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138号】《少数意见》:拆迁而已,还是韩版的

  

  看惯了金发碧眼,想着换换风格,找了一部韩国电影《少数意见》来看。

  豆瓣评分7.0,就内容而言,属于律政片,主要是围绕一起案件的法庭辩护,也就是将故事摆上法律的砧板,用法律的刀来杀。

  国内观众最早接触律政片,是从港片开始的,海外剧引进以来,又有了美剧、英剧、韩剧中的律政片。美剧中比较出名的有《傲骨贤妻》《金装律师》,电影有《律政俏佳人》《十二怒汉》等,英剧中的《皇家律师》也是不错的剧集。

  韩版电影中,律政片此前比较知名的是《辩护人》,里面有两位韩国总统的影子,一位是前总统卢武铉,另一位就是今日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辩护人》的真实版本中,文在寅就是当年的律师团队成员之一,帮助卢武铉一起为釜山读书联合会的成员做辩护。

  

  《少数意见》的内容,中国观众不仅不陌生,可能还很熟悉——拆迁,而且是暴力抗拆。看到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韩国也大兴土木,大搞城市建设,也要强力拆迁,我就放心了:拆迁不是中土独有的,世界总有同病相怜者。

  当然,影片只是拿拆迁过程中发生的一起命案,来呈现律师、检察官、法官、记者、开发商、拆迁户等诸角色在其中的样态,就像一个韩国社会的切片。

  

  具体案情其实蛮复杂的,加上听不懂韩语,看字幕版,看起来比较蛮费劲。影片开头是留了悬念的,故意将命案发生的场景隐去,直接端出了结果:拆迁户朴宰浩的儿子死了,一名警察也死了。警方给出的结论是:朴宰浩杀死了警察,而他儿子则是被雇佣辅助拆迁的流氓所杀。

  围绕这个案件,为朴宰浩辩护的是国选律师镇元与检察官间的交锋不断升级,会见被告人、调查取证、法庭询问、辩护等一众律政剧的戏码依次上演,一点点地抽丝剥茧,真相变得愈渐清晰:朴宰浩杀了执行任务的警察没错,但杀死他儿子的是警察,而非被雇佣的流氓。

  整个事件过程中,检察官一方始终受到来自政府的干涉,希望掩盖真相,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是最大限度的减少负面影响。

  最后,律师的努力未能改变朴宰浩被判有罪的结果,但用调查、取证,抵抗来自官方的压力取得的真相却说明,拥有权力的一方跨越法律边界是多么的容易。而为了掩盖警察行凶这一事实,检察方选择了找替罪羊来顶替,以将事件的影响最小化。

  用影片中一位有黑老大色彩的人物的话说就是:幸运的是,拆迁过程中死了一名警察,如果没有这名警察,这件事必将是一个大大的丑闻。只有被拆迁户的死亡的命案,对参与强拆执法的警察,以及其背后的行政机构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

  出现了警察死亡,这就是暴力抗法。一体两面,暴力抗法的一面被过度渲染,而拆迁户朴宰浩儿子的死亡,则被草草找了一个被雇佣的辅助拆迁者顶包。再加上舆论引导上,青瓦台将媒体的视线引向另一起连环凶杀案,于是,一件执法丑闻就这样被弱化、被大事化小。

  权力,跨越法律边界比普通公民要容易的多,而且更难监督,遑论纠正或者惩处。所以,权力,一定要被关进笼子里,否则其獠牙就会伤人。这时,有良知的律师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啊!

