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太难了?1岁肉肉脚被划伤,杜若溪:保姆还是带娃为主

  2019 桃汁娱乐

  如果你有了孩子,你会选择自己带娃还是请保姆带娃呢?很多人基本都是家中的长辈帮忙带娃,如果长辈无法一边带娃一边做家务的话,势必就要请保姆。这年头找一个合适的保姆真的太难了。当然也有处得好的,比如向太就和她家的保姆关系很好,保姆结婚送上金手镯和婚纱,保姆儿子长大之后还有助学金。

  杜若溪的找保姆之路就比较坎坷,为什么用坎坷呢?她试过一天面试二三十个保姆,找的保姆没有一个令亲妈满意的。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和她同龄的具有育儿知识的保姆,杜若溪的心也安定了,她总算可以复出去工作了。

  

  保姆太难了?这里的难是说在杜若溪家当保姆真的太难了。这里我们先说一个,比如坐月子请一个月嫂,她只负责做产妇的饭菜和照顾宝宝的,不会帮忙做家务的。这一点分工要说清,要不然既要做家务又要带娃,势必两头不到岸。

  

  杜若溪是明事理的,她深知这一点。当她发现1岁肉肉脚被划到,这个时候你看到保姆说的话了吗?她说了不知道在哪里划的,言下之意就是她要同时兼做家务,无法顾及一岁的肉肉。保姆给人带孩子,内心还是很紧张的,看到小孩子有划痕,自然主动先说出口。

  

  

  

  杜若溪一看就秒懂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亲妈的为人呢?和婆婆不同,和自己的亲妈说话自然无所顾忌。杜若溪直接当保姆的面称:妈你不要让保姆做家务。杜若溪的第二层意思就是让亲妈自己做家务,让保姆以带孩子为主。要不然分工不清,孩子肯定也照看不好。

  

  杜若溪的观念是对。保姆就是特意请来带孩子的,只要负责把孩子带好即可。北妈的面子自然挂不住,她也生气了,直接轻描淡写回了一句:划就划了呗。北妈是认为亲生女儿在责怪她,她也很委屈。其实杜若溪大可以在私底下和亲妈说,不要当着镜头和保姆面前,这样亲妈的接受度会高一点。

  

  这个保姆在杜若溪家真的太难了,既做家务又要带孩子,还要被北妈各种使唤。北妈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其实她一个人大可以在家带娃兼做家务,现实生活中有多少的外婆和婆婆都是一个人带娃又做家务的。

  

  

  

  北妈心里还是有一点委屈,杜若溪也给出了她的想法。她认为保姆是她聘用的,家里每个人要沟通好,不能每个人都是她的直属领导。杜若溪的这一句话是有道理的,如果每个人都是保姆的直属领导,那么保姆都不知道听谁的。保姆在这样的家庭也很难待下去。

  杜若溪也指出她不想再时间和精力去面试保姆了,因为没有保姆对她来说压力太大,她就无法出去工作。在杜若溪的观念中只要保姆没有太大的纰漏,只要人不坏,有一点小矛盾和问题是可以沟通的。不能要求保姆会把孩子视如己出。

  客观的说小孩子就偶尔划一下也是正常的,不需要上纲上线。杜若溪是一个明事理统领大局的好女人,在保姆和家人以及婆家的关系之间都处理得游刃有余。一个大家庭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女主人。不要再说杜若溪配不上严屹宽了。严屹宽娶到杜若溪也是很幸福的。

  如果你有了孩子,你会选择自己带娃还是请保姆带娃呢?很多人基本都是家中的长辈帮忙带娃,如果长辈无法一边带娃一边做家务的话,势必就要请保姆。这年头找一个合适的保姆真的太难了。当然也有处得好的,比如向太就和她家的保姆关系很好,保姆结婚送上金手镯和婚纱,保姆儿子长大之后还有助学金。

  杜若溪的找保姆之路就比较坎坷,为什么用坎坷呢?她试过一天面试二三十个保姆,找的保姆没有一个令亲妈满意的。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和她同龄的具有育儿知识的保姆,杜若溪的心也安定了,她总算可以复出去工作了。

  

  保姆太难了?这里的难是说在杜若溪家当保姆真的太难了。这里我们先说一个,比如坐月子请一个月嫂,她只负责做产妇的饭菜和照顾宝宝的,不会帮忙做家务的。这一点分工要说清,要不然既要做家务又要带娃,势必两头不到岸。

  

  杜若溪是明事理的,她深知这一点。当她发现1岁肉肉脚被划到,这个时候你看到保姆说的话了吗?她说了不知道在哪里划的,言下之意就是她要同时兼做家务,无法顾及一岁的肉肉。保姆给人带孩子,内心还是很紧张的,看到小孩子有划痕,自然主动先说出口。

  

  

  

  杜若溪一看就秒懂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亲妈的为人呢?和婆婆不同,和自己的亲妈说话自然无所顾忌。杜若溪直接当保姆的面称:妈你不要让保姆做家务。杜若溪的第二层意思就是让亲妈自己做家务,让保姆以带孩子为主。要不然分工不清,孩子肯定也照看不好。

  

  杜若溪的观念是对。保姆就是特意请来带孩子的,只要负责把孩子带好即可。北妈的面子自然挂不住,她也生气了,直接轻描淡写回了一句:划就划了呗。北妈是认为亲生女儿在责怪她,她也很委屈。其实杜若溪大可以在私底下和亲妈说,不要当着镜头和保姆面前,这样亲妈的接受度会高一点。

  

  这个保姆在杜若溪家真的太难了,既做家务又要带孩子,还要被北妈各种使唤。北妈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其实她一个人大可以在家带娃兼做家务,现实生活中有多少的外婆和婆婆都是一个人带娃又做家务的。

  

  

  

  北妈心里还是有一点委屈,杜若溪也给出了她的想法。她认为保姆是她聘用的,家里每个人要沟通好,不能每个人都是她的直属领导。杜若溪的这一句话是有道理的,如果每个人都是保姆的直属领导,那么保姆都不知道听谁的。保姆在这样的家庭也很难待下去。

  杜若溪也指出她不想再时间和精力去面试保姆了,因为没有保姆对她来说压力太大,她就无法出去工作。在杜若溪的观念中只要保姆没有太大的纰漏,只要人不坏,有一点小矛盾和问题是可以沟通的。不能要求保姆会把孩子视如己出。

  客观的说小孩子就偶尔划一下也是正常的,不需要上纲上线。杜若溪是一个明事理统领大局的好女人,在保姆和家人以及婆家的关系之间都处理得游刃有余。一个大家庭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女主人。不要再说杜若溪配不上严屹宽了。严屹宽娶到杜若溪也是很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