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特: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原创夜雨凝的历史屋2019.7.21我要分享

  历尽风波老境侵,一麾重寄蜀山阴。汉末人才如过江之卿,能在史书中立传的终究是少数,能在犄角旮旯里留名的都不多。本篇来聊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张特,字子产。

  

  张特是幽州涿郡人,其实汉末涿郡出了不少名士,列一份名单:卢植、李立、孙资、刘放、卢毓、刘备、张飞、简雍,这里边除了简雍稍差些,剩下的都算是朝中重臣,李立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他是曹操任命的荆州刺史。

  “后无几,太祖平荆州,以涿郡李立字建贤为荆州刺史。”——《三国志·刘表传》注引《搜神记》

  关于张特的记载极少,只有新城之战时他才被提及。这里的“新城”指的是合肥新城,这是满宠在青龙元年(233年)修建的,吴国更容易进攻原先的合肥城,为此满宠建议依险筑城。合肥新城离河边较远,使得吴国兵马上岸要前行的距离更远,容易造成进退失据的局面。

  “贼往甚易,而兵往救之甚难,宜移城内之兵,其西三十里,有奇险可依,更立城以固守,此为引贼平地而掎其归路,於计为便”——《三国志·满宠传》

  张特最开始只是牙门将,他统属于镇东将军诸葛诞,而诸葛诞是在嘉平三年(251年)被任命为镇东将军的。诸葛诞还看不上张特的能力,打算把张特遣返回去当护军。等到毌guàn丘俭接替诸葛诞,这才任用张特驻守合肥新城。

  嘉平四年(252年),诸葛诞、毌丘俭、王昶chǎng、胡遵等人率领大军伐吴,不过被吴国击退,丁奉在这一战中大放异彩。嘉平五年(253年),诸葛恪反攻魏国,等到诸葛恪围攻合肥新城时,张特、乐方部下一共只有3000人。

  在与诸葛恪交战多时后,城中吏民损失过半,诸葛恪还筑起了土山准备一举攻下合肥新城。张特眼见形势如此严畯,就开始忽悠诸葛恪,张特说“我已经无心恋战,但是魏国法律规定被围困一百天以上还没人救援的投降者,才不会连坐其家属,现在已经90多天啦,城中已死伤过半,剩下的人交给我劝说,就以我的印绶为凭证吧”。

  张特把印绶扔下了城,吴军没人过来捡,但也没再发动进攻。张特趁着这喘息的机会连夜修筑防御工事,第二天吴军再来时,张特才吐露真心话“在我这只有战死!”张特的缓兵之计确实有效,凭借着顽强的防守,吴军始终没能攻克合肥新城,最终诸葛恪无奈退去。

  诸葛恪退兵不光是张特一人的功劳,魏国这边有司马孚带来的20万援军,吴军还遭遇了疫病,而且诸葛恪不顾将领们的劝说,强行压下了军中的言论,弄得士卒们苦不堪言,这削弱了吴军的战斗力,也造成了更大的伤亡。最终张特凭功封侯,后来担任安丰太守。

  “时吴将诸葛恪围新城,以孚进督诸军二十万防御之”——《晋书·司马孚传》

  “夏四月,围新城,大疫,兵卒死者大半”——《三国志·孙亮传》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历尽风波老境侵,一麾重寄蜀山阴。汉末人才如过江之卿,能在史书中立传的终究是少数,能在犄角旮旯里留名的都不多。本篇来聊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张特,字子产。

  

  张特是幽州涿郡人,其实汉末涿郡出了不少名士,列一份名单:卢植、李立、孙资、刘放、卢毓、刘备、张飞、简雍,这里边除了简雍稍差些,剩下的都算是朝中重臣,李立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他是曹操任命的荆州刺史。

  “后无几,太祖平荆州,以涿郡李立字建贤为荆州刺史。”——《三国志·刘表传》注引《搜神记》

  关于张特的记载极少,只有新城之战时他才被提及。这里的“新城”指的是合肥新城,这是满宠在青龙元年(233年)修建的,吴国更容易进攻原先的合肥城,为此满宠建议依险筑城。合肥新城离河边较远,使得吴国兵马上岸要前行的距离更远,容易造成进退失据的局面。

  “贼往甚易,而兵往救之甚难,宜移城内之兵,其西三十里,有奇险可依,更立城以固守,此为引贼平地而掎其归路,於计为便”——《三国志·满宠传》

  张特最开始只是牙门将,他统属于镇东将军诸葛诞,而诸葛诞是在嘉平三年(251年)被任命为镇东将军的。诸葛诞还看不上张特的能力,打算把张特遣返回去当护军。等到毌guàn丘俭接替诸葛诞,这才任用张特驻守合肥新城。

  嘉平四年(252年),诸葛诞、毌丘俭、王昶chǎng、胡遵等人率领大军伐吴,不过被吴国击退,丁奉在这一战中大放异彩。嘉平五年(253年),诸葛恪反攻魏国,等到诸葛恪围攻合肥新城时,张特、乐方部下一共只有3000人。

  在与诸葛恪交战多时后,城中吏民损失过半,诸葛恪还筑起了土山准备一举攻下合肥新城。张特眼见形势如此严畯,就开始忽悠诸葛恪,张特说“我已经无心恋战,但是魏国法律规定被围困一百天以上还没人救援的投降者,才不会连坐其家属,现在已经90多天啦,城中已死伤过半,剩下的人交给我劝说,就以我的印绶为凭证吧”。

  张特把印绶扔下了城,吴军没人过来捡,但也没再发动进攻。张特趁着这喘息的机会连夜修筑防御工事,第二天吴军再来时,张特才吐露真心话“在我这只有战死!”张特的缓兵之计确实有效,凭借着顽强的防守,吴军始终没能攻克合肥新城,最终诸葛恪无奈退去。

  诸葛恪退兵不光是张特一人的功劳,魏国这边有司马孚带来的20万援军,吴军还遭遇了疫病,而且诸葛恪不顾将领们的劝说,强行压下了军中的言论,弄得士卒们苦不堪言,这削弱了吴军的战斗力,也造成了更大的伤亡。最终张特凭功封侯,后来担任安丰太守。

  “时吴将诸葛恪围新城,以孚进督诸军二十万防御之”——《晋书·司马孚传》

  “夏四月,围新城,大疫,兵卒死者大半”——《三国志·孙亮传》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