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丛林》一、牛气登场

?

  “我叫牛沫曦,气息是牛气冲天、承诺是相濡以沫、决心是与晨曦较高下,这就是我,也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HR放下手中的简历,打断了应聘者的话说,“你的自我介绍还是比较标新立异,但我们不招本科生,请你原路返回吧。这简历也请拿走吧,或许还能派得上用场。”

  牛沫曦挤了一个谑笑,愤懑回复:“还是您收好了!暂时当个存货,未来没准会变成你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最后也可能会升华成艺术品。贵公司能给您的不就是个谋生的饭碗吗?铁饭碗都能被砸碎,更何况您手里的一次性塑料泡沫呢?要是以后您带着我的第一份简历来找我,我心情一好肯定能给您一个大大的镀金饭桶,奖励您犀利的眼光!”

  “呵呵,不知天高地厚,”HR把简历往地上一扔,挂着笑脸对她吼道:“你这90后,真是恬不知耻!愚不可及啊!”

  谁料那牛沫曦倒是镇定回击,“不管天高地厚还是天高路远,人生不都是或有事项吗?你埋了几十年的雷,心里没点儿那个啥数吗?”说完就走,片甲不留。陪同她面试的姐妹立刻按下了快门,定格了牛沫曦SAY NO 的坚毅、躺地上的简历和人群诧异的背景。

  排队等候面试的小伙伴们议论得炸开了锅,似乎已经忘记了面试。阴沟翻船来的太突然了,原本高高在上的名企HR被一个小本科搞的火冒三丈、坐立难安的,待会就看谁点背接锅了。

  看着含情脉脉的求职者,HR收拾好御姐范儿,也拿出了最大的诚意说,“都散了吧,好的公司从来不缺人,我们也没打算招人的,不过我一个好哥们儿是这个学校的教授,我们来参加校招就是帮他完成任务,凑个数顺便考察考察就业市场。你们感谢那只牛吧,把我冲得啥兴趣都没了,也不耽搁你们了,赶快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吧。”

  HR话未落满,周围的求职者已经跑了一大半,剩下的在抱怨着竞争不公、感叹着时运不济、咒骂着招聘乱象。突然一个声音有力地给大家啊指明了方向,“走,我们去找那疯牛算账。”“对,找那疯牛讨说法去。”“刚才我看见她向北走了。”“现在追还来得急。”待大部队退潮散去,一位穿着随意而气场强大的男子从地上捡起了那份被踩得血肉模糊的简历,慢慢地抚平它本不该承受的折皱,轻轻地放进公文包里,悄悄地离开了招聘现场。

  愤怒的人群在会场的出口处迅速集合,团团围住了牛沫曦和她的闺蜜。

  “你就是那个搞砸了招聘的牛沫曦?”“你把最大牌的企业都给气走了,你就等着学校处罚吧!”“看你到时候是毕业还是造业!”

  “对不起,你们认错人了,我叫谭疏月,我是开宠物培训机构的,我没参加什么招聘。”好闺蜜疏月打算抓着沫曦往外冲,可人群不放手,沫曦也没想走。

  “嘿嘿,你们自己没本事入人家法眼凭啥怪我?咋不回家怨你爸妈把你生得怂,养得挫?自己软蛋连个破HR都不敢撕,活了几十岁就只会向老师老板老妈告状,年纪一大把了不去思考怎么就业只知道胡乱逼叨毕不毕得了业,你们爸妈把你们生出来才是前上辈子造的孽!”牛沫曦不顾后果地把整个求职季沉积的情绪砸向了人群,愿望搁浅的人群自然而然地准备好了口水回击。从不认输的她总算感受到了四面楚歌的无助,而闺蜜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伙在这围着是有默契地在等我们吗?”

