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仑母亲河”之岩泰水系(二):小桥流水江南韵

烟台水系“北仑母亲河游”(二):小桥流水江南韵

北仑新闻网

2014年9月29日

记者沈路演、记者黄仲水

2014年9月16日。我们对母亲河的访问正式进入烟台水系的主要水系岩河

参与此次访问的读者和网民中有10人是北仑粉丝协会的成员。他们对这个事件充满期待和热情。 “在阅读了之前关于《北仑新区时刊》访问的报告后,我们忍不住来参加了。这次我们终于有时间赶上了!”“在我的一个朋友在微信朋友圈上传了他最后一次去庐江的照片和感受后,下面所有的朋友都称赞了他。起初我以为那是他去的地方?太美了!”“我在北仑已经四五年了。我通常在平时工作,周末必须带孩子。除了凤凰山天堂和杨莎山,我还没有好好看过北仑的原貌。这次我看到了你的活动公告,我马上注册了 ".在货车里,每个人都愉快地讨论了他们来延河的原因 “延河”的上游见证了北仑水控制和交通的变化。

船上码头位于灵峰山路与延河交汇处,靠近延河上游的大庆金泉社区。 当我们到达码头时,大清河管理处副处长唐季良和他的一行已经早早地在那里等候了。 这次,他们为每个人准备了两艘清洁船和一艘快艇。 此时,两艘船的清洁工正在将垃圾和水生植物装载到码头上的卡车上。 从清洁船和卡车的船舱中,我们可以看到与水生植物相比,垃圾并不多,这主要是由于清洁工每天8小时对河流表面进行动态清洁。

在灵峰山路延河交汇处的码头,清洁工正在装载已经清除的垃圾和杂草,准备运走。

河流清洁工每天六七点开始两人一组打扫。一个坐在船尾的发动机旁,控制船只的前进。另一个拿着一个长网袋站在船头四处张望。他们一看到垃圾漂浮或水生植物长得太高的地方,就会挥舞大棒,果断地把它捡起来。这对眼睛来说真是一个负担。 唐季良说,整个烟台水系在大庚有八个码头专门用于装载河流垃圾,而仅这个小码头每天就可以装载多达六辆卡车,装载从河里打捞上来的垃圾和水生植物。

"为什么要拔掉水生植物?"“是的,水生植物难道对河流没有影响吗?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河道里的水生植物随意生长。 ”现场的几位读者提出了问题 对此,唐季良解释说,作为河流水生态的一个组成部分,水生植物的存在,包括水生植物,是必要的,但一切都应该是“适度的” 因为,水生植物太多,一方面影响水流速度,不利于暴雨或汛期的排水,特别是对主要河流如燕河;另一方面,如果水生植物太多,夜间不进行光合作用时,它们的呼吸仍在进行中,从而消耗水中的溶解氧,破坏水的生态平衡,而水生植物的断茎和残叶浸泡在水中会腐烂,太多会发臭,影响水质。

石桥河村南部水质良好,水生植物生长茂盛。

“现在河道管理比以前更加精细,要求甚至更高。 有明确而详细的规定,说明什么应及时从河流中清除,以及河流清洁效果的评估标准。 如你稍后乘船所见,社区另一边的河边绿化带正在建设中。在过去的几年里,河边的改善主要是用石头做的。目前,生态效应在水利控制中得到了更多的考虑。因此,主要采用绿化带建设,更接近滨江原有的生态特征。然而,与真正的原生态滨江相比,它具有更现代的城市化感。 ”唐季良告诉记者

读者蒋小东也是北仑市音像记忆团队的成员,主要负责摄影 当清洁工还在把船上的垃圾装进汽车时,他拍了照片,另一艘船正在清理船舷。 “也许河流的清洁和管理将来会再次得到改善。我们应该利用这一点来保存这些记录 ”蒋小东说

卡车离开时,清洁工打扫了小屋,把小凳子放在适当的位置,这样我们就可以坐在上面了。 访问团主要由男性成员组成,包括记者在内只有4名女性同胞。 早上多云,气温24-5度,徐来有凉爽的微风,乘船欣赏大河流域的景色,每个人都兴高采烈。 “姐姐,你去划船吧。哥哥,我要走上岸……”男性成员既活跃又绅士。他们临时制作了《纤夫的爱》,把四座快艇给了我们的女同胞。

船离开了,绕着金泉社区行驶。我首先看到的是一排排高大的冷杉树站在社区住宅建筑旁边。挖掘机正在后面挖掘。这是唐局长提到的沿河绿化带。这条河和河岸之间的边界仍保持原状。

