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我还想跑?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老娘真的是被陷害的!



  2019-08-02 15:42:05 童晨书

  “那你不想报复他们吗?”厉明司意味深长的笑道:“做我的情人有什么不好的?比起沈云修那个虚伪奸诈的小人,你头上有我厉明司罩着,别说整个燕京市,就是整个华国也没几个人敢给你难堪。”

  整个华国?

  

  叶依依愣了愣,眼里闪过几分茫然。

  她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沈云修跟父亲在书房的那番谈话。

  三年前在燕京市异军突起的盛世集团,从一露面开始便展现出无人可挡之势。

  厉明司这个名字,更是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人尽皆知,谁都想知道,这个男人背后到底有什么背景,竟是能够挡下所有绊子,连政府都为其一路开绿灯。

  曾经燕京市有个姓刘的豪门,就因为盛世集团触及了刘家的生意利益,找了一群人堵住了盛世集团的办公大楼闹事。

  结果还没开始实行要击垮盛世的计划,就被突然跑出来的一群警卫将那些人全部以危险分子的名头带走。

  刘家的下场更是凄惨,在燕京市也曾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最繁盛之时连叶家跟沈家都比不上,结果却在接下来短短一年的时间快速倒塌,连刘家的祖地都被没收拍卖,刘家曾经的千金小姐现在也沦落为咖啡厅的一名普通服务员。

  上回她跟沈云修出门时还碰见那位刘小姐被曾经不如她的女人奚落嘲讽。

  杀鸡儆猴也就是如此了。

  父亲曾跟沈云修断言,厉明司很有可能来自京都那个地方。

  京都厉家,只有少部分人才听说过的真正豪门显贵,据说已经有传承百年的历史,是豪门中的贵胄,深厚的底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如果厉明司真的是那个厉家的人,能够说出这番话可就不是吹牛皮。

  “怎么样?”厉明司看她一副沉思的模样,淡笑道,“有了我这个靠山,你觉得你那个妹妹还敢对你下手吗?”

  叶依依心中一动,却是被这话戳中了心思。

  从小到大,叶美伊那对不要脸的小三母女便是她最大的仇敌。

  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父亲和沈云修。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是一个个的被她抢走。

  前半辈子遭受的所有苦难均是来源于这个女人,如果她真的有一个连父亲都不敢招惹的靠山,叶美伊母女又会是什么样的脸面呢?

  叶依依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看向厉明司认真道:“厉总,你想让我做什么?”

  商人重利,她可不会跟那些天真的少女一样以为不过有了一夜情就能够勾住一个豪门贵胄的心。

  如果厉明司真的如他现在表现出来般的无害,当初的刘家便也不会有那般下场。

  而她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户出生,又有什么值得这个男人惦记的?

  更何况,前段日子那场竞标,是她的计划书才让沈氏从盛世集团手中夺下一块肥肉,厉明司作为盛世的主人怎么也不该对一个敌人有这样好的态度才是。

  “什么都不用做,安心的做我厉明司的情人便好。”厉明司很满意她的聪明与识趣,“晚上正好有个宴会,你陪我去一趟。”

  叶依依愣了愣,“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厉明司嗤笑一声,“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惦记的地方?”

  叶依依咬着唇,冷哼道,“我长得好看!”

  “恩,这倒算一个。”厉明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可比你美艳的女人比比皆是。”

  说完他伸手弹了下她额头,“别想那么多了小丫头,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坏人?更别说,昨晚……”

  “恩,我知道了。”叶依依赶紧打断他的话。

  昨晚上的事儿的确有蹊跷,不过应该跟厉明司没多大的关系。

  以这男人的身份地位,想要漂亮美丽的女人不过招招手的事儿,而她昨晚居然还……

  叶依依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坦然面对昨晚的乌龙。

  “这是我的手机号,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厉明司瞧她明明长了一张妖艳的脸,却愣生生的多了几分纯真的模样,心中微动,拿出一张私人名片塞入她的手中。

  手上的名片格外的精致,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

  叶依依也不是那什么拖泥带水的性子,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便也没犹豫的就把名片收下。

