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6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涛听到小雪可能出事的消息,急忙往回跑向停车的地方,拉开车门气喘吁吁坐进驾驶室。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还要等多久?”王奶奶看到女婿坐进驾驶室,急忙问道。

  “妈,”海涛由于跑的太急,再加上小雪可能已经出了大事,两件事加起来让海涛的心脏紧张的咚咚跳动着,他稍微稳定一下情绪,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对岳母说道:“妈,小雪可能出事了。”

  “啥?小雪出事了?”王奶奶听女婿这么一说立刻紧张的脸都变了颜色,眼里也立刻蓄满了泪水,迫不及待地又追问女婿一句:“你是说前面发生的车祸里有小雪?”

  “妈,可能有她。”海涛艰难地对岳母说道。

  “哇,我的小雪啊……”王奶奶听到女婿的回答,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肆虐地流下来,开始嚎啕大哭。

  “妈,你别太难过了,咱们现在要抓紧时间去市医院看看,小雪是死是活我们还不知道,也许她只是当时被撞昏过去,现在又醒来了,也有这种可能的!”海涛急忙安慰伤心欲绝的岳母。

  王奶奶一听女婿这么说,急忙用衣袖擦擦眼泪,泪眼模糊地对女婿说道:“对、对、对!咱们赶快去市医院看看,也许小雪醒过来了呢!海涛,快开车!”

  “好,妈,你坐好了。”海涛对岳母说完这句话,轻踩油门,小车缓缓向前奔去……

  一路上,王奶奶的眼泪一直没断,不停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她擦了一遍又一遍,可她的眼睛像两眼泪泉,总是不停地往外冒着泪水……

  她太心疼小雪了!小雪五岁的时候就跟她生活在一起,回想这十几年朝夕相伴,每天,睁眼是小雪,闭眼是小雪,小雪已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如果哪天看不到小雪,她的心就像少了一块空落落的难受。万一小雪真的出了大事,她该怎么活啊……

  王奶奶一路上泪流不止……

  到了医院停车场,海涛首先给一个同事打了电话,因为那同事的嫂子在市医院上班,而且是某科室的主任,海涛想通过他同事打听一下一下伤员中是否有个残疾的女孩,同时想了解一下遇到这种事在医院找谁比较合适。海涛同事让海涛等一下,一会儿给海涛回话。

  “海涛,咱们快去医院吧!坐在这里算什么呀!”王奶奶看女婿坐在车上不下车,火急火燎地催促女婿。

  “妈,我找了个熟人,先打听一下情况,如果真是小雪出事了,咱们也知道找谁帮忙。他让我等一会儿,他一会儿给我回电话。”憨厚的海涛回答岳母。

  “我是一分钟也坐不住了!咱们朝医院走着也不耽误你等电话呀!走!我下车了!”王奶奶实在是坐不住了,她说着就拉开车门。

  “好,妈,你慢点。”海涛看岳母下了车,也急忙从驾驶室里出来,关上车门,伸手扶住从后面哭哭啼啼出来的岳母。

  海涛和岳母即将走到医院大厅时,海涛的同事打来电话,让海涛直接去找三楼急救办公室的汪主任,他知道伤员的一切情况。

  有了明确目的地,海涛扶着岳母直接乘电梯去了三楼急救办公室。

  汪主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他给海涛介绍说送来的八个伤员中,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因为原来就有心脏病,加上这次惊吓过度和两车猛烈的撞击,现在已经确认死亡。有一个老太太还在昏迷中,脑部受了重伤,能不能醒过来还不好说……

  “那个双腿残疾的姑娘怎么样啦?”王奶奶听汪主任刚介绍两个人的受伤情况,她已经可以断定小雪就在这次车祸中出事了,所以她泪眼婆娑急不可耐地打断了汪医生的介绍。

  “那个双腿残疾的姑娘算是幸运的,两车猛烈相撞时,她的轮椅一下子侧翻了过来正好把她的身体罩住,保护了她的上半身,但是由于冲力太大,她还是被撞得有点轻微脑震荡,双腿也有点受伤,现在还在昏迷中,不过时间不会太长,她就会醒过来的。还有就是她的腿上、脸上和头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皮外伤,那个不碍事的,过一段时间慢慢就会好的。”

  “妈,听见没?小雪福大命大,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别的没什么,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听完汪医生的介绍,海涛急忙对岳母说道。

  “唉!你没听医生说吗,都撞成脑震荡了!”王奶奶擦擦眼泪,长叹一声回应女婿。

  “医生都说了,是轻微的,不碍事,住几天院就好了。”海涛宽慰岳母。

  “我还是不放心,医生,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那残疾姑娘吗?她是我孙女。”王奶奶想立刻看到小雪。

  “现在还不行,现在她还在抢救室里,她的伤势不重,大概再半个小时就可以送到病房了。到时,您老人家再去病房看她,好吧?”汪主任态度和蔼对王奶奶说道。

  “唉!我在这坐不住呀!海涛,咱们到急救室门口去等吧!”王奶奶心里不放心小雪,感觉自己坐在汪主任办公室就是如坐针毡。

  “好,妈,咱们一会儿就过去。”海涛回应岳母一句后又问汪主任:“其他那几个人伤势怎么样?”