  “你又是谁?”人群总是容易被新的焦点吸引的,但还是清醒者质疑这个神采奕奕的闯入者。

  “我是创业谷的创客曾岑,这位是我的创友,我们都有招聘计划,岗位也不少,可今年招聘会由于公司之前海外培训报名迟了就没抢到位置,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简历,能否赏光给我们一个相互认识和选择的机会。”创业名星曾岑的到来引开了人群的目光,望着火线救援的曾岑和假扮创客的张思明,牛沫曦诧异地逃过一截。不远处谭疏月正向她招手,去还是不去?她忍住了怒火,背着情绪炸药,向谭疏月步步逼近。

  “你不要发火,是我,我搬的救兵,他俩就是我抓过来辟邪的钟馗。”谭疏月出神入化的比喻让牛沫曦破怒为笑,一把搂住疏月说,“好啊,这对比喻恰到好处。来,以钟馗正妖为背景给我照一张降魔纪念照。”

  “好嘞!搞定。”

  “早知道有这么多人才,我也该多带几个行李箱来帮他们装简历,再打包送给保洁人员,人家辛苦一天了,怎么着也该有收获呗。”“明年早点来占摊位吧。”两人一边翻看着照片,一边点评着、嬉笑着,渐行渐远走出了招聘现场,不知不觉沿着来时的路跨出了校门,若隐若现又无路可退地步入了社会。?

  窝进闲散的咖啡馆后,一对姐妹日常的比惨大赛又准点开始了。

  “没想到找个稍微像样点儿的工作这么难?还是你好,和男友开个宠物店,又都是本地人,有车有房不愁生计,小日子过的多逍遥啊!”牛沫曦向谭疏月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哎呀!这些都是浮面上的,你知道我有多焦虑吗?这一毕业就去做小生意,基本上这辈子就只能做小生意了,感觉人生都没留退路了,我妈都快把我恨死了。这万一要是被朱仔甩了,那我瞬间就变成失家、失爱、失事业,‘三失’中年老妇女啦。”

  “朱志凯都把你爱成女儿了,怎么可能乱来嘛。”

  谭疏月看了看手机,打断了沫曦的话,“对了,这死猪怎么现在都还没来!”

  “怕不是偷偷给你装新房了吧?”牛沫曦轻轻地揶揄着。

  “他还真是买材料去了,不过是装铺子,给你们这些单身狗寄养用的。”

  “去,你编故事去吧。就一宠物店儿的还硬说成培训学校,你不做销售真屈才了。”

  ?“谁说我不做销售啊!我销售的是最现代的人与宠物生活理念。”

  “谁信啊?”牛沫曦身子一探,“朱来了,我可要找他对账的哟。”

  “哎呀,他也是个伪会计,和你都不是一个频道上,怎么对账嘛?哪有吹牛还要对账的理,再说了,现实与梦想的距离不就差一场风吗?没准儿这次我们骑对分口了呢?”

  “好吧,我就不破坏他心目中的痴呆蠢萌的女神形象了,只要照片P得好,这都不是事儿。”

  两位引开了炮火的战斗英雄一道凯旋而归,五人小组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齐聚在这家再熟悉不过的咖啡馆里。

  曾岑还没坐稳就说,“现在这些应届生好好骗哦,我一说我在新城创业谷开了一家公司研发AI+机器人需要招运行和推广,一个个的像比赛一样抢着递简历,最后发展成比谁鞠躬的幅度大,有个伟岸的女生嘴都快亲到自己胸上了。”

  “你这个老色狼,”牛沫曦桌子一拍接着问责,“我警告你,可不准带坏人家思明啊!”

  “我哪敢啊,人家思明考上公务员了,以后就是国家干部了,这思想觉悟高着呢,哪用得着我来带?我们以后的精神世界全靠思明同志指引方向、开拓道路、探索真知......”

  “曾富贵,适可而止啊,孔雀哪都有,就你会开屏!喂,你收了那么多的简历咋处理的啊呢?不会卖废品了吧?哈哈!”谭疏月轻松地调侃着昔日奖状等身的创业明星。

  “你也太小看你曾哥了,创业嘛就是变废为宝呗,我把那些简历都卖给了就业培训中介。中介有了客源、应届生有了希望、而我有了钞票,哈哈,三赢啊!你们说天才不天才?”

  “对一个流氓来说,天才和蠢货有什么区别?”牛沫曦一语落地便把头甩开,丝毫不把刚才的救命恩人放在眼里。

  “喂,有没有搞错,你就这样恩将仇报的呀?”

