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健在“慰安妇”:只要走得动也想赴日打官司

住在海南的“慰安妇”:希望正义展现“希望日本政府忏悔和道歉”70多年前入侵海南岛的日本侵略者实施了人类战争史上最肮脏、最无耻的军妓制度 一个接一个的年轻女子在驻扎在海南各地的日本军队的舒适站被残酷践踏。 那些可怕的经历像恶魔一样萦绕在这些幸存的“慰安妇”心中。

无数次非人的折磨变成了无数的噩梦,把他们从睡眠中唤醒.

他们曾经遭受的身心痛苦现在已经成为最痛苦的记忆,他们希望日本政府认罪道歉,渴望表现出正义和良知。

继昨日回访生活在澄迈和高玲的四位慰安妇后,《南国都市报》继续发表回访生活在保亭和陵水的慰安妇的报道,倾听她们的心声。

□南方都市报记者奥王坤严阵/刘文孙谋/图

在保亭里苗族自治县甲茂镇李茂村,陈林村住在他侄女的女婿家里。当谈到被日本人迫害时,老人忍不住流泪。

陈林春

只要他能走路,他就想去日本打官司。

想起过去,他发烧了,整夜睡不着。

被日军羞辱的日子仍然是陈林村老人的噩梦。 89岁的时候,她的眼泪似乎源源不断,每一段记忆似乎都像怪兽一样撕裂着她的脑袋。当她受到重创时,她会咳嗽发烧。

“一想到这件事,我头脑发热,整夜睡不着觉 ”陈林村疼得抚着额头

8月11日上午11: 00,在保亭里苗族自治县甲茂中学陈林村的亲戚家中,陈林村的老人穿着蓝白碎花的新衣服,灰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 坐在家里的客厅里,坐着就是一天。

陈林村记得,当她大约14岁的时候,侵略军强迫她和黄玉峰、陈金雅等来自同一个村子的人一起在甲茂日军据点为日军修路。

陈林村仍然记得,当日军第一次到达时,他们正在驾驶飞机到处轰炸。那时,许多村民非常害怕,他们藏在山里。她的父亲在逃跑途中死亡,被抓为劳工。 后来,陈林村的大女儿为母亲工作。她被带到木珠村(现在的世界水乡)修路。从早到晚,日军只提供一些盐和大米,晚上睡在工棚里。 然而,修路只是一个幌子。

一天晚上,一名日本士兵引诱陈林村到河边抓鱼并强奸了她 陈林村受不了折磨,选择逃跑,但被日军俘虏。在遭到毒打后,陈林村被强行送到了安慰站。

不久,陈林村病重。 这家人谎称要带她回去接受治疗,并在治疗后将她送回。 从魔洞出来后,陈林村不敢回家,躲在附近的山里,找到了一个名叫“天德”的草药医生来看她。吃草药一个多月是件好事。 为了避免日军的搜查,她曾经藏在一个装满大米的竹制容器里,然后藏在山里,直到日本人在回家前投降。

陈林村有4个孩子(2男2女)。现在,她和她的第二个儿子住在一起。她的所有孩子都在农村工作,生活贫困。

8月14日,志愿者陈侯智将带陈林村去浙江温州参加一个关于“慰安妇”的活动 这让从未出过城的陈林村很期待。

“现在我的腿和脚不方便,冷的时候我的关节会痛 "但是当记者提到日本军队并谴责日本侵略者时,陈林春恢复了精神."只要我还能走路,我也会去日本讨回公道。" “

郑亚红无助地坐在屋檐下,双脚沾满绿色草药,双脚扭曲变形 8月11日下午1点左右,陵水镇祖官村委会的午后阳光火辣辣的,当“郑亚红”提到这一点时,他悲伤而痛哭 96岁的郑亚红,满头白发,从积满灰尘的木床上爬下来,用手和脚,一点一点地走到门檐。 她的身上沾满了泥,衣服被汗水湿透了。

一个多月前,郑亚红因意外摔倒而股骨骨折。 由于她的特殊“身份”,一个慈善机构帮助她支付了2000多元的治疗费用。

郑亚红的特殊“身份”直到今年才得到确认 志愿者陈侯智从陈亚边老“慰安妇”幸存者那里得知,陵水本豪镇祖官村委会莫岳村的郑亚红也成了“慰安妇” 后来,多方证实郑亚红也是“慰安妇”的幸存者 她也成为海南发现的最新活着的“慰安妇”

当记者提到日本侵略者时,郑亚红有时激动地像枯树一样挥舞双手,有时痛哭流涕。他的声音尖锐而令人心碎。

老郑亚红的生活很坎坷 当她大约20岁的时候,因为她的叔叔是游击队员,她被介绍给游击队送食物和做饭。

日军发现后,怀疑她的家人是共产党。 1939年10月,日军去搜查郑亚宏的家人。付正逃走了。郑的母亲在山上被日军刺死,而郑亚宏被抓获。 日本军队看到她年轻漂亮,怀有恶意。他们不仅强奸了她,还惩罚了她。

