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沁源」探访国宝《赵城金藏》藏匿地——沁源县水峪村

?

  

  金藏红谷 《赵城金藏》藏匿地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冒险从日寇魔爪控制下的洪洞县广胜寺抢救出未经传世的佛教典籍《赵城金藏》后,曾经在沁源县藏匿达4年之久。但是,究竟藏于何处,由于时间持久,当事人相继离世,加之当时属于绝对机密,故使其成为一团迷雾。但经过两年时间的深入研究和田野考察,专家组近日确认了《赵城金藏》抗战时期的藏匿地,位于沁源县聪子峪乡水峪村西水峪沟内的一处废弃煤窑内。这对沁源县来说,无疑是一则令人欣喜的好消息,藏经地的发现和认定,填补了《赵城金藏》贮运史的空白。那么《赵城金藏》是如何藏匿于我县,又为何藏匿了4年之久呢?让我们跟着专家们一起走进《赵城金藏》藏匿地——聪子峪乡水峪村,探访其背后的故事。

  《赵城金藏》是金代山西潞城民女崔法珍感念佛恩,断臂募资,聘请平水雕版高师历时30年刻印完成的一部汉文大藏经。因发现于山西赵城广胜寺,故后世称之为《赵城金藏》。《赵城金藏》既是一部佛教全书,也是一部涉及哲学、历史、文学、医学、建筑等诸多领域的传世古籍,原藏于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内。1942年2月,日本侵略者阴谋闯进广胜寺中搜查,为防《赵城金藏》落入日军之手,八路军地方武装遂组织力量夜入广胜寺,人背马驮,将4700余卷经卷运抵地委机关驻地亢驿村。为防止日军再次前来“夺宝”,地委将藏经秘密运抵沁源,移交太岳行署保管,将经卷藏在沁源山区一座废弃的煤窑里保存。

  

  ▲《赵城金藏》原件

  

  这是个立井,当时我才十多岁,在这里逃难。日本人在绵上驻扎了一个冬天,我就在这躲了三个月。人们都说这窑里藏着东西,还把外面堵了,人们就进不去。敌人三次进了这窑,也没有找到。

  

  《赵城金藏》转移到安泽的亢驿村以后也不安全,距离敌人很近,太岳区沁源这片是安全地带。

  

  《赵城金藏》原来是为了转移到延安的,但当时情况不允许,在如此恶劣的状态下带着金卷走,难度太大了。

  经当时负责组织实施抢经工作、时任中共太岳二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史健之子、《赵城金藏》历史研究专家李万里,副研究员、原沁县县志办太岳根据地史研究专家李国庆,沁源抗战史研究专家王箭等人多次深入考察,综合分析各类信息,在未发现新的更有价值线索的情况下,基本锁定水峪村煤窑为《赵城金藏》在沁源4年之久的藏匿地。

  

  ▲ 藏匿煤窑洞口

  

  我们找《赵城金藏》有五六年了,直到去年才找到这个地方。这是一件轰动全国的事,对沁源来说也是了不起的一个贡献。

  

  ▲ 采访掠影

件限制,有许多经卷均残破不堪,煤屑夹杂,甚至状若棉絮。后由国家图书馆组织高级装裱师傅,经过17年的精心修复,最终抢救整理4813卷,在当今世界上已成孤本的《赵城金藏》以其历史悠久和卷目完整而成为我国国家图书馆四大专藏之一,与《敦煌遗书》、《永乐大典》、《四库全书》一起展于国家图书馆内。藏经地的发现和认定,填补了《赵城金藏》贮运史的空白。我县已决定将当年藏经的水峪沟峡谷开发成“金藏红谷”,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弘扬红色太岳精神。

  

沁源县广播电视台)

张文卫)

  

  金藏红谷 《赵城金藏》藏匿地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冒险从日寇魔爪控制下的洪洞县广胜寺抢救出未经传世的佛教典籍《赵城金藏》后,曾经在沁源县藏匿达4年之久。但是,究竟藏于何处,由于时间持久,当事人相继离世,加之当时属于绝对机密,故使其成为一团迷雾。但经过两年时间的深入研究和田野考察,专家组近日确认了《赵城金藏》抗战时期的藏匿地,位于沁源县聪子峪乡水峪村西水峪沟内的一处废弃煤窑内。这对沁源县来说,无疑是一则令人欣喜的好消息,藏经地的发现和认定,填补了《赵城金藏》贮运史的空白。那么《赵城金藏》是如何藏匿于我县,又为何藏匿了4年之久呢?让我们跟着专家们一起走进《赵城金藏》藏匿地——聪子峪乡水峪村,探访其背后的故事。

  《赵城金藏》是金代山西潞城民女崔法珍感念佛恩,断臂募资,聘请平水雕版高师历时30年刻印完成的一部汉文大藏经。因发现于山西赵城广胜寺,故后世称之为《赵城金藏》。《赵城金藏》既是一部佛教全书,也是一部涉及哲学、历史、文学、医学、建筑等诸多领域的传世古籍,原藏于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内。1942年2月,日本侵略者阴谋闯进广胜寺中搜查,为防《赵城金藏》落入日军之手,八路军地方武装遂组织力量夜入广胜寺,人背马驮,将4700余卷经卷运抵地委机关驻地亢驿村。为防止日军再次前来“夺宝”,地委将藏经秘密运抵沁源,移交太岳行署保管,将经卷藏在沁源山区一座废弃的煤窑里保存。

  

  ▲《赵城金藏》原件

  

  这是个立井,当时我才十多岁,在这里逃难。日本人在绵上驻扎了一个冬天,我就在这躲了三个月。人们都说这窑里藏着东西,还把外面堵了,人们就进不去。敌人三次进了这窑,也没有找到。

  

  《赵城金藏》转移到安泽的亢驿村以后也不安全,距离敌人很近,太岳区沁源这片是安全地带。

  

  《赵城金藏》原来是为了转移到延安的,但当时情况不允许,在如此恶劣的状态下带着金卷走,难度太大了。

  经当时负责组织实施抢经工作、时任中共太岳二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史健之子、《赵城金藏》历史研究专家李万里,副研究员、原沁县县志办太岳根据地史研究专家李国庆,沁源抗战史研究专家王箭等人多次深入考察,综合分析各类信息,在未发现新的更有价值线索的情况下,基本锁定水峪村煤窑为《赵城金藏》在沁源4年之久的藏匿地。

  

  ▲ 藏匿煤窑洞口

  

  我们找《赵城金藏》有五六年了,直到去年才找到这个地方。这是一件轰动全国的事,对沁源来说也是了不起的一个贡献。

  

  ▲ 采访掠影

件限制,有许多经卷均残破不堪,煤屑夹杂,甚至状若棉絮。后由国家图书馆组织高级装裱师傅,经过17年的精心修复,最终抢救整理4813卷,在当今世界上已成孤本的《赵城金藏》以其历史悠久和卷目完整而成为我国国家图书馆四大专藏之一,与《敦煌遗书》、《永乐大典》、《四库全书》一起展于国家图书馆内。藏经地的发现和认定,填补了《赵城金藏》贮运史的空白。我县已决定将当年藏经的水峪沟峡谷开发成“金藏红谷”,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弘扬红色太岳精神。

  

沁源县广播电视台)

张文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