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醇夏------萤火虫之瓶》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鬼!”汤姆大声喊道。

  “不是鬼,”一个声音回答道,“是我。”

  散发着苹果味道的黑黢黢的卧室里洒进来一片可怖的光。一个一品脱大小的玻璃罐,里面装满了什么忽闪忽闪的东西,瓶子像是悬挂在半空中,发出苍白的光。

  道格拉斯的眼睛里满是黯淡和严肃。他的脸和手上皮肤的颜色很深,在黑暗中几乎无法识别,再裹上件睡衣,看上去活像是个鬼魂。

  “天哪!”汤姆惊叹道,“二三十只萤火虫!”

  “嘘,小声点,不要叫!”

  “你抓这个干吗?”

  “晚上我们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的时候经常被抓住,对不对?但是谁也不会怀疑一个用过的瓶子里装着的萤火虫。大人们只会觉得这顶多是一个夜间博物馆而已。”

  “道格,你真是个天才!”

  但是道格没有答话。他庄重地将这一罐子忽明忽暗的信号灯放在床头柜上,拿出那个写字板和铅笔,写下大段大段的话。萤火虫发出的光亮起,熄灭,再亮起,再熄灭,他的眼睛盯着写字板上那十几张映着惨绿色微光的纸,定定地坐着,一动也不动,持续了二十分钟,擦了写,写了擦,他要把自己关于这个季节的所有想法和心思统统写下来。汤姆凑过来看,却被这瓶子里四处跳跃的昆虫吸引了。他实在太困了,沉沉地睡着了,再次醒来,他发现道格拉斯还在奋笔疾书。他已经写到最后一页纸,总结也快完成了。

  很多东西都不可靠,因为……

  ……比如说机器,终归会散架,会生锈烂掉,或者可能根本就无法完工……或者只能扔在车库了………

  ………比如说网球鞋,怎么跑也只能这么快,只能这么快,再快些就会被地球拉回来……

  ……比如说有轨电车。就算车身很大,但总会开到轨道的尽头……

  很多人都不可靠,因为………

  ……有的人离开了

  ……不认识的人死了

  ………你熟悉得不得了的人死了

  ………朋友死了

  ………就如书上所描述的那样,人会杀人

  ………自己的父母也会辞世

  所以………

  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再慢慢地将空气吐出,又憋住一口气,然后让空气从紧咬的牙齿缝里泄出。

  所以。最后的内容,他所写的每一句话都加上了下划线。

  所以如果有轨电车、代步车、好朋友、最好的朋友都会离开一段时间或者永远地离开,或者变得锈迹斑斑,腐朽烂摔;如果人会被人杀死;如果像大奶奶这样应该长命百岁的人都会死去……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道格拉斯·斯波尔丁,在某一天……也肯定会………

  可能是被他这一连串的冷峻思考所折磨,那些萤火虫都耗尽了精力,悄悄地熄灭了光芒。

  再也写不了了,道格拉斯心里想。我以后也不会再写了,再也不写了,今晚上也不写了。

  他扶了扶撑着脑袋酣然入眠的汤姆,拉着弟弟的胳膊,让他躺到床上去。

  道格拉斯拿起那个玻璃罐。罐子里暗下来的那些小灯笼又开始发出冷冷的光,似乎是他的手掌给予了它们力量一样。他从本来要写下总结陈词的地方拿起这个罐子。还有最后的话语等着他来写完,但是他没有继续,而是走到窗户跟前,推开了纱窗。他打开缠在罐子口上的绳子,倾斜着瓶子,让萤火虫一只只飞走。萤火虫犹如一道道惨白的流光,飞向那漆黑的夜空。它们重新拾起了飞翔的勇气,飞走了。

  道格拉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它们像是这个已经逝去的世界遗落的一丝苍白的忽明忽暗的残余,也像是他手掌上的希望留下的淡淡的余温,离开了他的脸颊、他的身体以及这个空间,飞向无尽的黑暗之中。它们飞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玻璃罐在他的手上。可是这罐子哪里能懂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把罐子放进被窝里,伴着他一起入眠……