“起初我想跑,但是日本人让狗追我,我全身都受伤了 ”郑亚红说这话时,心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双手抱着衣服颤抖着

郑亚红的弟弟,85岁的郑德民仍然记得,“当时,有人说日本人会开枪打我妹妹。我利用黑暗,日本人都睡觉来救她。” “1940年1月的一天,郑德民拧开了郑亚鸿脚上的刑具,救出了郑亚鸿

郑亚红40多岁就结婚了 十一年前,她的儿子因病去世,这又给家庭带来了麻烦。

郑亚红每月可以得到民政部门给她的200元补贴,但对于经常遭受腰疼和腿疼的老人来说,这一点钱是杯水车薪。 她的两只脚扭曲变形了。这种哭声不时让她的儿媳妇卓雅强难过。

卓天梅,陵水黎族自治县祖官镇苏丰村,现在和她的儿子住在一起。 平时,老人不出门,也不敢看日本侵华的电视剧。他们经常梦见日本军队正在追赶她。

卓梅田

仍然会从噩梦中醒来

当她在电视上看到日军时会躲起来

陵水祖官镇苏丰村。90岁的卓梅田阿宝静静地坐在她的小房间里 现在,她耳朵、眼睛、手和脚都患有风湿病,许多疾病 不久前,卓梅田病得很重,不能在床上移动。她吃了,喝了,散了一地,将近一个月没起床。

8月11日下午,当《南国都市报》的记者来到卓梅田奶奶家时,她冷酷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似乎在等待记者的到来。 但是当问到日本侵略者时,麻婆凹陷的眼睛又呆滞了,盯着一个方向,沉默了很久

约14岁时,卓梅田被日军俘虏,当时他是一名童工 她负责为日本军队每天洗澡提水,并做一些家务,如洗衣服、洗菜、扫地等。 不幸的是,一天晚上,几个喝醉的日本士兵把卓梅田拖进厨房的柴火堆里轮奸卓梅田。

“我被他们折磨了很长时间。我浑身颤抖,冒着冷汗,想哭也哭不出来……”卓梅田向媒体回忆说,她很瘦但是很漂亮,所以她经常被欺负。 一旦不听话,稍有反抗,日本人就会痛骂她体罚

这种非人的折磨持续了大约3年,直到日本投降。“没有人知道我们当时的生活不像人类的生活。” 日本投降后,被折磨致死的卓梅田被好人遣送回国。

现在,老人又回头看了看,沉默了很久,说:“那时,有七个小妹妹和我一起去。最后,只有我和另一个小妹妹出来了。” 其余的都死了。 “

解放后,卓梅田在祖官镇嫁给了一个村民,先后生了五个孩子。 现在他的妻子去世了,老人和他的儿子陈道人住在一起。

我的儿子陈道仁对他母亲年轻时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难过。 在他的印象中,他的母亲特别害怕在电视上看到日本侵略者的照片。"当她在电视上看到日本军队时,她会躲起来。" 回到你的小房间,坐在那里发呆 "

“现在妈妈仍然会做噩梦 她说她梦见日本人追上了她。她像疯了一样跑着,但她跑不掉,醒来时吓了一跳。 “每次我听妈妈说起噩梦,陈道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像其他幸存的“慰安妇”一样,卓梅田也期待着日本政府的道歉

陈亚卞现在住在陵水黎族自治县祖官疗养院,常年头痛背痛。

陈亚卞

被日军强行招募为“慰安妇”已有近4年了

渴望听到日本人临死前道歉的消息

88岁的陈亚卞躺在陵水本豪镇养老院的床上 看到记者来了,老人喃喃自语道:“我马上就要死了,所以你应该多来看看我。” 如果你不来,我会难过的。 “

过了一会儿,老人坚持要坐起来,在床前的凳子上打开一个装有药片的小纸袋,拿起杯子吃药。 她把药片倒进左手的心脏,把手放进嘴里,一颗药丸飞了出来。 她看着地上,手里拿着一块写字板,却找不到。 她喝水,把药片吞下嘴里。

“我胸口疼,而且一直疼到后面 “在这个不大的小房间里,陈亚打自己照顾自己,偶尔住在养老院的其他老人也来帮助她

陈亚边指着她疼痛的胸膛,想起了当她被日本侵略者强迫成为慰安妇时,她还不到15岁。如果她不服从,日本军队会用棍子打她胸部和背部。

1942年春天,陈亚卞在砧板上被抓。她被锁在两栋简单的木屋里,成了一名普通的慰安妇,由日本士兵日夜轮班看守。 后来,她被送到富士桥安慰站。

陈亚卞遭受了近四年的非人折磨。直到日本投降,他才离开洞穴与家人团聚。

“在军营里,我白天给日军做饭和收拾房子,晚上给日本官兵发泄。有时我在白天被日本官兵强奸。 陈亚卞曾向媒体讲述了那一年的悲惨经历

解放后,陈亚卞先找到了别人 然而,由于战争期间遭受的严重破坏,她患有严重的妇科疾病。 陈亚卞有六次流产,最后在她40岁的时候生了一个女儿。

现在,老人更愿意提到,“日本人什么时候会向我们道歉?”