  “这次车祸中,比较严重的除那位死亡的中年妇女和那个老太太,就数面包车司机了,现在可以断定他肯定要毁容了,车前挡风玻璃的碎片很多都刺向了他的脸部头部,其中还有刺中眼睛的,他也有可能要失明。同时,他的双腿被两车撞击时夹在了驾驶室的下面,双腿能不能保住也是未知数。

  大货车司机也算是万幸的,只是头部、胳膊和腿受点皮外伤,流点血而已,没什么大碍的。

  其他的那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胳膊可能要留点残疾,另一个男的,脸上可能也要留疤痕,还有一个女的,脾胃心脏都有不同程度的挤伤,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以后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汪主任把所有伤员情况大致向海涛介绍一遍。

  “海涛,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了,咱们赶快去看小雪吧!”王奶奶好不容易听完汪主任介绍,急忙又催促女婿。

  “好、好、好,我们这就过去!”海涛看岳母实在坐不下去了,急忙站起来回应岳母一句,然后又微笑着对汪主任说道:“汪主任,谢谢你!我们到那边看看去!”

  “好的,你们去吧!”汪主任也面对微笑回应海涛一句……

  (未完待续)

  

  来慧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8.8

  字数 220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涛听到小雪可能出事的消息,急忙往回跑向停车的地方,拉开车门气喘吁吁坐进驾驶室。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还要等多久?”王奶奶看到女婿坐进驾驶室,急忙问道。

  “妈,”海涛由于跑的太急,再加上小雪可能已经出了大事,两件事加起来让海涛的心脏紧张的咚咚跳动着,他稍微稳定一下情绪,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对岳母说道:“妈,小雪可能出事了。”

  “啥?小雪出事了?”王奶奶听女婿这么一说立刻紧张的脸都变了颜色,眼里也立刻蓄满了泪水,迫不及待地又追问女婿一句:“你是说前面发生的车祸里有小雪?”

  “妈,可能有她。”海涛艰难地对岳母说道。

  “哇,我的小雪啊……”王奶奶听到女婿的回答,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肆虐地流下来,开始嚎啕大哭。

  “妈,你别太难过了,咱们现在要抓紧时间去市医院看看,小雪是死是活我们还不知道,也许她只是当时被撞昏过去,现在又醒来了,也有这种可能的!”海涛急忙安慰伤心欲绝的岳母。

  王奶奶一听女婿这么说,急忙用衣袖擦擦眼泪,泪眼模糊地对女婿说道:“对、对、对!咱们赶快去市医院看看,也许小雪醒过来了呢!海涛,快开车!”

  “好,妈,你坐好了。”海涛对岳母说完这句话,轻踩油门,小车缓缓向前奔去……

  一路上,王奶奶的眼泪一直没断,不停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她擦了一遍又一遍,可她的眼睛像两眼泪泉,总是不停地往外冒着泪水……

  她太心疼小雪了!小雪五岁的时候就跟她生活在一起,回想这十几年朝夕相伴,每天,睁眼是小雪,闭眼是小雪,小雪已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如果哪天看不到小雪,她的心就像少了一块空落落的难受。万一小雪真的出了大事,她该怎么活啊……

  王奶奶一路上泪流不止……

  到了医院停车场,海涛首先给一个同事打了电话,因为那同事的嫂子在市医院上班,而且是某科室的主任,海涛想通过他同事打听一下一下伤员中是否有个残疾的女孩,同时想了解一下遇到这种事在医院找谁比较合适。海涛同事让海涛等一下,一会儿给海涛回话。

  “海涛,咱们快去医院吧!坐在这里算什么呀!”王奶奶看女婿坐在车上不下车,火急火燎地催促女婿。

  “妈,我找了个熟人,先打听一下情况,如果真是小雪出事了,咱们也知道找谁帮忙。他让我等一会儿,他一会儿给我回电话。”憨厚的海涛回答岳母。

  “我是一分钟也坐不住了!咱们朝医院走着也不耽误你等电话呀!走!我下车了!”王奶奶实在是坐不住了,她说着就拉开车门。

  “好,妈,你慢点。”海涛看岳母下了车,也急忙从驾驶室里出来,关上车门,伸手扶住从后面哭哭啼啼出来的岳母。

  海涛和岳母即将走到医院大厅时,海涛的同事打来电话,让海涛直接去找三楼急救办公室的汪主任,他知道伤员的一切情况。

  有了明确目的地,海涛扶着岳母直接乘电梯去了三楼急救办公室。

  汪主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他给海涛介绍说送来的八个伤员中,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因为原来就有心脏病,加上这次惊吓过度和两车猛烈的撞击,现在已经确认死亡。有一个老太太还在昏迷中,脑部受了重伤,能不能醒过来还不好说……