  如今她在家中也是孤立无援,有厉明司愿意罩着她也好。

  不管这个男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至少以她如今的处境,能够依靠的似乎只有他了。

  接下来的路上,车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宋助理将车子直接开到了叶家楼下。

  这是一处高档电梯式公寓楼,一梯一户,处于燕京市郊区。

  小区内的绿化面积做的极好,能住进这里的几乎全是燕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叶依依没问厉明司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住处,她踩着高跟鞋下了车,看了一眼面前的高楼,才对男人道谢。

  厉明司勾了勾唇,伸出白皙修长的手,递给她一张暗金色的请柬,“晚上会有人来接你,记得不要迟到。”

  “是。”

  叶依依手下请柬,心头却暗暗震惊。

  这张请柬出自燕京市最豪华的皇庭酒店,能在那个地方举行宴会的人绝非寻常,就连她父亲也只拿到过一次这种请柬。

  “你上去吧,我看着你。”厉明司淡淡的开口。

  “好。”

  叶依依深深的吸了口气,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以往沈云修送她回家时,从来都是她下了车就直接离开的,从来不会说出这种话。

  轻叹一声,她将请柬慎重的放在自己的包包里,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踏上阶梯。

  不知为何,她有种异样的感觉。

  或许从昨天她醉酒将这个男人拉扯上车的时候起,她的人生从此便要改写了。

  坐上电梯直达家门,叶依依刚刚踏出电梯门的那一刻,一只白瓷杯便在她脚边炸裂开来。

  细碎的瓷片划过她白嫩的小脚,疼的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畜生!还有脸回来!”

  中年男人无法压抑的愤怒声咆哮传入她的耳中。

  叶依依的目光却是落在摆在鞋柜上的那双水晶高跟鞋上,那是今天叶美伊穿过的鞋子,就在一个小时前,她曾在酒店大堂里见过。

  看来,是有人恶人先告状提前跑回来了。

  她淡淡的看了一眼怒气冲冲朝着自己走来的中年男人,唇角勾起常带着的讥讽,也不去理会脚上被瓷片划出的血痕。

  脱下鞋子,换了双家居鞋,她才不紧不慢的说道:“爸,这些年你是越活越糊涂了,有什么气直接冲着我来就好,干嘛要砸坏这么好的杯子。”

  说完,她似乎还不怕事儿大似得,轻笑一声:“只有没什么脑子的小屁孩才喜欢用砸东西来发脾气。”

  “畜生!你这个畜生!”叶国荣指着她的鼻子骂道,“谁家有你这样的女儿?!有你这么说自己的亲生父亲的吗?!在外头做了丢人的丑事还不知廉耻,你居然有脸回来!”

  “为什么我不能回来?”叶依依很无辜,“这房子可也有我妈留给我的一部分,你要是不愿意见到我,自己带着你的二奶跟女儿走呗。”

  踩着舒适的家居鞋,她直接无视掉叶国荣的怒气,去了厨房拿了瓶牛奶。

  燕京市寸土寸金,像是这样三百多平米的高级公寓已经炒到上千万的高价。

  叶家在燕京虽也算是小有钱财,可比起沈家那样的豪门却是不如的,更别说像厉明司那样的身家背景。

  再加上叶家的两个老东西不止叶国荣这一个儿子,当然也就不可能拿出钱来给他们再买一套同等地段的房子。

  这房子曾是叶依依的亲生母亲卖了一半的嫁妆买下来的,写的是女儿与丈夫的名字。

  那时候这栋高级公寓的房价还没现在夸张,叶依依也很奇怪,既然母亲出身不高,又是哪儿来的这么一大笔钱能买下这套房子。

  “你!畜生!”叶国荣被她这话噎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愤怒之下又拿起一个杯子朝着她砸了过来。

  之前是她没准备,这回她可不会再傻兮兮的任由那杯子砸到自己身上。

  瞧着杯子又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微微一笑,“我是畜生,那您呢?老畜生吗?”

  “姐姐,你怎么能骂爸爸是老畜生?”

  叶美伊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的转角处,回家之后她似乎换了身衣服,看上去无辜又清纯。

  “咱们分开后,你一直都没回来,差点把我担心坏了。”她委屈巴巴的说道:“我还以为你被那个小白脸骗走了。”

  小白脸?

  叶依依不可思议的朝着她看去,这小三生的东西可真有种,明知道厉明司的身份,居然还敢骂他是个小白脸?