  

  我是个小迷妹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0

  2019.08.19 00:19

  字数 1283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鬼!”汤姆大声喊道。

  “不是鬼,”一个声音回答道,“是我。”

  散发着苹果味道的黑黢黢的卧室里洒进来一片可怖的光。一个一品脱大小的玻璃罐,里面装满了什么忽闪忽闪的东西,瓶子像是悬挂在半空中,发出苍白的光。

  道格拉斯的眼睛里满是黯淡和严肃。他的脸和手上皮肤的颜色很深,在黑暗中几乎无法识别,再裹上件睡衣,看上去活像是个鬼魂。

  “天哪!”汤姆惊叹道,“二三十只萤火虫!”

  “嘘,小声点,不要叫!”

  “你抓这个干吗?”

  “晚上我们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的时候经常被抓住,对不对?但是谁也不会怀疑一个用过的瓶子里装着的萤火虫。大人们只会觉得这顶多是一个夜间博物馆而已。”

  “道格,你真是个天才!”

  但是道格没有答话。他庄重地将这一罐子忽明忽暗的信号灯放在床头柜上,拿出那个写字板和铅笔,写下大段大段的话。萤火虫发出的光亮起,熄灭,再亮起,再熄灭,他的眼睛盯着写字板上那十几张映着惨绿色微光的纸,定定地坐着,一动也不动,持续了二十分钟,擦了写,写了擦,他要把自己关于这个季节的所有想法和心思统统写下来。汤姆凑过来看,却被这瓶子里四处跳跃的昆虫吸引了。他实在太困了,沉沉地睡着了,再次醒来,他发现道格拉斯还在奋笔疾书。他已经写到最后一页纸,总结也快完成了。

  很多东西都不可靠,因为……

  ……比如说机器,终归会散架,会生锈烂掉,或者可能根本就无法完工……或者只能扔在车库了………

  ………比如说网球鞋,怎么跑也只能这么快,只能这么快,再快些就会被地球拉回来……

  ……比如说有轨电车。就算车身很大,但总会开到轨道的尽头……

  很多人都不可靠,因为………

  ……有的人离开了

  ……不认识的人死了

  ………你熟悉得不得了的人死了

  ………朋友死了

  ………就如书上所描述的那样,人会杀人

  ………自己的父母也会辞世

  所以………

  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再慢慢地将空气吐出,又憋住一口气,然后让空气从紧咬的牙齿缝里泄出。

  所以。最后的内容,他所写的每一句话都加上了下划线。

  所以如果有轨电车、代步车、好朋友、最好的朋友都会离开一段时间或者永远地离开,或者变得锈迹斑斑,腐朽烂摔;如果人会被人杀死;如果像大奶奶这样应该长命百岁的人都会死去……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道格拉斯·斯波尔丁,在某一天……也肯定会………

  可能是被他这一连串的冷峻思考所折磨,那些萤火虫都耗尽了精力,悄悄地熄灭了光芒。

  再也写不了了,道格拉斯心里想。我以后也不会再写了,再也不写了,今晚上也不写了。

  他扶了扶撑着脑袋酣然入眠的汤姆,拉着弟弟的胳膊,让他躺到床上去。

  道格拉斯拿起那个玻璃罐。罐子里暗下来的那些小灯笼又开始发出冷冷的光,似乎是他的手掌给予了它们力量一样。他从本来要写下总结陈词的地方拿起这个罐子。还有最后的话语等着他来写完,但是他没有继续,而是走到窗户跟前,推开了纱窗。他打开缠在罐子口上的绳子,倾斜着瓶子,让萤火虫一只只飞走。萤火虫犹如一道道惨白的流光,飞向那漆黑的夜空。它们重新拾起了飞翔的勇气,飞走了。

  道格拉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它们像是这个已经逝去的世界遗落的一丝苍白的忽明忽暗的残余,也像是他手掌上的希望留下的淡淡的余温,离开了他的脸颊、他的身体以及这个空间,飞向无尽的黑暗之中。它们飞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玻璃罐在他的手上。可是这罐子哪里能懂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把罐子放进被窝里,伴着他一起入眠……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鬼!”汤姆大声喊道。

