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上青云》:对女性主义的颠覆

《送我上青云》是一部颠覆当前女权主义的电影。这部电影不仅反映了妇女在成长过程中从社会接受的各种学科,而且反映了妇女应如何抗拒这一点。最后,主角以自己的热情完成了自己的身份和对女性身份的调和。

电影中最直接的事情是当今社会中女性性别的塑造和说服力,包括女性在家庭,工作场所和婚姻各个方面追求自我价值的阻力。在成长过程中的教育方式使盛对他的家人感到失望。即使身患疾病,升南也很难向家人寻求帮助。圣满的竞争能力使她对周围的人感到轻蔑。这是她在整个社会对妇女的抵抗。她鄙视母亲,母亲是典型的“标准”女性形象“年轻而美丽,但仍然愚蠢”。圣满对母亲的不满表明她对整个社会所创造的女性形象的不满。然后她发现,她喜欢的文学青年实际上就是这样一个纪律严明的形象,这表明社会对人的驯服不仅基于性别关系,而且还取决于金钱建立的权力关系。始终很难获得尊严。而盛的同事构成了另一组比较。他认为,只有通过致富,他才能受到尊重,但是他在追求金钱的过程中已经失去了尊严。

面对这样一个社会,盛的态度是叛逆的,所以她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鄙视。所以电影立刻提出了下一个问题。女人应该以什么方式抵抗世界的纪律?盛楠撕毁合同写传记,反过来羞辱了老板的性功能障碍,这仍然是阴茎崇拜的逻辑。盛满一直拒绝她的女性身份。在得知自己已完成手术后,她无法获得性快感,因此她渴望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她实际上并没有面对自己的性欲。当她称呼“性感的裸体男人”时,她失去了勇气,最终玩了把戏。在社会上,盛满一直以“努力争取胜利”的方式消除女性特征,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她陷入了无法直接看待自己的性欲的困境。电影提出的问题是对女权主义理论的颠覆。

电影设置的另一组比较为《圣南》的困境提供了答案。李老义的外表是一个老人的形象,只看着盛的母亲,根本不看盛南。他对性欲的态度非常简单明了,并没有掩盖他对男性母亲的追求。正是这种诚实和开放的心态,使李老不惧怕死亡,并说服了盛和他的母亲达成和解,即盛南对自己的女性身份的认可和和解。电影结束时,盛楠与她的同事们建立了关系。她面对自己的女性身份,并通过手淫与自己的性欲达成和解。作为电影的标题,“送我去青云”也站稳了脚跟。通过这个场景,电影颠覆了最初旨在满足男性目光的色情场景。主角完成对父权制的抵抗和欲望中的自我认同。生命的尊严,对死亡的恐惧最终摆脱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