  “不过姐姐回来了就好。”叶美伊自顾自的笑道,“今天燕京许家在皇庭酒店举办寿宴,爸爸拿到了请柬,姐姐正好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呢。”

  “去什么去?!”叶国荣不悦道:“丢人现眼的东西,居然拿钱倒贴小白脸!传出去咱们叶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死丫头片子,赶明儿就给你找个人嫁出去!”

  “老叶好了,别气了,依依还是个孩子呢。”

  这时楼上又走下来一个身段妖娆,容貌美丽的中年女人,正是叶国荣的第二任妻子潘虹。

  叶依依翻了个白眼,小白莲不够又来个老白莲,要不是不想白白把这房子便宜给了这母女俩,她早就搬走一个人住去了,省得天天被这娇滴滴的两个白莲花恶心的够呛。

  “依依啊,今天你可得打扮的漂亮些,许家今日的寿宴会有许多达官贵人到场,因为城建运动会这个项目,大家都想认识认识咱们叶家这个有出息的闺女呢!”潘虹言笑奕奕,看上去仿佛真的是在为叶依依自豪似得。

  但叶依依心里清楚,自个儿要是真的被外人说有出息,第一个被气死的估计就是她。

  可见晚上这个许家寿宴并不简单。

  然而想到此时自己包里那张厉明司给的请柬,她眼神闪了闪,没说什么便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

  ……

  晚上八点。

  叶依依接到了厉明司的电话。

  “打扮好了吗?”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慵懒。

  “恩,我马上下来。”叶依依应了声,挂断电话。

  站在穿衣镜前,她看着今日自己的打扮。

  为了不给那男人丢脸,她特意找出自己最好的一件礼服。

  这是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母亲亲手给她做的,星空一样的一字肩长裙将她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无缺,即便并非出自名家之手,也一样光彩夺目。

  今日的打扮还算让她满意,应该不会丢了厉明司的脸吧?

  “哟,打扮的还真是漂亮。”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叶美伊穿着白色的小礼服走进来,瞧见她这一身,眼底闪过惊艳,可随机便转化成为嫉妒,“姐姐勾搭上了厉明司不够,还打算穿着这一声去宴会上勾引许家大公子吗?姐姐,您还真是下贱。”

  叶依依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叶美伊,你也就是没人的时候才会露出这副嘴脸,在爸爸跟沈云修面前有本事你就装一辈子。”

  “哼。”叶美伊冷笑,却是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剪刀,忽然快速的就朝着她身上的裙子扎了下来。

  叶依依被她吓了一大跳,连忙避开,却还是晚了一步。

  瞧着母亲做给自己的裙子上被剪刀划破,她一巴掌就扇到叶美伊那张可恨的脸上:“你是疯子吗?!”

  “呜呜,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叶美伊笑了笑,却是忽然变脸,嘤嘤哭泣道。

  砰!

  一声巨响。

  只听沈云修跟叶国荣突然从门外走进来。

  瞧见这一幕,沈云修大步走来,直接将叶美伊护在身后,大怒道:“叶依依,你又欺负美伊做什么?!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嚣张跋扈?!”

  “我嚣张跋扈?”叶依依气笑了,抓着自己的裙子道:“明明就是她先划破我的裙子的!”

  “不过是一件裙子,何必要下这么重的手?”

  沈云修越看她越是觉得叶依依变化极大。

  当年活泼开朗的女孩儿仿佛只是出现在他编织的梦境中,了解她越深便越是失望。

  更别提今日在那家酒店的事儿让他丢尽脸面,此时此刻,沈云修恨不得剥了她的皮。

  “都是我不好,云修哥,你别跟姐姐为了这点小事吵架。”叶美伊依偎在男人的身旁,温声细语道:“姐姐这件礼服是阿姨在她十八岁那年特意做给她的礼物,我不小心弄坏了,姐姐会生气也是应该的。”

  不过这话虽是这么说的,但叶美伊捂着被打的地方一副泪眼汪汪的受欺负样儿还是惹怒了叶国荣。

  作为父亲,教育女儿天经地义,他没好气的骂道:“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拿出叶家大小姐的气度?!一件破裙子也这么宝贝,我是没给你钱买过衣服还是怎么的?!就为了一件破裙子冲着你亲生妹妹动手,叶依依,你是不是要气死你才肯罢休?!”