  “那个双腿残疾的姑娘怎么样啦?”王奶奶听汪主任刚介绍两个人的受伤情况,她已经可以断定小雪就在这次车祸中出事了,所以她泪眼婆娑急不可耐地打断了汪医生的介绍。

  “那个双腿残疾的姑娘算是幸运的,两车猛烈相撞时,她的轮椅一下子侧翻了过来正好把她的身体罩住,保护了她的上半身,但是由于冲力太大,她还是被撞得有点轻微脑震荡,双腿也有点受伤,现在还在昏迷中,不过时间不会太长,她就会醒过来的。还有就是她的腿上、脸上和头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皮外伤,那个不碍事的,过一段时间慢慢就会好的。”

  “妈,听见没?小雪福大命大,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别的没什么,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听完汪医生的介绍,海涛急忙对岳母说道。

  “唉!你没听医生说吗,都撞成脑震荡了!”王奶奶擦擦眼泪,长叹一声回应女婿。

  “医生都说了,是轻微的,不碍事,住几天院就好了。”海涛宽慰岳母。

  “我还是不放心,医生,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那残疾姑娘吗?她是我孙女。”王奶奶想立刻看到小雪。

  “现在还不行,现在她还在抢救室里,她的伤势不重,大概再半个小时就可以送到病房了。到时,您老人家再去病房看她,好吧?”汪主任态度和蔼对王奶奶说道。

  “唉!我在这坐不住呀!海涛,咱们到急救室门口去等吧!”王奶奶心里不放心小雪,感觉自己坐在汪主任办公室就是如坐针毡。

  “好,妈,咱们一会儿就过去。”海涛回应岳母一句后又问汪主任:“其他那几个人伤势怎么样?”

  “这次车祸中,比较严重的除那位死亡的中年妇女和那个老太太,就数面包车司机了,现在可以断定他肯定要毁容了,车前挡风玻璃的碎片很多都刺向了他的脸部头部,其中还有刺中眼睛的,他也有可能要失明。同时,他的双腿被两车撞击时夹在了驾驶室的下面,双腿能不能保住也是未知数。

  大货车司机也算是万幸的,只是头部、胳膊和腿受点皮外伤,流点血而已,没什么大碍的。

  其他的那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胳膊可能要留点残疾,另一个男的,脸上可能也要留疤痕,还有一个女的,脾胃心脏都有不同程度的挤伤,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以后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汪主任把所有伤员情况大致向海涛介绍一遍。

  “海涛,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了,咱们赶快去看小雪吧!”王奶奶好不容易听完汪主任介绍,急忙又催促女婿。

  “好、好、好,我们这就过去!”海涛看岳母实在坐不下去了,急忙站起来回应岳母一句,然后又微笑着对汪主任说道:“汪主任,谢谢你!我们到那边看看去!”

  “好的,你们去吧!”汪主任也面对微笑回应海涛一句……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涛听到小雪可能出事的消息,急忙往回跑向停车的地方,拉开车门气喘吁吁坐进驾驶室。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还要等多久?”王奶奶看到女婿坐进驾驶室,急忙问道。

  “妈,”海涛由于跑的太急,再加上小雪可能已经出了大事,两件事加起来让海涛的心脏紧张的咚咚跳动着,他稍微稳定一下情绪,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对岳母说道:“妈,小雪可能出事了。”

  “啥?小雪出事了?”王奶奶听女婿这么一说立刻紧张的脸都变了颜色,眼里也立刻蓄满了泪水,迫不及待地又追问女婿一句:“你是说前面发生的车祸里有小雪?”

  “妈,可能有她。”海涛艰难地对岳母说道。

  “哇,我的小雪啊……”王奶奶听到女婿的回答,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肆虐地流下来,开始嚎啕大哭。

  “妈,你别太难过了,咱们现在要抓紧时间去市医院看看,小雪是死是活我们还不知道,也许她只是当时被撞昏过去,现在又醒来了,也有这种可能的!”海涛急忙安慰伤心欲绝的岳母。

  王奶奶一听女婿这么说,急忙用衣袖擦擦眼泪,泪眼模糊地对女婿说道:“对、对、对!咱们赶快去市医院看看,也许小雪醒过来了呢!海涛,快开车!”