自2001年7月提起诉讼以来,五年后的2006年,陈亚卞作为“慰安妇”的代表来到日本出庭 最终,法院承认日本军队在海南实施了暴力,但也以“国家没有责任回答”和“诉讼时效已过”为由做出了不利于中国的裁决

在日本亲耳听到这句话深深伤害了陈亚扁的心。现在回想起来,陈亚边说,“我在日本吃得不好,睡得不好。我看到日本人都不舒服。” ”老人说,胸口又疼了 她从枕头里拿出一盒消炎止痛膏药,撕开,一盒贴在胸前,一盒贴在前额。

上个月,陈亚扁几乎每天都吃药,身体虚弱。 这使陈亚变得似乎有死亡的预感。 但在老人的心里,她仍然渴望着,“我希望有一天,在我死前,你(记者)能给我带来好消息:日本人道歉了,给了我们正义。” “

黄有亮瘦小的身体,体重不到40公斤,蜷缩在油漆剥落的木床上

黄有亮

无法打赢这场官司,死时也无法闭眼。

那一年的痛苦记忆挥之不去。

黄有亮住的瓦房干净整洁,床井井有条。 在床边的竹席下,她塞了几块止痛贴。她手上和脚上的旧伤口一复发,她就拿出止痛贴贴在身上。

8月12日上午,南国都市报记者看到黄有亮的左手和右脚都贴上了白色的止痛贴纸,散发出强烈的药味。

黄有亮生于1927年,现居陵水黎族自治县颍州镇牟帕村委会一堆村。 黄有亮是“慰安妇”的幸存者之一,她们第一次来到海南起诉日本政府,并前往东京地方法院出庭作证。

1941年,日军占领了黄有亮的家乡,陵水田字镇马葭村 今年11月的一天,14岁的黄有亮被日军赶回家,在收割水稻时遭到性侵犯。 从那以后,魔鬼每天晚上都来到她家门口,所以她不得不躲在邻居家。 找不到任何人的魔鬼拳打脚踢黄有亮的父母。黄有亮不得不放弃躲藏和抵抗。

但是很快,日军又在藤原军营的舒适站抓获了黄有良。年轻的黄有亮在那里被欺负,他的许多同伴因为受苦而自杀。 直到1944年6月,黄有亮的父亲为了救他的女儿,联合村民欺骗日军说他已经死了,他的家人想让黄有亮回去参加他的葬礼。 黄有亮获救后,他的家人也叫黄有亮自杀了。为了赢得日军的信任,他还建造了一座假坟墓。

黄有亮说她的家人连夜逃到保亭,直到日本投降才回家。

现在,黄有亮已经很老了。她被日军毒打,患有腰椎和其他疾病。她的腰疼得几乎走不动了。 在与记者交谈时,她只能坐起来,被子紧贴在腰上,修长干瘪的双腿弯曲。 儿孙们有时会把她推出去晒太阳。黄有亮一次“享受”坐在院子里不到半个小时。

现在,当天气变冷时,老人的手和脚又肿又痛。他晚上睡不着。他必须注射以减轻肿胀和疼痛。 一个月至少注射两到三次需要200到300元,政府的补贴是不够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黄有亮不仅要忍受各种疾病,还要忍受精神折磨。 这是一段隐藏在老人心中却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 2001年7月,海南“慰安妇”事件的8名幸存者,包括黄有亮、陈亚卞和林金雅,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公开为她们的无辜道歉并给予相应赔偿。 2001年12月底,原告代表黄有亮前往日本出庭作证。

现在,14年过去了,黄有亮仍然没有提起诉讼。 她仍然记得她曾经说过的话,“如果我赢不了官司,我死时不会闭眼!”

然而,直到现在,她仍然不知道确切的判决 也许是因为每个人都不忍心告诉她败诉的结果。 老人问,“经过这么多年的诉讼,我们还没有赢吗?”

“很快,我们会赢的 ”听到记者的回答,老人轻轻点头,露出了笑容

黄有亮瘦小的身体,体重不到40公斤,蜷缩在油漆剥落的木床上。

陈亚卞现在住在陵水黎族自治县祖官疗养院,常年头痛背痛。

卓梅田和她的儿子住在陵水黎族自治县祖官镇苏丰村 平时,老人不出门,也不敢看日本侵华的电视剧。他们经常梦见日本军队正在追赶她。

在保亭里苗族自治县甲茂镇李茂村,陈林村住在他侄女的女婿家里。当他谈到被日本人迫害时,老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郑亚红无助地坐在屋檐下,双脚沾满绿色草药,双脚扭曲变形。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陈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