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老城藏在巷子里的电影制片厂

  

  哪家强电影制片厂 片头

  

  这是一家小得不能再小的电影制片厂,名字叫“南京电影制片厂”。在编人员仅百十来人;

  她藏在紫金山下,玄武湖畔边的一条长长的巷子里,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别看她所处位置偏僻,但她于1958年建厂至今已61年了,原来名字叫''江苏电影制片厂“,是省级制片单位。

  

  南京电影制片厂 南京有话说/拍摄

  2019年7月17日下午,经热心人指点,笔者沿着老城区锁金村康复中心那条长长的巷子,往里面走。天气炎热,手机上显示的气温是31度,南京的火炉外号,真不是吹出来的。

  走走停停,拍下一些关于电影制片厂相关的照片,虽一路汗流浃背,但兴致勃勃。好不容易找到锁金村8号——南京电影制片厂的宿舍楼,门卫老师傅很是热情,讲起厂里拍电影的事来,那是津津有味。

  

  门卫老师傅 南京有话说/拍摄

  南京电影制片厂的宿舍,夹在老小区里。楼房陈旧,道路狭窄,停车位比较难寻。一辆刚进去的轿车,司机打开车窗张望了半天,在琢磨到底停哪里好。门卫老师傅身材健壮,目光锐利。由于是制片厂的宿舍门卫,需要不时指挥进出的车辆,还要回答我的疑问,真是难为他了。但一说起电影,老师傅目光顿时就温柔起来。

  

  宿舍大门 南京有话说/拍摄

  老师傅笑眯眯地问我:”你知道大人小孩都喜欢看的动画片《贾二卖杏》吧?那就是咱们厂拍的。“

  我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我一边听着老师傅聊着关于电影的话题,一边悄悄用手机搜了下这部动画片,原来该片是南京电影制片厂于1984年拍摄的。讲的是有个叫贾二的古人,为了将自己的杏子卖出去,便竭力迎合别人的口味,随口更改自己的杏子酸甜。故事讽刺那些溜须拍马、顺口迎合、信口开河,没有自己主观立场之人。故事虽小,但寓意深刻。至今故事的翻版还经常出现在抖音等小视频里,让人捧腹,令人回味。

  

  动画片《贾二卖杏》

  老师傅说:“别看我们厂小,但是有大手笔的。1987年拍出举世震惊的电影《屠城血证》“。

  当听到”屠城“两字时,我的心咯噔一下。思绪立即像过电影一般,回到了1937年。这部电影三十多年前,笔者在合肥一家电影院看过,当时年轻的我一边看,心里一边颤抖着,为同胞的不幸遇难而感到难过和悲伤,强烈的国恨家仇深深烙在幼小的心底。银幕上无数个绝望的眼神和哭喊,让电影院的观众为之落泪,为之攥紧了铁拳。

  不曾想,这部深入人心的电影,就是出自这个小巷里的一家普普通通的电影制片厂。我敬了老师傅一支香烟,他的眉头随着讲述的愤恨语气,而紧紧拧在一起。三十万同胞啊,手无寸铁,就那样被屠杀,日本鬼子丧尽天良。好在中国有志之士扛起了摄像机,复原了那场惨烈大屠杀,用血证让中国人,让世界人民永远记住试图抵赖的日本鬼子的血腥和残暴。

  

  电影《屠城血证》

  在聊天中,老师傅说:“听你口音,是安徽人吧,一定爱听黄梅戏喽。”

  笔者说起自己祖籍是皖西人,一下子又敲开了老师傅的话匣子。

  老师傅吸了口烟,神情缓和起来,说:”我们厂拍过一部大型电视剧,叫《严凤英》。就是反映你们安徽艺术家严凤英的片子。“

  笔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疑惑不解地问道:”电影制片厂不是拍电影的吗?为何拍起电视剧了?“

  老师傅抬起头,看着小区外面,神情淡定地道:”艺术的探索和创新是无止境的。我们厂拍出这部电视剧,在全国各地电视台播出后,反响非常强烈。当15集电视剧将艺术家严凤英的一生坎坷经历,展现在央视荧屏上,受到了无数观众的追忆和念想。“

  据了解,剧中的主人公严凤英由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扮演,唱腔圆润,身形具备严凤英当年的风采,她的磨难和挫折,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这部电视剧由严凤英的丈夫王冠亚先生参与编写,他呕心沥血为爱妻留下宝贵的影像,在余生中慢慢品味和追思......

  

  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主演电视剧《严凤英》剧照 陈方树供稿

  在谈话中,老师傅悄悄告诉笔者,厂子就要搬迁了,对这个厂子他是有感情的。

  至于原因,笔者也有所了解:如今电影行业普遍不景气,大片需要高成本制作,票房收益还不稳定。随着网络的普及,手机上啥都有。想把观众请进电影院,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这个不大的电影制片厂,正在进行着改革创新。笔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这几年来,南京电影制片厂一直在努力拍摄各种纪录片,坚持着,坚持着,将电影事业延续下去。

  

  外墙 南京有话说/拍摄

  告别老师傅,笔者沿着电影制片厂外围那高高的院墙,往前寻找。斑驳的墙头,锈迹的窗户,栩栩如生的鱼戏荷叶图,以及有着60年沧桑的梧桐树,见证了南京电影制片厂曾经的辉煌。

  来到正大门,”南京电影制片厂“七个大字依旧挺立。几位戴大檐帽的门卫在一丝不苟地引导进出车辆,坚守岗位。

  在征得门卫师傅的同意,笔者有幸进入厂内。这里,是市电视台的主阵地;经过门卫师傅的指引,笔者见到一幢大楼的墙面上,镶着”南京电影制片厂几个大字,就像和银幕上看到一样,让人感到很是亲切。

  

  南京有话说/拍摄

  笔者一转身,就被大楼边上的高大挺拔,排列整齐的水杉树吸引过去。这些大树郁郁葱葱,绿色粗壮,让人不忍移目。它们没有随电影业的兴衰而忘记自我奋起,从小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若是在这里,拍电影,电视剧,不是很有意境的嘛。笔者不禁为电影人的执着和细微精神所感动。是他们,默默撑起了中国电影,弘扬了影视文化艺术。真的要好好向他们致敬。

  

  南京电影制片厂院内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