  “好,妈,你坐好了。”海涛对岳母说完这句话,轻踩油门,小车缓缓向前奔去……

  一路上,王奶奶的眼泪一直没断,不停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她擦了一遍又一遍,可她的眼睛像两眼泪泉,总是不停地往外冒着泪水……

  她太心疼小雪了!小雪五岁的时候就跟她生活在一起,回想这十几年朝夕相伴,每天,睁眼是小雪,闭眼是小雪,小雪已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如果哪天看不到小雪,她的心就像少了一块空落落的难受。万一小雪真的出了大事,她该怎么活啊……

  王奶奶一路上泪流不止……

  到了医院停车场,海涛首先给一个同事打了电话,因为那同事的嫂子在市医院上班,而且是某科室的主任,海涛想通过他同事打听一下一下伤员中是否有个残疾的女孩,同时想了解一下遇到这种事在医院找谁比较合适。海涛同事让海涛等一下,一会儿给海涛回话。

  “海涛,咱们快去医院吧!坐在这里算什么呀!”王奶奶看女婿坐在车上不下车,火急火燎地催促女婿。

  “妈,我找了个熟人,先打听一下情况,如果真是小雪出事了,咱们也知道找谁帮忙。他让我等一会儿,他一会儿给我回电话。”憨厚的海涛回答岳母。

  “我是一分钟也坐不住了!咱们朝医院走着也不耽误你等电话呀!走!我下车了!”王奶奶实在是坐不住了,她说着就拉开车门。

  “好,妈,你慢点。”海涛看岳母下了车,也急忙从驾驶室里出来,关上车门,伸手扶住从后面哭哭啼啼出来的岳母。

  海涛和岳母即将走到医院大厅时,海涛的同事打来电话,让海涛直接去找三楼急救办公室的汪主任,他知道伤员的一切情况。

  有了明确目的地,海涛扶着岳母直接乘电梯去了三楼急救办公室。

  汪主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他给海涛介绍说送来的八个伤员中,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因为原来就有心脏病,加上这次惊吓过度和两车猛烈的撞击,现在已经确认死亡。有一个老太太还在昏迷中,脑部受了重伤,能不能醒过来还不好说……

  “那个双腿残疾的姑娘怎么样啦?”王奶奶听汪主任刚介绍两个人的受伤情况,她已经可以断定小雪就在这次车祸中出事了,所以她泪眼婆娑急不可耐地打断了汪医生的介绍。

  “那个双腿残疾的姑娘算是幸运的,两车猛烈相撞时,她的轮椅一下子侧翻了过来正好把她的身体罩住,保护了她的上半身,但是由于冲力太大,她还是被撞得有点轻微脑震荡,双腿也有点受伤,现在还在昏迷中,不过时间不会太长,她就会醒过来的。还有就是她的腿上、脸上和头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皮外伤,那个不碍事的,过一段时间慢慢就会好的。”

  “妈,听见没?小雪福大命大,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别的没什么,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听完汪医生的介绍,海涛急忙对岳母说道。

  “唉!你没听医生说吗,都撞成脑震荡了!”王奶奶擦擦眼泪,长叹一声回应女婿。

  “医生都说了,是轻微的,不碍事,住几天院就好了。”海涛宽慰岳母。

  “我还是不放心,医生,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那残疾姑娘吗?她是我孙女。”王奶奶想立刻看到小雪。

  “现在还不行,现在她还在抢救室里,她的伤势不重,大概再半个小时就可以送到病房了。到时,您老人家再去病房看她,好吧?”汪主任态度和蔼对王奶奶说道。

  “唉!我在这坐不住呀!海涛,咱们到急救室门口去等吧!”王奶奶心里不放心小雪,感觉自己坐在汪主任办公室就是如坐针毡。

  “好,妈,咱们一会儿就过去。”海涛回应岳母一句后又问汪主任:“其他那几个人伤势怎么样?”

  “这次车祸中,比较严重的除那位死亡的中年妇女和那个老太太,就数面包车司机了,现在可以断定他肯定要毁容了,车前挡风玻璃的碎片很多都刺向了他的脸部头部,其中还有刺中眼睛的,他也有可能要失明。同时,他的双腿被两车撞击时夹在了驾驶室的下面,双腿能不能保住也是未知数。

  大货车司机也算是万幸的,只是头部、胳膊和腿受点皮外伤,流点血而已,没什么大碍的。

  其他的那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胳膊可能要留点残疾,另一个男的,脸上可能也要留疤痕,还有一个女的,脾胃心脏都有不同程度的挤伤,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以后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汪主任把所有伤员情况大致向海涛介绍一遍。

  “海涛,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了,咱们赶快去看小雪吧!”王奶奶好不容易听完汪主任介绍,急忙又催促女婿。

  “好、好、好,我们这就过去!”海涛看岳母实在坐不下去了,急忙站起来回应岳母一句,然后又微笑着对汪主任说道:“汪主任,谢谢你!我们到那边看看去!”

  “好的,你们去吧!”汪主任也面对微笑回应海涛一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