  朱志凯灭掉了烟平和地说:“不是我说你啊,这手段真是滥了点。”一旁的疏月不断附和着点头。

  “那些人的简历我是翻过的,计算机水平是熟练使用办公软件,怎么使用?像那个谁一样做PPT吗?你够资格吗?英语水平是满足日常基本交流,什么算基本交流?Yes or no?你能做老板吗?专业水平是专业整体框架认识全面清晰,这全面的框要架到哪而?你要当监工吗?他们需要打磨学习,才会认清现实。我这是给他们加压压缩成熟时间,做嫩头青和社会反应的催化剂。未来他们一定会感激我,当然我是不在乎这些虚名的。”

  “行啦,老曾你虚名够多了,真的不能在涨了。”张思明终于开口了。

  牛沫曦望着苦笑的思明,焦急而不甘地问他,“思明,你到底考的哪里?”

  思明的笑由苦回甜,亲切地答道:“本市本区乡镇上,具体在哪还看区里安排。”

  “老天爷这样安排真的太好了,只要咱们五个还在一个城市里,就感觉自己没在人海中走散。”朱志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略带兴奋地给在座的男士发上烟,自己先点为敬。

  牛沫曦突然皱紧眉头质问张思明,“你为什么要考公务员?你不是要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吗?你不是立志当大作家,骂尽时代荒凉的吗?你还没到25岁就急着选个风水宝地赶紧把自己埋了啊!”

  没精打采喝着咖啡的张思明总算被吼清醒了,双手握住杯子放在二郎腿上,盯着小半杯咖啡思考了一会儿,不紧不慢地说,“工作嘛,也就为了糊口,不过每个人都有口味上的差别。就像这咖啡,有的喜欢酸,有的喜欢甜,而我有自己百喝不腻的苦。口味不同,选择不同,不必惊讶了。为口味,干杯!为选择,干呗!”

  “干杯!”该忘掉的、誓铭记的、难释怀的、易流逝的种种都在这稀稀拉拉的干杯中融为对彼此前程勉强的祝福。

  酒杯、茶杯、咖啡杯,再有力的碰杯总归是一瞬激情,终究要溶于琐碎的生活。回家的路上谭疏月坐在副驾上边回微信边问朱志凯,“三人行必有单身狗,你说会是他们俩的哪一个?”

  朱志凯笑笑说:“依我看是三个。”

  “哟,就这样看扁呀,”谭疏月看手机说,“装修公司到店里了,咋爸早过去盯着了,进度还比预想的耶。”

  “太好了,这样咱们肯定赶得上暑假寄养高峰了。”

  “来,给咋家小老板奖励一颗肯定的大白兔。”疏月剥好糖,满足地喂了朱志凯一口甜蜜。

  另一台车里的氛围似乎称的上沉重了。沫曦和思明的沉默被曾岑从后视镜里看得一清二楚,他立刻关掉了音乐,挑起话题说,“人家是背对背都还要拥抱,你们两肩并肩还装啥深沉呢?”谁料两个人都没搭理他,曾岑大吼道:“喂!真把我当司机了啊!明明我才是老板,你俩打工仔都还没上岗呢,好吧!”

  “谁是打工仔了?老娘明明还待业。”牛沫曦自嘲式的反击点燃了该有氛围。

  曾岑推波助澜地附和着,“就是嘛,人啊!认清你自己吧!”

  “你的确该认清你自己了,”张思明突然加入话题了,“你为了挣那些孵化器的创业补贴、奖励之类的钱,到底开了多少家皮包公司啊!小心全弄进你的征信记录,以后真要创业了款都贷不了。”

  “你这话说的太怂了,什么叫以后创业啊。我现在已经是老板了,我那校园寿司店开了六个分店了,还有好几个在谈加盟费,这可是我的实体商业。另外的七八个公司,那可做了大贡献,创业园区的统计数量上没上去?咱母校的多元化精英培养目标达没达成?我本人的商誉提高了多少?三赢啊,两位蹩脚会计,算得出这溢价吗?”

