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川实验中学怒吼与张清林老师的沉默:常仁尧是你们的学生吗?

  栾川实验中学怒吼与张清林老师的沉默:常仁尧是你们的学生吗?

  昨天,就在昨天,常仁尧因为打骂曾经的班主任张清林案一审宣判,获刑一年半。法院大致是从打人、录像和网上传播的影响三个主要法律事实来认定。尤其考量了老师这一特殊身份。定性为寻衅滋事。本文无意从法律角度去解读。

  此案,如果不涉及师生关系,那也就没有那么复杂吧?正是由于是师生关系,才使得本案牵扯了太多人的眼球,尤其是网上的两边站队泾渭分明。由于此案的特殊性,许多媒体关注并在一直关注。一审法院也是慎重,邀请了人大等代表旁听。也想藉此做一些有益的普法。

  好在有部分审判视频,我们得以看到部分庭审现场。

  才知道相关的数据之详实。可是,对于视频是谁上传到网上,至今,没有明确?既然,网上扩散也是作为考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什么不査实是谁再次传播?推波助澜的背后推手是谁?现在查实这点有什么技术困难么?这一点并没有给出明确交待,而唯一能证实的是,基本确定不是常仁尧自己上传的。---当然与他自己让人录制视频是密不可分。为什么公诉词在这一点上不做厘清?不追究呢?

  常仁尧打班主任张清林老师几个月后,曾经的母校栾川实验中学的控告信,犹如惊天炸雷,引爆了几乎整个老师群体。当然,看了庭审资料才知道是副校长操刀并投递的控告信。把本来只是常仁尧与张清林老师之间的个人恩怨,硬生生竖起一片老师的群体来。打张清林老师就是对整个老师群体的不尊重。是大逆不道的事!可是,当在庭上作证的田校长面对询问是否了解过张清林老师打没有打过常仁尧的时候,他则以他那时候还没有来栾川实验学校工作为由来搪塞开。作为学校主要负责人之一,又亲力亲为控告学生常仁尧。为何不可以做一些基本情况了解?为什么选择性的了解情况?对于张清林老师被打后的种种心情状态都很清楚的表述,而为什么就不问问曾经打过常仁尧?怎么打的?为什么不问问?可否做一些调和工作?为什么一定要把本已经没什么动静的两人之间的恩怨由控告信始又急速扩散为社会事件?栾川实验中学的这样操作真的合适?一方面,是强调常仁尧打的是老师。也就是说常仁尧是你们的学生,而,整体观察下来,栾川实验学校的作为,有哪一点体现出了老师对于自己学生的爱护之意宽宥之心?张清林老师只能是代表他本人。又有多少老师会给学生背插木牌?学生倒地后还要踢头再踢头?如果常仁尧不是你们的学生,如果常仁尧与张清林不是师生关系,案件会是什么走向?不能一方面强调是学生打老师,一方面又丝毫体现不出老师对于学生的关爱?有这样的学校?有这样的老师?

  张清林老师始终没有发声,也不露面,既不接受道歉,也没有亲自主张追究学生常仁尧的法律责任。其情可以理解。不必要苛求他表现得更大度。也无需进一步要求他说明一下是否真的如常仁尧所表述的那样做法。有道是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有错改之善莫大焉!然而,勇于承认错误是一种人生智慧!张清林老师的沉默,或许可以理解为气恼,又抑或为是自责。当然,或许是想息事宁人,也许有悲观的情绪。。。。。。不便妄加猜测。但是。有一点可以大胆的推定,曾经的学生,即便是二十年后打了自己四巴掌又一拳的常仁尧,因此被关押了两百多天后,等来的是一年半的刑期,这一法律事实,怎么也不会是他想要的结果吧?难道事情从来没有转圜的时机?或者相对合适的结果?这个判决,估计对于张清林老师本人来讲,亚历山大!也不可能不是真实!?

  法律是严肃的。法律也是有温度的!

  老师是值得尊重的!学生也应得到爱护!况且,这个学生不是仇视的所有打过教过他的老师。相反,他还曾经帮助过他的老师!

  通观整个事件的演变。特别是栾川实验中学的田副校长的说词来看。真的想问一句。常仁尧不是你的学生,你根本没有把当做你们学校的学生?因为,你们对他一点点的同情也没有,一种置人于“死地”的做派!一点共情心也没有,根本不屑于调查一下是否张清林老师真的打过常仁尧?你们把常仁尧看做是自己学生的唯一理由是,因此可以冠以不尊师的名义进而绞杀!

  教育是温情的!教育当然有严肃的一面!严肃是爱的另一面的体现。

  通观来看。没有看到教育!有的是干巴巴的所谓“师道尊严”!一个不受学生发自内心崇拜的所谓尊严!只见所谓尊严,而师道则渐行渐远。。。。。。。。。从学校的控告信的初心开始!

  栾川实验中学怒吼与张清林老师的沉默:常仁尧是你们的学生吗?

  栾川实验中学怒吼与张清林老师的沉默:常仁尧是你们的学生吗?

  栾川实验中学怒吼与张清林老师的沉默:常仁尧是你们的学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