  影片结尾处,在案件中越界教唆雇佣流氓顶罪的检察官被免职,之后成了与镇元一样的律师,照样吃法律饭,而且与政府司法界人脉甚好,接的案子估计比镇元多多了。

  他在法庭外偶遇镇元,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国家吧,总会有人做出牺牲,也会有人做出奉献。”

  这名曾经的检察官之所以找人顶包、知法犯法,是来自比他官大的人的长官的意志。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替罪羊,何其悲哀!权力越大,越容易跨越法律的边界,越容易作恶,只要不处于权力顶层,其实都可能被胁迫、被牺牲和被贡献。

  

  

  光影剪刀手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4.5

  字数 1408

  

  看惯了金发碧眼,想着换换风格,找了一部韩国电影《少数意见》来看。

  豆瓣评分7.0,就内容而言,属于律政片,主要是围绕一起案件的法庭辩护,也就是将故事摆上法律的砧板,用法律的刀来杀。

  国内观众最早接触律政片,是从港片开始的,海外剧引进以来,又有了美剧、英剧、韩剧中的律政片。美剧中比较出名的有《傲骨贤妻》《金装律师》,电影有《律政俏佳人》《十二怒汉》等,英剧中的《皇家律师》也是不错的剧集。

  韩版电影中,律政片此前比较知名的是《辩护人》,里面有两位韩国总统的影子,一位是前总统卢武铉,另一位就是今日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辩护人》的真实版本中,文在寅就是当年的律师团队成员之一,帮助卢武铉一起为釜山读书联合会的成员做辩护。

  

  《少数意见》的内容,中国观众不仅不陌生,可能还很熟悉——拆迁,而且是暴力抗拆。看到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韩国也大兴土木,大搞城市建设,也要强力拆迁,我就放心了:拆迁不是中土独有的,世界总有同病相怜者。

  当然,影片只是拿拆迁过程中发生的一起命案,来呈现律师、检察官、法官、记者、开发商、拆迁户等诸角色在其中的样态,就像一个韩国社会的切片。

  

  具体案情其实蛮复杂的,加上听不懂韩语,看字幕版,看起来比较蛮费劲。影片开头是留了悬念的,故意将命案发生的场景隐去,直接端出了结果:拆迁户朴宰浩的儿子死了,一名警察也死了。警方给出的结论是:朴宰浩杀死了警察,而他儿子则是被雇佣辅助拆迁的流氓所杀。

  围绕这个案件,为朴宰浩辩护的是国选律师镇元与检察官间的交锋不断升级,会见被告人、调查取证、法庭询问、辩护等一众律政剧的戏码依次上演,一点点地抽丝剥茧,真相变得愈渐清晰:朴宰浩杀了执行任务的警察没错,但杀死他儿子的是警察,而非被雇佣的流氓。

  整个事件过程中,检察官一方始终受到来自政府的干涉,希望掩盖真相,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是最大限度的减少负面影响。

  最后,律师的努力未能改变朴宰浩被判有罪的结果,但用调查、取证,抵抗来自官方的压力取得的真相却说明,拥有权力的一方跨越法律边界是多么的容易。而为了掩盖警察行凶这一事实,检察方选择了找替罪羊来顶替,以将事件的影响最小化。

  用影片中一位有黑老大色彩的人物的话说就是:幸运的是,拆迁过程中死了一名警察,如果没有这名警察,这件事必将是一个大大的丑闻。只有被拆迁户的死亡的命案,对参与强拆执法的警察,以及其背后的行政机构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

  出现了警察死亡,这就是暴力抗法。一体两面,暴力抗法的一面被过度渲染,而拆迁户朴宰浩儿子的死亡,则被草草找了一个被雇佣的辅助拆迁者顶包。再加上舆论引导上,青瓦台将媒体的视线引向另一起连环凶杀案,于是,一件执法丑闻就这样被弱化、被大事化小。

  权力,跨越法律边界比普通公民要容易的多,而且更难监督,遑论纠正或者惩处。所以,权力,一定要被关进笼子里,否则其獠牙就会伤人。这时,有良知的律师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啊!