  曾岑这话把张思明逗乐了,“哼哼,你这些个公司资产都是别人,营业为零,成本不过路费外加口水。你想灌多少水就有多少所谓溢价嘛。”

  “我说思明啊,现在我是相当佩服我们的老师,”曾岑见思明没表现出任何反应便接着说,“我们两个人是同一批老师同时教出来的完全不同的两代学生。我都到‘金融+’的实操时代了,你还停留在工业会计的书本上。只要我的一个套子套住了溢价市场,飞黄腾达轻轻松松,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祝你好运,但千万别被自己的套子给套住了。”张思明平静的回复和善意的提醒似乎要结束了这段打发时间的尬聊。

  可牛沫曦接着蹦一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也可以说成或有事项放过了谁,‘金融+’会计,您总不可能把或有负债变成资产处理吧。”一下子让气氛更尴尬了,曾岑没接她的话,而是打开音乐调高音量哼起了歌。?

  牛沫曦看懂了张思明的眼色,也听懂了曾岑哼的曲子,正打算道歉电话却响了。“哎!肯定又是命令我回老家了。”她无奈地接起了电话,曾岑顿了顿还是把音乐关了,绷着嘴皱着眉注视着后视镜里沫曦嗯嗯好好地应付父母的各种召回计策。好不容易熬过了父母得远程监控,牛沫曦却靠在张思明肩膀上大哭大叫,“啊!他们要断我工资了,太自私了,我不回去就彻底不管我了,两个绝情的老家伙。”

  思明拍着她肩膀安慰着说,“不给生活费就自己挣呗。说真的,这年头就是想饿死都不容易的。”

  看到张思明把沫曦搂得越来越紧,曾岑急中生智地说,“思明呀,要不我们先去看看房子,中介给我发了几个不错的套三,咱俩给租金,我们仨一起先住下再说。”

  “行,没问题。”

  “不行,这样把我当成什么了!”沫曦几乎要跳到副驾去和曾岑争辩了。

  思明把她摁回了座位,“从你领了工资的第二个月开始分摊房租,这样总能接受了吧!”

  ?“可是......”

  “可是个啥?要是心里过意不去可以给我们哥俩洗衣做饭煲汤啊!”曾岑抢过话来,瞄着后视镜向她抛去一个邪魅的眼神。

  “去!谁要当你保姆了,不稀罕。”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我现在不正给你们两位大爷当司机还自带工具吗?”话音一落,久违的笑声在沉默、焦虑和哭泣之后重生,如雨后眺望着彩虹的春笋在这个杳无回音的求职季衬得更显生机。

  看房一定是最健康的锻炼方式了。折返走、小步跑、登高望、八方晃,老少咸宜、全民参与,无论买房的还是租房的都能在朋友圈刷出不菲的步数。谁还敢说我们中国人不爱运动?那只是局外人不懂我们运动的方式罢了。

  三个青年陪着中介折腾一圈之后还是回到了城中心。“虽然租房成本高了,但通勤成本降低,尤其是时间成本,我们三个人加起来至少能省两个小时。便利性绝对利于你们两个的收入增长,至于我,有了成熟方便的公共交通就算被分到最远的向阳镇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张思明的时空均衡说最终说服了曾岑和沫曦。签完合同,付好租金,“三人行”驿站正式挂牌成立。曾岑在抢着付钱后立刻抢到了次卧,中介走后就只剩沫曦和思明躺在沙发上干瞪眼了。

  沫曦头一偏,略带遗憾的口吻对思明说:“看来你只好在客房将就一阵子了。”

  ?“没事,想吃啥?我来点外卖,都饿一下午了。”

  ?“我来吧,口味一定要相信女生的挑剔。”沫曦一把抓下思明的手机,靠在他身旁拖网页。

  突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喂,你好,请问你是牛沫曦女士吗?”

  “是的,请问你是?”沫曦接起电话有觉得这语调不像是快递公司打来的。

  “我是墨子智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兼人事部门负责人刘长青。墨子智慧是一家机器人研发推广的创业公司,今天上午我在一场招聘会上看到了你对财务的深刻认识和意气风发的创业精神就收藏了你的简历,我相信你的加入能带来我想要的化学反应。我公司就在创业谷,方便的话待会儿公司一楼餐厅一块儿吃个饭好好聊聊。”

  “谢谢刘总赏识,不过我可能有两个朋友一起过来哟。”牛沫曦紧张地双手握住电话,眼巴巴地望着思明寻找肯定的答复。

  电话那头的刘总笑着说,“没问题,我们六点见,具体地址短信发给你。”

  “什么?饭桌面试,这老板挺有心意的。”不知道曾岑什么时候从房间里钻出来的,但他总能快速抓住核心。

  “可他说他们是研发推广机器人的,你们不觉得很耳熟吗?”牛沫曦摇着头笑了起来,“总觉得是诈骗电话。”

  “嘿,来了。创业谷创安大道18号,墨子智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邀请人刘长青。”思明念完短信后若有所思地把手机递给了沫曦。

  “这不是我们曾总的老领居吗?是哪家隔壁啊?”

