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他一纸离婚协议想要结束我们多年的感情,我洒脱签下

故事:他一纸离婚协议想要结束我们多年的感情,我洒脱签下

“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我拼命摇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天上这时候一个惊雷下起了大雨,夏天的天气就像是命运的噩耗,不定什么时候说来就来。

我在雨里站了半天才回到屋子,屋子里到处是结婚前我和江南精心挑选的家具家电,让我更加难过,失魂落魄的待到半夜,我才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就得了重感冒,鼻子像是被什么塞住了一样,头疼的厉害,可是空荡荡的别墅里只有我自己,连个照顾我的人都没有。

我在沙发上躺着,缓了半天,才挣扎着起身想要拿手机打电话给唐糖,想让她帮我买点药来,唐糖是我最好的闺蜜。

可是我才刚拿起手机就看到了上面的好几条消息,都是江南发来的。

我的心里一阵欣喜,毕竟我和他之间还是有感情的,我到现在也不能完全接受昨天发生的一幕,总感觉像是在做梦。

他居然给我发信息了,说不定昨天的事情真的是个误会呢,比如,说不定是因为江南得了绝症不想让我难过才故意那么做的呢?

我连忙颤抖着双手点开了信息列表,第一条,“我是朱倩,江南已经决定和你离婚了,你就等着收离婚协议书吧,识相的痛快签了,你嫁给江南不就是看上了他的钱吗,看在你可怜的份上我可以让他把那栋别墅送给你作为补偿,其他的你就别想了。”

第二条:“对了,还有和苏氏集团签约的事,江南可没功夫陪你玩了,江南的公司也准备和你解约,你也正好借此机会看清你自己,你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三流模特,没有江南,你什么都不是,怪不得江南不要你。”

我已经没有心思再继续看下去了,嘴角勾起一丝自嘲,悔恨的泪水却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

为了钱?我们七年的感情居然变成了为了钱?没了江南我什么都不是?

其实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也是很优秀的,加上我自身良好的条件,一双天生就适合做模特的大长腿,曾经有很多大公司看中了我,可毕业的时候江南的模特公司才刚刚起步,我拒绝了所有大公司的OFFER,一心帮助江南,为他的公司走秀走的脚都磨破多少回,没想到,最后居然落得了这个下场?

我被这些短信气的几乎昏厥,也幸亏这两条短信,也让我彻底从自己的梦中清醒过来,认识到自己从前的愚蠢,我本不是这么软弱的人,何以在这七年里把自己的棱角打磨的这么干净?

我冷笑一声,当场就发誓,我一定会凭着自己的能力拿下苏氏集团的签约,然后和江南离婚,江南的公司是我和他一起撑起来的,分一半的财产是我应得的,我绝不会让他们一对狗男女逍遥自在。

我打电话给了唐糖,她带来了药,照顾了我几天,她一直以为江南还在国外没回来,总是对我说,“哎,真是的,等江南回来我得问他要护理费。”

我什么也没说,每次她说起这话我就痴痴的笑。

五天后,我的病彻底好了,为了我的誓言,我立刻就行动起来,动用这些年过后仅存的一点点人脉关系,好不容易才打听到Z珠宝公司总裁苏瑞的住址。

我决定亲自上门去找他谈判,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都一定要把合同给拿下来。

绝对不能让他对狗男女看不起!

为了谈判,我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虽然不是为了se,诱,但好歹能给人留下个好印象。

一件藕荷色的连衣裙,衬托着我白皙的皮肤,作为模特,我的一双腿本来就又白又长,在连衣裙的衬托下格外好看。

我化了个淡妆,满意的对着镜子点了点头,这才拿起自己的包包出了门。

打了个车,我按照打听到的,来到苏瑞的住址处,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他应该回来了。

本来像是这样有身份的人住的地方,保安应该是24小时执勤的,可是我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刚到门口居然看到门开着一条缝,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我本来还以为要费好大一番功夫,一看这副场景,心中一喜,当即就从门缝里钻了过去。

这别墅的院子很大,里面的设施和装潢一看就很不一般,比江南原本给我的那套别墅高级多了。

我很顺利的就进到屋子里面,可是奇怪的是,不管是什么地方都一个人也没有。

我皱了皱眉头,难道走错地方了不成?

别墅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室内游泳池,我一边惊叹,一边在别墅里面乱转。

突然,我听到游泳池旁边的休息室传来一声人声,心中一动,怪不得找不到人,原来藏这里来了。

我赶忙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假装一本正经的走了过去,毕竟是这别墅里面没有人,并不是我乱闯。

可是当我刚刚推开休息室的门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情景,就突然被一只大手拽住了胳膊。

紧接着眼前一片眼花缭乱,等我再看清楚的时候,已经被人按在了床上,身上压了一个带着一丝酒气的男人,虽然很淡,但敏感的我还是闻得到,他呼吸很重,脸上是不正常的微红,目光涣散,像是喝多了。

我仔细看他,这才分辨出来他正是我要找的那个苏瑞,虽然没见过真人,但我在很多新闻上见过他。

他醉酒的样子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仍然掩饰不住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场,一头乌黑的头发根根分明,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之下,我不得不承认,他比新闻上那些照片更好看,尤其是醉酒的时候,面色微红,更透露着一丝属于男人的魅惑。

“那个,我,我是林浅夏,准备和苏氏集团签约的模特,特地来找您谈判的。”使劲眨了眨眼睛,我努力保持冷静,一边伸手抵住他压下来的胸膛一边说道。

“哼。”可是他就好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样,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轻哼一声,双眼迷离,一双薄唇瞬间就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