  从来都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对也是错,错更是错。

  叶依依心里明白,一个人的心偏了,那么这辈子也别想让他扳弯回去。

  当年那个只将自个儿当做小公主一样宠爱的父亲早在他将小三和小三生的女儿接回来的时候,那个连骂都不舍得骂她一句的父亲早就死了。

  因此,听到叶国荣的指责,叶依依反而露出一丝微笑:“没错,你死了我就满意了。”

  “你!”叶国荣被她气的不轻,抬起手就要甩她一巴掌。

  正巧,门外突然传来潘虹温柔中夹杂着惊喜的声音:“老荣啊,你看谁来了!可是贵客啊!”

  叶国荣愣了愣,放下手转身就走向门口。

  只见自己老婆正陪着笑脸将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迎进门。

  那男人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灰色西装,栗色的头发故意被抓的有几分凌乱潇洒,一身气度不凡,一瞧便是那人中龙凤般的人物。

  叶国荣并未见过厉明司真正的模样,可盛世集团老总的心腹助理宋城他还是很熟悉的。

  瞧见宋助理站在那男人身后,叶国荣顿时便想到眼前这位俊美青年的身份,连忙上前讨好的笑道:“原来是厉总,稀客,稀客呀!”

  “叶伯父客气了,我只是顺便过来接依依去宴会。”厉明司对待外人时向来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哪怕是情人的生父,他也未曾给个笑脸。

  “依依?”叶国荣倒是没在意他的冷漠,只是惊讶名声显赫的厉总竟然会认识自己那个叛逆的大女儿。

  “是。”厉明司目光落在跟随叶国荣走出来的沈云修身上,眼神一暗,“沈总,咱们又见面了。”

  “厉总,真巧。”沈云修面色极其难看,显然也没料到厉明司居然会出现在叶家。

  这时叶美伊跟叶依依也相继走出房门。

  瞧见厉明司居然出现在叶家显然也极其意外。

  叶依依瞥了一眼笑的脸上皱纹都成了一团菊花的父亲,突然提着裙子走到厉明司面前,委屈巴巴的说道:“我的裙子都被那个小三生的东西给弄坏了。”

  她这是真的心疼这条裙子。

  若非今日不想丢了厉明司的脸面,她才舍不得把母亲留下的宝贝裙子给穿出来。

  没想到叶美伊居然这么恶毒,把她裙子弄坏了不说,竟然还想给她泼脏水!

  要不是此时厉明司突然出现,刚才叶国荣肯定又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冲她动手。

  不得不说,看见厉明司的这一刻,叶依依就仿佛突然有了主心骨似得。

  毕竟是这个男人主动说的,他能成为自己的靠山!

  “一条裙子而已,叶依依,你是不是还要把咱们叶家的脸都给丢尽了才甘心?”叶国荣不悦的看着这个不知分寸的大女儿。

  面前这男人可是鼎鼎大名的厉明司!

  一件破裙子能被他看在眼里?这不是丢叶家的脸吗?!

  谁料他话还没落下,就目瞪口呆的瞧见厉明司竟然捏着那被划破的裙子,脸色冷了下来,“叶先生,你也得好好管管你这个女儿了,三番四次欺负我的女人,真以为我厉明司是个好脾气的?”

  叶国荣瞪大眼睛,正准备开口就被潘虹赶紧摁住了,只听潘虹娇笑道:“厉总,您误会了!姐妹俩就是爱闹着玩儿罢了,回头我给依依重新买条新裙子。”

  “哼,这可是我妈送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你的买的裙子还不是用的我爸的钱?”叶依依冷冷的说道,“就算是把叶美伊给卖了,也赔不起我这条裙子的钱。”

  “姐姐……我真不是故意的。”

  叶美伊眼泪立即掉落下来,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可这心里却是恨极了叶依依。

  又是这样!

  自从搭上厉明司后,她在一天之内已经被威胁过两次了,该死的叶依依,为什么不去死了才好?!

  昨夜叶依依应当是被自己叫去的人糟蹋了才对,又怎么会跟厉明司这样的男人纠缠到一块儿?

