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殉道者精神

?

  读完《张益唐 天才的野心》一文,被其数十年如一日的专注与执着所打动。我相信,即使他没有出名,最终没能解出世界级的数学难题,他也会一如既往地研究。思考难题,是他生存之依据。

  天才,往往有着特别的执着,正是这种执着使他们能如同激光般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即使思考的过程很艰苦,甚至往往是令人绝望。也很可能终其一生都没能出成果,即便如此,他们虽九死而未悔。

  

  张益唐

  以他们的天才,如果去企业任职,尽可以获得很好的经济收入,可心之所好让他们无法放下执念,选择了清苦。在当今这个时代,有如此执念的人弥足珍贵。同时,他的家人也很伟大,这种如清教徒般的执念是需要家庭的支持,否则难以为继。

  如果身在泥沼,即使向往星空,也难以摆脱俗世之束缚,毕竟,生存是第一需要

  立志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世界级难题的人,是有一种殉道精神的。纯粹的数学问题更加如此,对于世界级的数学难题来说,不过百年的人生太短了,将人生倾注到纯数学问题上,有一种蚍蜉撼大树的无力感。普通人很难理解天才的执着,正如《朝闻道》所言:所有的生活都是合理的,我们没必要相互理解

  为生活而蝇营狗苟者,为真理而殉道者,是不同的生活方式,都是合理的,没必要指望相互理解

  有一个值得自己投入毕生精力的领域是幸福的,人生有寄托,沉浸于其中时,那种忘我的感觉远比刷抖音带来的肤浅快感要令人着迷得多

  反观自己,连多了解计算机程序实现的原理都懒得去看,在于心太浮,只想着短期利益,想着快速变现,功利心太重的人,很难将事情打磨好,而且更加容易焦虑。因为无法忍受长周期的反馈。

  希望我们都能找到令自己专注的事,那种即使看不到什么利益,但乐在其中的事。这样的人,也许就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如同《长安十二时辰》的徐宾,纯粹地热爱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