  “哎呀,到底是材料还是物联网来着呢?我忘了,反正我倒是有一家注册在创安大道2号的公司。”

  “你看我们还有必要去吗?”沫曦也拿不定注意力,眼巴巴地望着两位室友。

  “要去,”张思明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觉得靠谱,六点钟的员工餐厅、门牌号是18,逛别人的招聘会、找自己的猎物。咱们先去看了再说。”

  “嗯,有道理啊。”牛沫曦像兔子一样地点着头。

  “好了,别卖萌了。出发吧,趁时间还合适。”曾岑一把拎着她往外走。

门店全关的创业大道后,三个人终于抵达创安大道18号。

  曾岑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呼,“哇,没想到我那小破店旁还有个这么牛的公司,以前都把时间耽搁在创服中心要政策了,看来还得多关注商品、市场跟对手了。”

  “你曾老板都把它当对手了,那我要是在这里上班也不丢脸了。”

  “那个人在给我们招手,他该不会就是那个刘总。”

  牛沫曦向思明指的那个人找了招手,赶紧小跑到跟前说,“您好,我是来应聘的准员工,请问阁下是与我通话的刘总吗?”

  ?“你好,我是刘长青,那是你的小伙伴吗?”他瞟了瞟还站在门口的两个傻小子。

  “是的,他们对您的面试的方式很感兴趣。”

  “也不算面试吧,大家开诚布公地谈谈合作事项,”刘长青又看了看表,“五点五十八,你们很守时的。小伙伴们,走,我们边吃边聊。”

  员工餐厅装饰的温馨舒适,可即便如此,两个大男孩在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成功男人面前也显得局促不安。刘长青回到座位,放好了水果盘和光环,和蔼地问了一句“你们怎么过来的?”便开启了面试谈心。

近路避开了晚高峰。”

  “本地人?”

  “我们仨都是外地的,不过在这儿生活了四年,也有了感情基础,憧憬着参与这座城市的发展。”

  “不错,创客就应该像你们这样朝气蓬勃。哪像我这种标准中年人,装老又太嫩,扮鲜肉又老掉渣了;卖拼劲显得不沉稳,卖情怀年龄又差点,总感觉七上八下悬空似的。你看这创业谷基本上是你们90后的天下了。对了,你怎么称呼?”

  “我叫曾岑。说来惭愧啊,去年年底我到这里注册了一家公司,到今天路过门店我才记起公司的名字。绝大多数90后和我一样,也只有我们才会为了那一点点创业激励不嫌繁琐地瞎折腾。可我们终归是数量庞大赝品,您才是正品啊,而且是精品。”曾岑说罢,勉强地龇牙咧笑。

  “产品嘛,都交给市场和时间检验,当然,人可以把控方向和节奏。另一位小兄弟,你认为呢?”

  “我的强项是倾听,很期待您和沫曦的交流。”

  “你很狡猾。”

  “刘总,张思明他铁饭碗在手,自然万事不用愁。”曾岑抢答道。

  “思想明白,果然不凡。”

  “刘总您过奖了,我们三个里面专业最过硬的还是沫曦。人也很善良,特别到了期末总是救人无数啊!”

  “看来牛气冲天是要攒够人品和底气的,是吧,沫曦?”刘总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沫曦的简历放在桌上,三双眼睛放佛像微型选秀一样齐聚到沫曦身上。

  “其实那就是个开场秀而已,做财务的哪有啥标新立异的空间。我只有用那种方法来吸引眼球,没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牛沫曦强装镇定地微笑着解释,可还是逃不出刘长青的眼神。

  刘长青加码地追问,“那在你看来财务工作最像什么?”

