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屏风中滚出的小药丸,隐藏着宠妃三次流产的秘密

小说:海棠屏风中滚出的小药丸,隐藏着宠妃三次流产的秘密

搬家是个大工程,皇家更是如此。按照顺序,薄皇后第一个搬,然后是栗姬、程姬、唐姬和王娡,王儿姁最后一个搬。

由于新搬入的宫殿提前做了修葺,陈设也已按照制度布置完毕,各位夫人只需携带个人物品就可前往居住。王儿姁却对那扇海棠屏风情有独钟,坚持要搬到岁羽殿。

屏风并不算太重,却颇为占地方,几个太监折腾了老半天,才刚刚移出履霜阁。跨过门槛时,一位太监不小心绊倒在地,屏风也随之倒地,哐啷一声,全部散架。

王儿姁心疼不已,立即前往查看,蓦然发现在一堆木架和稠绢之间,有几颗类似药丸的东西,她捡起来一闻,竟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皇后姐姐,您过来看看,这是什么?”王儿姁不知这是何物,喊过薄皇后,将药丸交到她手里。

薄皇后看了看,又闻了闻,脸色大变,对王儿姁道:“儿姁妹妹,这个屏风暂时放在这里,千万不要动,我去找皇上。”

温室之内,看着那几颗类似药丸的东西,汉景帝脸色铁青,薄皇后一脸忧郁,太医令跪在地上惴惴不安。

“你说,小王夫人连续三次流产,是不是这个麝香丸造成的?”汉景帝冷冷问道。

“回陛下,孕妇最忌麝香,房间内长期放有麝香,确实会导致流产。小王夫人连续三次流产,应和此麝香丸有关。”太医令沉吟道。

“好,你先下去吧。”汉景帝摆摆手道。

过了一会儿,汉景帝问薄皇后道:“这个海棠屏风哪里来的?”

薄皇后躬身答道:“回陛下,这个屏风最早是程姬的,后来送给了唐姬,唐姬搬到寿庆殿时,儿姁妹妹说很喜欢这个屏风,唐姬就坚持要送给儿姁妹妹,于是就留在了履霜阁。”

“如此说来,程姬和唐姬都有可能。”汉景帝思索道。

“后宫之中,行此歹毒之事,实在骇人听闻,臣妾恳请陛下彻查此事,还儿姁妹妹一个公道。”

“你先下去吧,朕要亲自查问此事,去把程姬叫来。”汉景帝点头道。

不一会儿,程姬来到了温室殿。汉景帝一言不发,将那几颗麝香丸递给程姬,说道:“你闻闻,这是什么?”

程姬闻了几下,大惊失色道:“这是麝香丸?哪里来的?”

汉景帝冷笑道:“你不知道吗?就从履霜阁内的海棠屏风里发现的,据说那个屏风是你送给唐姬的。”

“陛下,冤枉啊。海棠屏风确实是臣妾送给唐姬的,臣妾是看她房间里过于简陋,所以才送了这个屏风,但臣妾绝对没有在里面放麝香丸。”

“不是你放的?那是谁放的?难道是唐姬放的,王儿姁自己放的?”汉景帝一脸怒容。

“臣妾平日里虽爱争风吃醋,但绝不敢做此伤天害理之事,请陛下明鉴,请陛下为臣妾做主。”程姬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道:“臣妾送这个屏风时,唐儿妹妹刚刚怀孕,如果屏风里有麝香丸,为何唐儿妹妹没有流产?可见此事确实和臣妾无关。”

“你说的可是真话?若有半句假话,朕饶不了你!”

“臣妾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谎言,甘愿接受一切惩罚。”

汉景帝想了想,对她道:“你在后面站着,不准出声,没有朕的命令,不准出来。”又对赵建道:“去把唐姬叫来。”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唐姬也来到了温室殿。汉景帝没有说话,先让赵建将麝香丸递给唐姬,唐姬闻了闻,一脸茫然。

汉景帝忍不住问道:“怎么?你不知道这是何物?”

唐姬躬身道:“请恕臣妾浅陋,实在不认识。”

汉景帝哼了一声:“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朕告诉你吧,这是麝香丸,藏在你的那扇海棠屏风里,它的作用就是让人留不住肚子里的孩子。”

唐姬懵了,好像马上就要哭了出来:“臣妾真的不知,这扇屏风是程姐姐送给臣妾的,臣妾从未打开过,更没有放过什么麝香丸。”

“朕问你,程姬送你这扇屏风时,是什么时候?”

“那时,臣妾刚刚搬到履霜阁,程姐姐看臣妾可怜,送给臣妾的。”唐姬想了想道。

“当时你怀有身孕多久?”

“大概两个月左右。”

“两个月?”汉景帝陷入一阵深思,然后对后面喊道:“你出来吧,你们好好聊聊。”

程姬从帷幕后走出,一脸怒容对唐姬道:“好啊,好啊,没想到你竟做出这种歹毒之事,陷害小王妹妹,陷害我!”

唐姬哭道:“程姐姐,您冤枉我了。您对我有大恩大德,唐儿绝不敢陷害于您。”

“那你说,这麝香丸哪里来的?难道是小王妹妹自己放进去的?你知道的,自从小王妹妹住进履霜阁,她就一直流产。一定是你,怨恨陛下不宠幸你,嫉妒小王妹妹受宠,下此毒手,嫁祸于我。你这个貌似忠厚、心如蛇蝎的女人,必遭天谴!”程姬厉声道。

“陛下,程姐姐,你们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连麝香丸都不认识,也买不起此物,更不敢做这伤天害理之事。”说完,唐姬已是泪流满面。

“为你做主?谁为我做主?此事今天不弄清楚,你休想走出这里!”程姬依然不依不饶。

汉景帝忽然大吼道:“够了,够了!一个哭,一个骂,你们当这里是菜市场呢?全都给朕回去,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你们谁都不准走出自己的寝殿。”

程姬悻悻而退,唐姬更是抹泪离开。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汉景帝忽然觉得浑身无力,瘫坐在榻上,一脸沮丧。

晚上,汉景帝特意来到王儿姁所在的岁羽殿。搬家本是喜事,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后宫之中全都愁眉苦脸,尤其是王儿姁,得知自己一直流产的原因后,痛哭不止,薄皇后和怀有身孕的王娡纷纷前来劝解。

看着王儿姁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汉景帝心如刀绞,坚定的对她道:“这件事朕一定追查到底,给你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