延河上游支流之一的石坚河(兴工桥河段)景观

女性同胞往往很谨慎。人们注意到河边码头附近停着三四艘灰色的小木船。帆船大师吴告诉我们,大庆曾经是一个鱼米之乡,因为它有发达的水系。 这些船早就被遗弃了,但它们在过去是不可或缺的。 “延河的这一段有50多米宽,两边相隔一点距离。如果你走陆路,你必须绕一个大圈,但是有这种船很方便。 后来,沿河建了许多桥。路上交通很便利。自行车、拖拉机、摩托车甚至汽车越来越多,所以这些船不再用于渡船。 ”所有人都在听徐师傅的解释狂喜,徐师傅说船会回去,原来在轻轨前面,很多桩都扎进了岩石河床,加上一些钢架,船过不去 “轻轨开通后,交通会更加方便。据说从大庚到宁波需要20多分钟。多快啊!”吴师傅叹息道

沿河见证北仑交通发展。图为正在建设中的穿越沿河的轻轨

转过身后,船继续前进。螺旋桨搅动的河水拍打着河两边低矮的芦苇,芦苇摇摆着。 一年中的这个时候,芦苇没有长出任何明显的花序,但是柿子是黄色的。 秋天逐渐从沿河蔓延开来。这条河的四季不容易区分,但从两岸的物候可以看出。

这座桥和这座桥使石勋在过去繁荣昌盛。

上岸后,我们便来到昔日水上交通要道、繁荣街市石湫。从字面上看,石湫有石亦有水。确实,石湫的繁盛先是得益于河,因河建后,又得益于,由改桥,来往之人增多,逐渐形成集市。

石湫枕河人家。

从灵峰山路出来,拐到329国道(往大方向)有一块石湫的村牌名,从那个岔口进去后再右转,穿过一片模具、五金件加工厂,到了石湫村委会和菜场一带后,就热闹起来了。不过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来探访石湫河的。

石湫河也是岩河上游的一个分支。据 《镇海县水利志》 记载:“石湫河,西南起童家桥接柴楼河,向东经胡家桥入石湫桥,在老行宫北分为东西二支,东支绕竹山头东麓经大公路桥入岩河;西支绕石湫村东,经宁穿公路俞王公路桥,沿俞王村东入岩河。”

北仑的母亲河,无论是小浃江还是芦江,抑或岩泰水系,都与王安石这位曾经的鄞县县令渊源深厚。而王安石与岩泰水系结缘正是在石湫。据 《民国镇海县志》 记载:“石湫河,一都,即石湫水,源出太白,王荆公鄞县经游记中,所谓下灵岩,浮石湫之壑是也,又上接洞岩,顶上出泉,岩高水阔。”石湫在古代不仅是山民物资交流市集之地,而且一些主要水利设施也建于此,如石湫、上埭堰等,比长山(大)、王公堰都要早,为北仑区域内早期建成的古之一。

据区博物馆工作人员考证,古时北仑为“海濡之地”,先民依山傍海而居。石湫自然环境优越,山清水秀,且地处通往穿山半岛的交通要道,故渐成聚居之地。南宋宝庆 《定海县志》 中,江南一带(即今北仑区域)仅列江南市、石湫市2个村落市集。而在 《宝庆志县治图》 中,亦标有“石湫浦”。按照北仑集镇、村落形成规律,多为经建造闸而后逐步形成,这是因为建后,拦咸蓄淡,有利于农耕生产和交通往来,逐渐成为人烟稠密之地,如现在的大、新都是这样兴起的。由此可以推断,石湫的建造,又早于石湫集市的形成。至此,我们不妨可以这样认为:优越的地理条件,使先民在石湫一带居住;随后,石湫的建造又促进了石湫街市的繁荣。

这座千年古,如今身在何方呢?区博物馆工作人员韩朝阳说,在光绪 《镇海县志》 中是有石湫改为交通桥的记载的。现石湫一带有桥数座,不过石湫当地人多认为应是村南的伍板桥。

在石湫村主任林辉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这座伍板桥,桥长约5米,宽约3米,这是一座亦旧亦新的桥。说它旧,是因为桥上有石条板看得出岁月打磨的迹象;说它新,则是因为桥面、扶栏都看得出是近几年桥梁设计的款式。“村里一代一代传下来说,之所以叫它伍板桥是因为最初此桥仅由5块大石条搭成。”林辉向大家介绍说。

读者网友探访团在伍板桥上听林辉介绍石湫。 (圈出部分为水阁凉亭上层,山墙高耸)