  牛沫曦吸了口长气,说道:“也许我是真的饿了,我觉得财务在一家企业中扮演的角色像人体中的胃,同样都是不声不响地运作,吐故纳新、进出中转,主体感受不到它时恰恰是它存在的最好状态。”

件。“我希望我们公司的财务和行政都能往你所说的那个方向发展,所以我希望以财务的名义聘用你,你同时兼任部分行政工作。待遇方面当然会给你考虑好系数的。”

  牛沫曦也点了点头说,“创业公司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我能理解也愿意多历练。我希望公司在给我考虑好工资系数的同时也考虑好基数,希望不比他们低太多吧。”她的眼睛瞟向了刚吃完饭打包走来的一位大妈。

  刘长青看了,笑着招呼,“陈姐,您老今天又加班啊!”

  “啊!可不是嘛,该招人了啊。”

  “这不正在给您选徒弟嘛!”

  “要招女生啊,女生细致稳定,男生想法太多,都待不住的。”面对陈姐的狮子大吼,刘总只得乖乖答应,两个大男生也笑成了男孩。

  “陈姐嘛,人很好,就说话声大了点,”刘总解释道:“陈姐反感男生主要是她的儿子一直在家自由职业,三十多了还不出来上班,她着急罢了。”

  “那打包的饭菜也是给她儿子带回去的的吗?”

  “应该是吧,她从国企退休后我们又把她聘到这儿来了,她原来所在的国企是我们的大股东。和她采用同样方式进门的员工不少,但背靠国企好做事,所以我们这次招了两个研发、三个运维、还有就是你这个财务就是要撸起袖子干大事了。放心吧,薪水待遇绝对让你满意,当然前提是拼尽全力地干。”

  牛沫曦兴奋地问,“那我明天就来报道吗?”

  刘总挑了瓣苹果,转着牙签说,“你今天就算报道了,明天早上八点半到我办公室签合同,404号房间,我想你应该不会记错的。”

  “一定准时到位。”

  刘总收好简历,拿起公文包说,“抱歉,我还有个应酬,就先走一步了,你们吃好啊。”

  “慢走!”他们和老板道别后没待多久就不好意思地悄悄溜走,转战一家小面馆填肚子去了。

  “这么快就完了,好了,管它完了还是咋了总算是开始了。”牛沫曦开心地乱语着,“我买单啊,今天本来要糊掉的结果却糊了一把海底花,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啊?”

  “看样子得我买了,我收到短信通知,要求我明天到区委组织部报道上岗,”思明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到了沫曦的眼眸,“咱俩也太有缘了。”

  曾岑一脸无辜地问,“那我呢?”

  “你负责搬家啊!”牛沫曦一边给曾岑安排着任务,一边把好消息发到群里告诉那对还在门店上忙装修的那对情侣。

  “凭什么啊?我可是最忙的人啊!”

  “谁让你抢了好房间,我的心眼可小了!”而一向严肃的思明也假装生气逗他了。

  “明明是你自己反应慢,还好意思怪我聪明伶俐快。”

  “你自己说我们俩是大爷的啊,叫你搬家就搬呗。”沫曦收了收语气为曾岑递上纸巾说,“哭吧,司机哪有讨价还价的理呢?反正搬家就交给你了,不然我们都不给你房租费,就是死赖着不走。”

  “行行行,我去!创业的活该伺候你们这些就业的。”说完曾岑抽出一根筷子轻敲沫曦的脑勺。

  “吃面还加头皮屑,曾老板口味就是别致。”沫曦本来还没说完,但看到他们两人已经呼啦呼啦地消灭一小半了,立刻收住了玩闹急忙加入吃面大军。

  青春期的幸福就是这样简单,路边小吃有人吵闹有人陪,碰上好事有人分享有人怼,遇到挫折有人分担有人扛。恰如一碗毫不起眼的三鲜面,在原汤的浸泡中把平凡的食材熬制成坦率的成长养料。

  汤足面饱之后,他们决定不等明日、团队作战、立刻搬家。在多次往返奔波之后,月亮已被三个青年熬到了头顶。这次换张思明开车载上最后两箱物品驶向“三人行”的目的地了,轮到曾岑和牛沫曦商量临时家规的了。疲倦的三人行经过激烈而欢闹的争论之后,终于立好了临时家规。

:“三人行”公寓性别完全平等,没有女性优先,也没有男性权威;

件服从“当班家长”的安排;

