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岁在己亥仲春,到小百户镇天花村走了一趟,主要是看天花古城址。

  天花古城址位于天花村南天花,古称天花县。据传村东约五十公尺溪边长有天花一株。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查阅方志,《乾隆陆良州志》记载:“天花县治西北六十里昔有奇花献瑞每日夜三敛三放开经数月不萎名其县曰天花垒址尚存存焉”。又,民国《陆良县志稿》载:“天花县治西北六十里昔有奇花献瑞每日夜三敛三放开经数月不萎故名其曰天花后废故址犹存”。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天花古城址,地居东西长约五公里、南北长约三公里之山间槽坝中,四周为丘陵环抱,谷中尽皆红壤沃土,有溪流纵贯中部,故址为长方形,南北向,城垣四周取土成壕沟(护城河),宽大约3至7米,城垣为土夯筑,东西宽111长,南北长162宽,城垣南和北正中留有一通道供出入。北面现已填平改为耕地,东西两面为自然沟渠环绕。城垣全系泥土夯筑,历经两千年风雨浸蚀,但基本轮廓尚存。现四周城垣上密植松树,还有零星的杂树,城池内为田地,种植核桃树、烤烟等。壕沟今天看起来不是很深,部分被开垦田地,耕种庄稼。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古代先民最初出于群居和自然防御的需要兴建了城池,在此繁衍生息。先民们采取夯土为城的方式建造古城,凝聚和考验着人类的文明智慧和劳动创造。同时,城池是为了统治和管理的需要而兴建的防御性的建筑,由城和池组成。在城郭周围灌水的深沟大壕,起防御作用。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一位赶牛车的老人向我说起,天花是宝地,立城时择地为“九龙奔江”向至。“九龙奔江”是古天花的一个神话故事,故事就发生在古城址下方的山地间,奇花献瑞,每日夜三敛三放,开经数月不萎,花开红遍半个天,花没人叫得上名称,就以“天花”命名,亦传闻皇帝知道要看奇花,后被人砍去。老人说,自小就听祖辈口头流传下来。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老人还告诉我,壕沟过去经常有水不干。遥想当年云漠漠,雨沉沉,青枝绿叶,景色好。过去古城地址中,种地还还可挖到城中瓦残砖片。或许是古城在经受战火后,或者是迁移后终被夷为废墟。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同劳(同乐)是陆良最早古县名,汉武帝元丰二年,云南置益州郡,陆良设同劳县(同乐县),县治设今县西天花古城。据《云南各族古代史略》汉、蜀汉建置沿革表载:“汉、蜀汉建置同劳(乐)县治中心设于陆良县西。”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从两千年前的地理环境看,今日的陆良坝区当时尚是濒天花为低山浅丘河谷,人口集中,自然条件优越,还有丰富的铁矿,促进社会生产,且与南中交通大动脉“五尺道”临近,是首当其冲受楚汉、滇池地区(“益州郡”治中心)影响开发较早之区。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从昔日陆凉管辖的区域来看,天花之地西面远达今宜良北古城、九乡、大哨等地,北面直抵今马龙李子沟、南沟,曲靖黄泥堡、越州一带,这充分证明即是古“同劳县”的管辖境天花古城是“同劳”县治中心所在地。天花古城,由于时代的变迁,资料的缺失,很多东西都无从考证。天花县设于何时,何时废,史无确切记载,以上只是个人推测。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

  沿着废墟的城埂走过一遍,触摸古城的痕迹,穿越历史的沧桑、悲凉,只有沉默的大地还在诉说。遗忘正在加速,这座古城都淹没在田野之中,作为一个前来拜谒者,在内心为天花城祈祷,悄然离开。

  太祥坤 文/图

  转载请注明出处:陆良县融媒体中心

  游记——《天花凭吊当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