  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摘自公众号,碧琴阁,书号,183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那你不想报复他们吗?”厉明司意味深长的笑道:“做我的情人有什么不好的?比起沈云修那个虚伪奸诈的小人,你头上有我厉明司罩着,别说整个燕京市,就是整个华国也没几个人敢给你难堪。”

  整个华国?

  

  叶依依愣了愣,眼里闪过几分茫然。

  她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沈云修跟父亲在书房的那番谈话。

  三年前在燕京市异军突起的盛世集团,从一露面开始便展现出无人可挡之势。

  厉明司这个名字,更是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人尽皆知,谁都想知道,这个男人背后到底有什么背景,竟是能够挡下所有绊子,连政府都为其一路开绿灯。

  曾经燕京市有个姓刘的豪门,就因为盛世集团触及了刘家的生意利益,找了一群人堵住了盛世集团的办公大楼闹事。

  结果还没开始实行要击垮盛世的计划,就被突然跑出来的一群警卫将那些人全部以危险分子的名头带走。

  刘家的下场更是凄惨,在燕京市也曾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最繁盛之时连叶家跟沈家都比不上,结果却在接下来短短一年的时间快速倒塌,连刘家的祖地都被没收拍卖,刘家曾经的千金小姐现在也沦落为咖啡厅的一名普通服务员。

  上回她跟沈云修出门时还碰见那位刘小姐被曾经不如她的女人奚落嘲讽。

  杀鸡儆猴也就是如此了。

  父亲曾跟沈云修断言,厉明司很有可能来自京都那个地方。

  京都厉家,只有少部分人才听说过的真正豪门显贵,据说已经有传承百年的历史,是豪门中的贵胄,深厚的底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如果厉明司真的是那个厉家的人,能够说出这番话可就不是吹牛皮。

  “怎么样?”厉明司看她一副沉思的模样,淡笑道,“有了我这个靠山,你觉得你那个妹妹还敢对你下手吗?”

  叶依依心中一动,却是被这话戳中了心思。

  从小到大,叶美伊那对不要脸的小三母女便是她最大的仇敌。

  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父亲和沈云修。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是一个个的被她抢走。

  前半辈子遭受的所有苦难均是来源于这个女人,如果她真的有一个连父亲都不敢招惹的靠山,叶美伊母女又会是什么样的脸面呢?

  叶依依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看向厉明司认真道:“厉总,你想让我做什么?”

  商人重利,她可不会跟那些天真的少女一样以为不过有了一夜情就能够勾住一个豪门贵胄的心。

  如果厉明司真的如他现在表现出来般的无害,当初的刘家便也不会有那般下场。

  而她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户出生,又有什么值得这个男人惦记的?

  更何况,前段日子那场竞标,是她的计划书才让沈氏从盛世集团手中夺下一块肥肉,厉明司作为盛世的主人怎么也不该对一个敌人有这样好的态度才是。

  “什么都不用做,安心的做我厉明司的情人便好。”厉明司很满意她的聪明与识趣,“晚上正好有个宴会,你陪我去一趟。”

  叶依依愣了愣,“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厉明司嗤笑一声,“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惦记的地方?”

  叶依依咬着唇,冷哼道,“我长得好看!”

  “恩,这倒算一个。”厉明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可比你美艳的女人比比皆是。”

  说完他伸手弹了下她额头,“别想那么多了小丫头,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坏人?更别说,昨晚……”

  “恩,我知道了。”叶依依赶紧打断他的话。

  昨晚上的事儿的确有蹊跷,不过应该跟厉明司没多大的关系。

  以这男人的身份地位,想要漂亮美丽的女人不过招招手的事儿,而她昨晚居然还……

  叶依依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坦然面对昨晚的乌龙。

  “这是我的手机号,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厉明司瞧她明明长了一张妖艳的脸,却愣生生的多了几分纯真的模样,心中微动,拿出一张私人名片塞入她的手中。

  手上的名片格外的精致,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

  叶依依也不是那什么拖泥带水的性子,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便也没犹豫的就把名片收下。

