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欣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天下第二行书也是丑书么?

  文/彧白 三余书社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看到有一个北大教授评价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说:不算丑书,但是行书功夫很差。

质量,在于整体架构,在于用墨恣肆,在于情绪表达。

  一幅丑书镇楼!(说我过分解读的,请移步,我说的都是错的)

  

  但是这些层面,隔行如隔山,没有一定的书法基础,光是直观的感觉则是难以领会的。

  其中祭侄文稿中的篆籀用笔,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讲到过,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前面的一篇文章。要想领会这种笔法需要一定的临摹功夫,光看是学不会的。

  

  有人说颜真卿的字,楷不如行,行不如草,草不如稿。不是没有道理,

  不知道颜真卿写《祭侄文稿》的背景,单从书法上看,也能看出其情绪的变化,从沉郁到激愤,情绪逐渐递增。这种情绪的变化是通过用笔的夸张程度,结字的变化以及墨色的变化中体现的。

  当知道了颜真卿写祭侄文稿的背景之后,再去慢慢体会其用笔和章法,则更能深入体会颜鲁公用笔之神。

  祭侄文稿写于唐朝乾元元年(785年),颜真卿的侄儿死于安史之乱之后,颜真卿怀着悲愤交加的心情,援笔写就的,这只是一份草稿,是行书中夹杂着部分草字的草稿,是中华书法史上数一数二的精品之作。现在这件作品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关于这件作品中的篆籀笔法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有过详细论述,这里就不谈了。想了解的朋友可以看上文。

  贴一张上文的图,这里就不赘述了。

  

  当然颜真卿篆籀笔法运用的最好的不是《祭侄文稿》而是《争座位》,想从学颜真卿的行草书非得有一定的篆籀基础不可。

  许多人认为写好楷书,就能练好行草书,从颜真卿这里就说不过去。没有一定篆籀用笔,楷书写得再好,也不能入古,也很难领会晋人用笔。

  当然,楷书是学书法绕不过去的一种书体,至于为什么?我们以后再谈。

  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还体现在结构的开张和宽博。

  这种开张和宽博之气是颜真卿外拓笔法的体现,颜真卿继承于二王又发展于二王就是外拓笔法出神入化的使用,形成了一种大气开张之势。这种用笔从他的“颜体”楷书当中有着明显的体现,比如《勤礼碑》,大家可以一看。

  

  

  其字形开合的比较夸张,结字或者字组整体呈现上合下开之势,所以字立的很稳,纵然气势恢宏仍旧挺立不倒。

  我们再来看《祭侄文稿》的用墨

  

  墨法是书法的一个很高的境界,我不自量力谈两句。

  颜鲁公写这件草稿的时候是满怀激愤的,所以用笔很重,从有司游丝牵代来看,颜鲁公乃是用秃笔写就,书写的快慢变化也十分明显。甚至在墨干枯了之后,出现了挫、擦、拉、绞等的笔法,通过不同墨法的变化,其用笔也极为丰富。

  

  从“史”字开始,书写速度加快,等墨干枯了,又重新加快。到了“赠、图、颜、倾”等字,写的十分夸张,再到“百、上、生、玉”等笔画少的字,都写得特别小,正是这种节奏的变化,才体现了情绪的变化,情绪变化又进一步影响墨色的变化。

  一件高明的艺术作品永远是内心的写照,不将感情融化在作品中, 作品的格调便不会很高。王羲之饮酒乐甚,将快哉之情融与笔端,写就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苏东坡被贬黄州,心情抑郁,在“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的凄苦寒食之日,写下了名垂千古的《黄州寒食诗帖》。颜真卿也是如此,。激愤之下,神来之笔,写成了书法史上的一个高峰。

  文章写的匆忙,很多细节没有讲到,祭侄文稿包含的内容太多了,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