2019年初的央视315晚会,更是将“714高炮”曝光,这个地下产业风声鹤唳。

  2019年5月8日,江苏公安厅发出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涉黑在逃人员。同牛科技朱晟卿赫然在列。“陪同”他的,还有 口袋理财关联催收公司的负责人虞云清。

  回顾过往,朱晟卿曾被誉为“创业界的指路明灯”:2016年涉足P2P网贷,创立理财平台牛犇犇;2017年做现金贷;2018年进军区块链,担任银行公链DCC的CEO。

  不久之前,传出另一创业者惠轶,在数字货币领域,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进而自杀的消息,一时哗然,令人警醒。

  他们都是“精英”的代表,履历光鲜,连续创业,试图抢抓风口。但结局却落得如此下场。

  是什么让他们疯狂,又是什么导致他们损伤,甚至失去生命?

  “你要真心喜欢钱,因为钱的别名是自由。”惠轶创业公司墙上的这句slogan,现在看来如此刺眼。

  也许,风口下的财富,迷惑了他们的双眼。原本却只是灰尘。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零壹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9年8月22-23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 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