  如今她在家中也是孤立无援,有厉明司愿意罩着她也好。

  不管这个男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至少以她如今的处境,能够依靠的似乎只有他了。

  接下来的路上,车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宋助理将车子直接开到了叶家楼下。

  这是一处高档电梯式公寓楼,一梯一户,处于燕京市郊区。

  小区内的绿化面积做的极好,能住进这里的几乎全是燕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叶依依没问厉明司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住处,她踩着高跟鞋下了车,看了一眼面前的高楼,才对男人道谢。

  厉明司勾了勾唇,伸出白皙修长的手,递给她一张暗金色的请柬,“晚上会有人来接你,记得不要迟到。”

  “是。”

  叶依依手下请柬,心头却暗暗震惊。

  这张请柬出自燕京市最豪华的皇庭酒店,能在那个地方举行宴会的人绝非寻常,就连她父亲也只拿到过一次这种请柬。

  “你上去吧,我看着你。”厉明司淡淡的开口。

  “好。”

  叶依依深深的吸了口气,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以往沈云修送她回家时,从来都是她下了车就直接离开的,从来不会说出这种话。

  轻叹一声,她将请柬慎重的放在自己的包包里,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踏上阶梯。

  不知为何,她有种异样的感觉。

  或许从昨天她醉酒将这个男人拉扯上车的时候起,她的人生从此便要改写了。

  坐上电梯直达家门,叶依依刚刚踏出电梯门的那一刻,一只白瓷杯便在她脚边炸裂开来。

  细碎的瓷片划过她白嫩的小脚,疼的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畜生!还有脸回来!”

  中年男人无法压抑的愤怒声咆哮传入她的耳中。

  叶依依的目光却是落在摆在鞋柜上的那双水晶高跟鞋上,那是今天叶美伊穿过的鞋子,就在一个小时前,她曾在酒店大堂里见过。

  看来,是有人恶人先告状提前跑回来了。

  她淡淡的看了一眼怒气冲冲朝着自己走来的中年男人,唇角勾起常带着的讥讽,也不去理会脚上被瓷片划出的血痕。

  脱下鞋子,换了双家居鞋,她才不紧不慢的说道:“爸,这些年你是越活越糊涂了,有什么气直接冲着我来就好,干嘛要砸坏这么好的杯子。”

  说完,她似乎还不怕事儿大似得,轻笑一声:“只有没什么脑子的小屁孩才喜欢用砸东西来发脾气。”

  “畜生!你这个畜生!”叶国荣指着她的鼻子骂道,“谁家有你这样的女儿?!有你这么说自己的亲生父亲的吗?!在外头做了丢人的丑事还不知廉耻,你居然有脸回来!”

  “为什么我不能回来?”叶依依很无辜,“这房子可也有我妈留给我的一部分,你要是不愿意见到我,自己带着你的二奶跟女儿走呗。”

  踩着舒适的家居鞋,她直接无视掉叶国荣的怒气,去了厨房拿了瓶牛奶。

  燕京市寸土寸金,像是这样三百多平米的高级公寓已经炒到上千万的高价。

  叶家在燕京虽也算是小有钱财,可比起沈家那样的豪门却是不如的,更别说像厉明司那样的身家背景。

  再加上叶家的两个老东西不止叶国荣这一个儿子,当然也就不可能拿出钱来给他们再买一套同等地段的房子。

  这房子曾是叶依依的亲生母亲卖了一半的嫁妆买下来的,写的是女儿与丈夫的名字。

  那时候这栋高级公寓的房价还没现在夸张,叶依依也很奇怪,既然母亲出身不高,又是哪儿来的这么一大笔钱能买下这套房子。

  “你!畜生!”叶国荣被她这话噎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愤怒之下又拿起一个杯子朝着她砸了过来。

  之前是她没准备,这回她可不会再傻兮兮的任由那杯子砸到自己身上。

  瞧着杯子又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微微一笑,“我是畜生,那您呢?老畜生吗?”

  “姐姐,你怎么能骂爸爸是老畜生?”

  叶美伊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的转角处,回家之后她似乎换了身衣服,看上去无辜又清纯。

  “咱们分开后,你一直都没回来,差点把我担心坏了。”她委屈巴巴的说道:“我还以为你被那个小白脸骗走了。”

  小白脸?

  叶依依不可思议的朝着她看去,这小三生的东西可真有种,明知道厉明司的身份,居然还敢骂他是个小白脸?