  “不是鬼,”一个声音回答道,“是我。”

  散发着苹果味道的黑黢黢的卧室里洒进来一片可怖的光。一个一品脱大小的玻璃罐,里面装满了什么忽闪忽闪的东西,瓶子像是悬挂在半空中,发出苍白的光。

  道格拉斯的眼睛里满是黯淡和严肃。他的脸和手上皮肤的颜色很深,在黑暗中几乎无法识别,再裹上件睡衣,看上去活像是个鬼魂。

  “天哪!”汤姆惊叹道,“二三十只萤火虫!”

  “嘘,小声点,不要叫!”

  “你抓这个干吗?”

  “晚上我们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的时候经常被抓住,对不对?但是谁也不会怀疑一个用过的瓶子里装着的萤火虫。大人们只会觉得这顶多是一个夜间博物馆而已。”

  “道格,你真是个天才!”

  但是道格没有答话。他庄重地将这一罐子忽明忽暗的信号灯放在床头柜上,拿出那个写字板和铅笔,写下大段大段的话。萤火虫发出的光亮起,熄灭,再亮起,再熄灭,他的眼睛盯着写字板上那十几张映着惨绿色微光的纸,定定地坐着,一动也不动,持续了二十分钟,擦了写,写了擦,他要把自己关于这个季节的所有想法和心思统统写下来。汤姆凑过来看,却被这瓶子里四处跳跃的昆虫吸引了。他实在太困了,沉沉地睡着了,再次醒来,他发现道格拉斯还在奋笔疾书。他已经写到最后一页纸,总结也快完成了。

  很多东西都不可靠,因为……

  ……比如说机器,终归会散架,会生锈烂掉,或者可能根本就无法完工……或者只能扔在车库了………

  ………比如说网球鞋,怎么跑也只能这么快,只能这么快,再快些就会被地球拉回来……

  ……比如说有轨电车。就算车身很大,但总会开到轨道的尽头……

  很多人都不可靠,因为………

  ……有的人离开了

  ……不认识的人死了

  ………你熟悉得不得了的人死了

  ………朋友死了

  ………就如书上所描述的那样,人会杀人

  ………自己的父母也会辞世

  所以………

  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再慢慢地将空气吐出,又憋住一口气,然后让空气从紧咬的牙齿缝里泄出。

  所以。最后的内容,他所写的每一句话都加上了下划线。

  所以如果有轨电车、代步车、好朋友、最好的朋友都会离开一段时间或者永远地离开,或者变得锈迹斑斑,腐朽烂摔;如果人会被人杀死;如果像大奶奶这样应该长命百岁的人都会死去……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道格拉斯·斯波尔丁,在某一天……也肯定会………

  可能是被他这一连串的冷峻思考所折磨,那些萤火虫都耗尽了精力,悄悄地熄灭了光芒。

  再也写不了了,道格拉斯心里想。我以后也不会再写了,再也不写了,今晚上也不写了。

  他扶了扶撑着脑袋酣然入眠的汤姆,拉着弟弟的胳膊,让他躺到床上去。

  道格拉斯拿起那个玻璃罐。罐子里暗下来的那些小灯笼又开始发出冷冷的光,似乎是他的手掌给予了它们力量一样。他从本来要写下总结陈词的地方拿起这个罐子。还有最后的话语等着他来写完,但是他没有继续,而是走到窗户跟前,推开了纱窗。他打开缠在罐子口上的绳子,倾斜着瓶子,让萤火虫一只只飞走。萤火虫犹如一道道惨白的流光,飞向那漆黑的夜空。它们重新拾起了飞翔的勇气,飞走了。

  道格拉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它们像是这个已经逝去的世界遗落的一丝苍白的忽明忽暗的残余,也像是他手掌上的希望留下的淡淡的余温,离开了他的脸颊、他的身体以及这个空间,飞向无尽的黑暗之中。它们飞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玻璃罐在他的手上。可是这罐子哪里能懂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把罐子放进被窝里,伴着他一起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