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醇夏----毛毛虫哪儿去了》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早上竟然没有人看到毛毛虫的踪影。曾经爬得到处都是,长着细细的黑棕色绒毛,在数也数不完的树叶和青草上一扭扭地爬来爬去的小虫子,现在全都不见了痕迹,只剩下空荡荡的叶子在风中摇摆。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成千上万只毛毛虫,在它们自己的世界里捶胸顿足,纷纷凋零了。汤姆曾经言辞肯定地说他能听到毛毛虫发出的声音,但是寻遍了全镇的所有鸟儿,也没有在任何一支鸟儿的嘴上发现什么痕迹。蝉也销声匿迹了。

  在一片静寂之中,传来响亮的“沙沙”声。他们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毛毛虫不见了,也明白了为什么蝉也在一夜之间突然停止了鸣叫。

  夏日的大雨陡然降临。

  刚开始的时候是那么轻,像是在温柔地抚摸大地。慢慢地,越下越大。巨大的雨滴敲打着人行道和屋顶,像是在合奏一首钢琴曲。

  楼上的房间里,道格拉斯还躺在床上,仿佛落在床上的一片雪花。他转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屋外大雨过后的天空。慢慢地,慢慢地,他伸了伸手指,去够自己的那个写字板和那支黄色的“提康德罗加”牌铅笔…

  

  我是个小迷妹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6

  2019.08.20 11:47

  字数 396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早上竟然没有人看到毛毛虫的踪影。曾经爬得到处都是,长着细细的黑棕色绒毛,在数也数不完的树叶和青草上一扭扭地爬来爬去的小虫子,现在全都不见了痕迹,只剩下空荡荡的叶子在风中摇摆。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成千上万只毛毛虫,在它们自己的世界里捶胸顿足,纷纷凋零了。汤姆曾经言辞肯定地说他能听到毛毛虫发出的声音,但是寻遍了全镇的所有鸟儿,也没有在任何一支鸟儿的嘴上发现什么痕迹。蝉也销声匿迹了。

  在一片静寂之中,传来响亮的“沙沙”声。他们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毛毛虫不见了,也明白了为什么蝉也在一夜之间突然停止了鸣叫。

  夏日的大雨陡然降临。

  刚开始的时候是那么轻,像是在温柔地抚摸大地。慢慢地,越下越大。巨大的雨滴敲打着人行道和屋顶,像是在合奏一首钢琴曲。

  楼上的房间里,道格拉斯还躺在床上,仿佛落在床上的一片雪花。他转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屋外大雨过后的天空。慢慢地,慢慢地,他伸了伸手指,去够自己的那个写字板和那支黄色的“提康德罗加”牌铅笔…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早上竟然没有人看到毛毛虫的踪影。曾经爬得到处都是,长着细细的黑棕色绒毛,在数也数不完的树叶和青草上一扭扭地爬来爬去的小虫子,现在全都不见了痕迹,只剩下空荡荡的叶子在风中摇摆。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成千上万只毛毛虫,在它们自己的世界里捶胸顿足,纷纷凋零了。汤姆曾经言辞肯定地说他能听到毛毛虫发出的声音,但是寻遍了全镇的所有鸟儿,也没有在任何一支鸟儿的嘴上发现什么痕迹。蝉也销声匿迹了。

  在一片静寂之中,传来响亮的“沙沙”声。他们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毛毛虫不见了,也明白了为什么蝉也在一夜之间突然停止了鸣叫。

  夏日的大雨陡然降临。

  刚开始的时候是那么轻,像是在温柔地抚摸大地。慢慢地,越下越大。巨大的雨滴敲打着人行道和屋顶,像是在合奏一首钢琴曲。

  楼上的房间里,道格拉斯还躺在床上,仿佛落在床上的一片雪花。他转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屋外大雨过后的天空。慢慢地,慢慢地,他伸了伸手指,去够自己的那个写字板和那支黄色的“提康德罗加”牌铅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