  “不过姐姐回来了就好。”叶美伊自顾自的笑道,“今天燕京许家在皇庭酒店举办寿宴,爸爸拿到了请柬,姐姐正好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呢。”

  “去什么去?!”叶国荣不悦道:“丢人现眼的东西,居然拿钱倒贴小白脸!传出去咱们叶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死丫头片子,赶明儿就给你找个人嫁出去!”

  “老叶好了,别气了,依依还是个孩子呢。”

  这时楼上又走下来一个身段妖娆,容貌美丽的中年女人,正是叶国荣的第二任妻子潘虹。

  叶依依翻了个白眼,小白莲不够又来个老白莲,要不是不想白白把这房子便宜给了这母女俩,她早就搬走一个人住去了,省得天天被这娇滴滴的两个白莲花恶心的够呛。

  “依依啊,今天你可得打扮的漂亮些,许家今日的寿宴会有许多达官贵人到场,因为城建运动会这个项目,大家都想认识认识咱们叶家这个有出息的闺女呢!”潘虹言笑奕奕,看上去仿佛真的是在为叶依依自豪似得。

  但叶依依心里清楚,自个儿要是真的被外人说有出息,第一个被气死的估计就是她。

  可见晚上这个许家寿宴并不简单。

  然而想到此时自己包里那张厉明司给的请柬,她眼神闪了闪,没说什么便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

  ……

  晚上八点。

  叶依依接到了厉明司的电话。

  “打扮好了吗?”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慵懒。

  “恩,我马上下来。”叶依依应了声,挂断电话。

  站在穿衣镜前,她看着今日自己的打扮。

  为了不给那男人丢脸,她特意找出自己最好的一件礼服。

  这是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母亲亲手给她做的,星空一样的一字肩长裙将她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无缺,即便并非出自名家之手,也一样光彩夺目。

  今日的打扮还算让她满意,应该不会丢了厉明司的脸吧?

  “哟,打扮的还真是漂亮。”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叶美伊穿着白色的小礼服走进来,瞧见她这一身,眼底闪过惊艳,可随机便转化成为嫉妒,“姐姐勾搭上了厉明司不够,还打算穿着这一声去宴会上勾引许家大公子吗?姐姐,您还真是下贱。”

  叶依依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叶美伊,你也就是没人的时候才会露出这副嘴脸,在爸爸跟沈云修面前有本事你就装一辈子。”

  “哼。”叶美伊冷笑,却是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剪刀,忽然快速的就朝着她身上的裙子扎了下来。

  叶依依被她吓了一大跳,连忙避开,却还是晚了一步。

  瞧着母亲做给自己的裙子上被剪刀划破,她一巴掌就扇到叶美伊那张可恨的脸上:“你是疯子吗?!”

  “呜呜,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叶美伊笑了笑,却是忽然变脸,嘤嘤哭泣道。

  砰!

  一声巨响。

  只听沈云修跟叶国荣突然从门外走进来。

  瞧见这一幕,沈云修大步走来,直接将叶美伊护在身后,大怒道:“叶依依,你又欺负美伊做什么?!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嚣张跋扈?!”

  “我嚣张跋扈?”叶依依气笑了,抓着自己的裙子道:“明明就是她先划破我的裙子的!”

  “不过是一件裙子,何必要下这么重的手?”

  沈云修越看她越是觉得叶依依变化极大。

  当年活泼开朗的女孩儿仿佛只是出现在他编织的梦境中,了解她越深便越是失望。

  更别提今日在那家酒店的事儿让他丢尽脸面,此时此刻,沈云修恨不得剥了她的皮。

  “都是我不好,云修哥,你别跟姐姐为了这点小事吵架。”叶美伊依偎在男人的身旁,温声细语道:“姐姐这件礼服是阿姨在她十八岁那年特意做给她的礼物,我不小心弄坏了,姐姐会生气也是应该的。”

  不过这话虽是这么说的,但叶美伊捂着被打的地方一副泪眼汪汪的受欺负样儿还是惹怒了叶国荣。

  作为父亲,教育女儿天经地义,他没好气的骂道:“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拿出叶家大小姐的气度?!一件破裙子也这么宝贝,我是没给你钱买过衣服还是怎么的?!就为了一件破裙子冲着你亲生妹妹动手,叶依依,你是不是要气死你才肯罢休?!”