据区博物馆工作人员考证,这座桥原东石护栏上刻着“伍板桥”三个大字,并有“癸酉年,里人重修”等小字,桥面以5块长石条铺就,桥墩用块石筑砌,在四角有4块宽约0.5米的长条石直竖嵌入,和一般桥梁建筑有别。而且桥的北侧没有护栏,倒是与桥并列建有二层木结构清渠阁(俗称“水阁凉亭”),面积约5米见方,山墙与街屋相连,弓弧形尖顶的凸起,也称“观音兜”。原楼上供奉伽蓝菩萨,楼下装有栅栏门,室内置有桌、凳,作为往来行人歇息之处。两檐斗拱镂刻双凤图案,楼面有香草卷叶纹雕刻。水阁凉亭与伍板桥浑然一体,相互映衬,在建筑布局上实属罕见。

这个昔日的“水阁凉亭”如今被改造成了石湫村老年协会的理发室。老年协会会长周维琴向大家介绍,石湫曾是北仑古航道的一个大站,船夫和乘客们常常在这里休憩或躲避风雨。可惜这座水阁凉亭在1940年前后曾毁于一场大火,40多年前又重新修缮。宁穿公路的建成,很大程度上方便了北仑人往来鄞州、宁波,古航道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水阁凉亭里就很少再见到船夫和乘客了。约12年前,石湫老年协会出资对水阁凉亭再次翻修,四面砌墙,作为理发室使用,让村里老年人在这里免费理发。

“滴落水,垒落柴,嫁女要嫁石湫街”。从前,石湫盛产能工巧匠,这里的男人多有一技之长

站在伍板桥上,南面正对着的是一水之隔的石秃山。“上面还挂着广播呢,这广播在过去通讯还不发达的时候可发挥着不小的作用。在生产队时期,队里要开会啦、有通知啦,都是通过这个广播告知的。”林辉说。“比如,有哪一家的信件、包裹或电话,都只要通过这个广播喊喊就行了。”网友80后象山小伙王佳洋虽然年轻,但颇喜欢这段老一辈人走过的历史,平时回家,也会在象山探寻一些老建筑和老的设施,再请教长辈们,他说自己老家村口的一片高地上以前也挂着这样的广播,所以略微知道些它的用途。

伍板桥往东、西、北三个方向早前都是街市,临街的都是木质结构的两层小屋,一楼的门和窗都还是用木板一块一块搭起来的。我们在现场看到,临街市的一面,很多已经改建成砖瓦房了,临河一面倒还是老样式为主,实木梁、白石灰墙、青瓦屋面,门前一个青石板搭成的河埠头,一条小河从门前淌过……这些都极具江南水乡韵味。

网友“征宇”告诉记者,自己从小长在北方矿区,早前对江南水乡的理解无外乎一些苏杭景点,但在石湫这个小村子里见到的临河民居后,却产生了新的感悟:“江南,就该是这样的小桥、流水和人家,其中,流水这项元素是真正的点睛之笔。”

伍板桥往东一点点还有邬隘公社石湫大队的老房子,同样的,也经过翻修,变成了石瓦房。林辉说自己小时候,这里的街市是邬隘一带最热闹的,邬隘公社其他大队的人也会过来这里赶集,就连大城区的人也会来这里淘一淘,当然这些都是票证年代的事。

林辉向大家介绍,这里还流传着一句让所有石湫人都引以为傲的老话:“滴落水,垒落柴,嫁女要嫁石湫街。”普通话念起来,这句话没啥感觉,但用石骨铁硬的宁波方言念起来则特别有乡土味道。而我们从这句话里也能体味出石湫街旧时的繁荣,否则别的地方的人怎么会争相把女儿嫁过来呢。

至于为什么“嫁女要嫁石湫街”,林辉说是因为石湫男人多有一技之长。“石匠、木匠、剃头匠、劁鸡人……反正那时候老百姓生活的衣食住行,都有能工巧匠。其他地方的人盖个房子什么的,都要来请我们这里的工匠,因为石湫工匠的活干得很漂亮,名声远扬。”林辉介绍道。

老银杏树下捡白果。

让石湫人骄傲的还有河边那棵树龄321年的老银杏树。这棵银杏树上面已经爬满了藤蔓,郁郁葱葱,粗壮的树干需要三个人合抱,树根因为向水性有往河道伸去的迹象。林辉说,树中间已经有很大的空洞,为防老树被白蚁等虫蛀蚀,村委会叫人往里灌上了水泥。老银杏树旁还长出了子树,“上几辈的石湫人看着这棵老树长大,现在,我们是看着这棵小银杏树苗长大。”周维琴说。

离开石湫前,村南的萧甬铁路北仑段上,火车正在缓缓驶来。“石湫的河、石湫的桥、石湫的老树、老街,还有这火车,都是光阴的故事。”网友“笔笔鹿”说道。

保护母亲河,岸上垃圾也要清干净。

再见,岩河!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