  影片结尾处,在案件中越界教唆雇佣流氓顶罪的检察官被免职,之后成了与镇元一样的律师,照样吃法律饭,而且与政府司法界人脉甚好,接的案子估计比镇元多多了。

  他在法庭外偶遇镇元,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国家吧,总会有人做出牺牲,也会有人做出奉献。”

  这名曾经的检察官之所以找人顶包、知法犯法,是来自比他官大的人的长官的意志。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替罪羊,何其悲哀!权力越大,越容易跨越法律的边界,越容易作恶,只要不处于权力顶层,其实都可能被胁迫、被牺牲和被贡献。

  

  

  看惯了金发碧眼,想着换换风格,找了一部韩国电影《少数意见》来看。

  豆瓣评分7.0,就内容而言,属于律政片,主要是围绕一起案件的法庭辩护,也就是将故事摆上法律的砧板,用法律的刀来杀。

  国内观众最早接触律政片,是从港片开始的,海外剧引进以来,又有了美剧、英剧、韩剧中的律政片。美剧中比较出名的有《傲骨贤妻》《金装律师》,电影有《律政俏佳人》《十二怒汉》等,英剧中的《皇家律师》也是不错的剧集。

  韩版电影中,律政片此前比较知名的是《辩护人》,里面有两位韩国总统的影子,一位是前总统卢武铉,另一位就是今日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辩护人》的真实版本中,文在寅就是当年的律师团队成员之一,帮助卢武铉一起为釜山读书联合会的成员做辩护。

  

  《少数意见》的内容,中国观众不仅不陌生,可能还很熟悉——拆迁,而且是暴力抗拆。看到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韩国也大兴土木,大搞城市建设,也要强力拆迁,我就放心了:拆迁不是中土独有的,世界总有同病相怜者。

  当然,影片只是拿拆迁过程中发生的一起命案,来呈现律师、检察官、法官、记者、开发商、拆迁户等诸角色在其中的样态,就像一个韩国社会的切片。

  

  具体案情其实蛮复杂的,加上听不懂韩语,看字幕版,看起来比较蛮费劲。影片开头是留了悬念的,故意将命案发生的场景隐去,直接端出了结果:拆迁户朴宰浩的儿子死了,一名警察也死了。警方给出的结论是:朴宰浩杀死了警察,而他儿子则是被雇佣辅助拆迁的流氓所杀。

  围绕这个案件,为朴宰浩辩护的是国选律师镇元与检察官间的交锋不断升级,会见被告人、调查取证、法庭询问、辩护等一众律政剧的戏码依次上演,一点点地抽丝剥茧,真相变得愈渐清晰:朴宰浩杀了执行任务的警察没错,但杀死他儿子的是警察,而非被雇佣的流氓。

  整个事件过程中,检察官一方始终受到来自政府的干涉,希望掩盖真相,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是最大限度的减少负面影响。

  最后,律师的努力未能改变朴宰浩被判有罪的结果,但用调查、取证,抵抗来自官方的压力取得的真相却说明,拥有权力的一方跨越法律边界是多么的容易。而为了掩盖警察行凶这一事实,检察方选择了找替罪羊来顶替,以将事件的影响最小化。

  用影片中一位有黑老大色彩的人物的话说就是:幸运的是,拆迁过程中死了一名警察,如果没有这名警察,这件事必将是一个大大的丑闻。只有被拆迁户的死亡的命案,对参与强拆执法的警察,以及其背后的行政机构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

  出现了警察死亡,这就是暴力抗法。一体两面,暴力抗法的一面被过度渲染,而拆迁户朴宰浩儿子的死亡,则被草草找了一个被雇佣的辅助拆迁者顶包。再加上舆论引导上,青瓦台将媒体的视线引向另一起连环凶杀案,于是,一件执法丑闻就这样被弱化、被大事化小。

  权力,跨越法律边界比普通公民要容易的多,而且更难监督,遑论纠正或者惩处。所以,权力,一定要被关进笼子里,否则其獠牙就会伤人。这时,有良知的律师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啊!

  影片结尾处,在案件中越界教唆雇佣流氓顶罪的检察官被免职,之后成了与镇元一样的律师,照样吃法律饭,而且与政府司法界人脉甚好,接的案子估计比镇元多多了。

  他在法庭外偶遇镇元,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国家吧,总会有人做出牺牲,也会有人做出奉献。”

  这名曾经的检察官之所以找人顶包、知法犯法,是来自比他官大的人的长官的意志。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替罪羊,何其悲哀!权力越大,越容易跨越法律的边界,越容易作恶,只要不处于权力顶层,其实都可能被胁迫、被牺牲和被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