  从来都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对也是错,错更是错。

  叶依依心里明白,一个人的心偏了,那么这辈子也别想让他扳弯回去。

  当年那个只将自个儿当做小公主一样宠爱的父亲早在他将小三和小三生的女儿接回来的时候,那个连骂都不舍得骂她一句的父亲早就死了。

  因此,听到叶国荣的指责,叶依依反而露出一丝微笑:“没错,你死了我就满意了。”

  “你!”叶国荣被她气的不轻,抬起手就要甩她一巴掌。

  正巧,门外突然传来潘虹温柔中夹杂着惊喜的声音:“老荣啊,你看谁来了!可是贵客啊!”

  叶国荣愣了愣,放下手转身就走向门口。

  只见自己老婆正陪着笑脸将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迎进门。

  那男人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灰色西装,栗色的头发故意被抓的有几分凌乱潇洒,一身气度不凡,一瞧便是那人中龙凤般的人物。

  叶国荣并未见过厉明司真正的模样,可盛世集团老总的心腹助理宋城他还是很熟悉的。

  瞧见宋助理站在那男人身后,叶国荣顿时便想到眼前这位俊美青年的身份,连忙上前讨好的笑道:“原来是厉总,稀客,稀客呀!”

  “叶伯父客气了,我只是顺便过来接依依去宴会。”厉明司对待外人时向来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哪怕是情人的生父,他也未曾给个笑脸。

  “依依?”叶国荣倒是没在意他的冷漠,只是惊讶名声显赫的厉总竟然会认识自己那个叛逆的大女儿。

  “是。”厉明司目光落在跟随叶国荣走出来的沈云修身上,眼神一暗,“沈总,咱们又见面了。”

  “厉总,真巧。”沈云修面色极其难看,显然也没料到厉明司居然会出现在叶家。

  这时叶美伊跟叶依依也相继走出房门。

  瞧见厉明司居然出现在叶家显然也极其意外。

  叶依依瞥了一眼笑的脸上皱纹都成了一团菊花的父亲,突然提着裙子走到厉明司面前,委屈巴巴的说道:“我的裙子都被那个小三生的东西给弄坏了。”

  她这是真的心疼这条裙子。

  若非今日不想丢了厉明司的脸面,她才舍不得把母亲留下的宝贝裙子给穿出来。

  没想到叶美伊居然这么恶毒,把她裙子弄坏了不说,竟然还想给她泼脏水!

  要不是此时厉明司突然出现,刚才叶国荣肯定又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冲她动手。

  不得不说,看见厉明司的这一刻,叶依依就仿佛突然有了主心骨似得。

  毕竟是这个男人主动说的,他能成为自己的靠山!

  “一条裙子而已,叶依依,你是不是还要把咱们叶家的脸都给丢尽了才甘心?”叶国荣不悦的看着这个不知分寸的大女儿。

  面前这男人可是鼎鼎大名的厉明司!

  一件破裙子能被他看在眼里?这不是丢叶家的脸吗?!

  谁料他话还没落下,就目瞪口呆的瞧见厉明司竟然捏着那被划破的裙子,脸色冷了下来,“叶先生,你也得好好管管你这个女儿了,三番四次欺负我的女人,真以为我厉明司是个好脾气的?”

  叶国荣瞪大眼睛,正准备开口就被潘虹赶紧摁住了,只听潘虹娇笑道:“厉总,您误会了!姐妹俩就是爱闹着玩儿罢了,回头我给依依重新买条新裙子。”

  “哼,这可是我妈送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你的买的裙子还不是用的我爸的钱?”叶依依冷冷的说道,“就算是把叶美伊给卖了,也赔不起我这条裙子的钱。”

  “姐姐……我真不是故意的。”

  叶美伊眼泪立即掉落下来,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可这心里却是恨极了叶依依。

  又是这样!

  自从搭上厉明司后,她在一天之内已经被威胁过两次了,该死的叶依依,为什么不去死了才好?!

  昨夜叶依依应当是被自己叫去的人糟蹋了才对,又怎么会跟厉明司这样的男人纠缠到一块儿?

  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摘自公众号,碧琴阁,书号,183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