:日常琐事分工,做饭的人不买菜,买菜的人不洗衣,洗衣的人不做饭;

:吃饭不能聊工作,每人每天聊工作总时长不得超过十分钟;

:不许熬鸡汤,禁止喝砒霜;

:减少争吵,节约口水,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就不要用嘴;

:活着为了醒着,禁止晚上十点前睡觉;

:精神生活要规律,新闻联播天天看,魔兽吃鸡日日玩;

:友情大过天,恋人禁留宿;

:在“三人行”公寓,只有疯子才能免于劳作和担当;

:三人行必有先后,不论高低成败,三人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相互拉扯,行到最后。

不紊地涂着睡前唇膏,踏着欢快的凯旋步回房休息了。

军规,我们家规一半够了吗?就这样装裱好了要加的话怎么办?”

不破吗?”曾岑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剩下的两人莫名其妙地被扔在了客厅,沫曦盯着家规笑问思明,“你说我们这家规写来有个什么用?”

  “仪式感吧,就当是临时之家的揭幕仪式吧。”

  “这仪式太正经了吧,你说我们又揭得开多大的幕?”

  “我说不出来,只有走走看了。”思明拍拍她肩膀,疲倦地回了房间。留下沫曦一个人盘腿独坐沙发自言自语,“走走看,你们都好好走,我就在这儿好好看。”

  96

  步予

  2019.08.02 20:13*

  字数 9137

  “我叫牛沫曦,气息是牛气冲天、承诺是相濡以沫、决心是与晨曦较高下,这就是我,也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HR放下手中的简历,打断了应聘者的话说,“你的自我介绍还是比较标新立异,但我们不招本科生,请你原路返回吧。这简历也请拿走吧,或许还能派得上用场。”

  牛沫曦挤了一个谑笑,愤懑回复:“还是您收好了!暂时当个存货,未来没准会变成你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最后也可能会升华成艺术品。贵公司能给您的不就是个谋生的饭碗吗?铁饭碗都能被砸碎,更何况您手里的一次性塑料泡沫呢?要是以后您带着我的第一份简历来找我,我心情一好肯定能给您一个大大的镀金饭桶,奖励您犀利的眼光!”

  “呵呵,不知天高地厚,”HR把简历往地上一扔,挂着笑脸对她吼道:“你这90后,真是恬不知耻!愚不可及啊!”

  谁料那牛沫曦倒是镇定回击,“不管天高地厚还是天高路远,人生不都是或有事项吗?你埋了几十年的雷,心里没点儿那个啥数吗?”说完就走,片甲不留。陪同她面试的姐妹立刻按下了快门,定格了牛沫曦SAY NO 的坚毅、躺地上的简历和人群诧异的背景。

  排队等候面试的小伙伴们议论得炸开了锅,似乎已经忘记了面试。阴沟翻船来的太突然了,原本高高在上的名企HR被一个小本科搞的火冒三丈、坐立难安的,待会就看谁点背接锅了。

  看着含情脉脉的求职者,HR收拾好御姐范儿,也拿出了最大的诚意说,“都散了吧,好的公司从来不缺人,我们也没打算招人的,不过我一个好哥们儿是这个学校的教授,我们来参加校招就是帮他完成任务,凑个数顺便考察考察就业市场。你们感谢那只牛吧,把我冲得啥兴趣都没了,也不耽搁你们了,赶快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吧。”

  HR话未落满,周围的求职者已经跑了一大半,剩下的在抱怨着竞争不公、感叹着时运不济、咒骂着招聘乱象。突然一个声音有力地给大家啊指明了方向,“走,我们去找那疯牛算账。”“对,找那疯牛讨说法去。”“刚才我看见她向北走了。”“现在追还来得急。”待大部队退潮散去,一位穿着随意而气场强大的男子从地上捡起了那份被踩得血肉模糊的简历,慢慢地抚平它本不该承受的折皱,轻轻地放进公文包里,悄悄地离开了招聘现场。

  愤怒的人群在会场的出口处迅速集合,团团围住了牛沫曦和她的闺蜜。

  “你就是那个搞砸了招聘的牛沫曦?”“你把最大牌的企业都给气走了,你就等着学校处罚吧!”“看你到时候是毕业还是造业!”

  “对不起,你们认错人了,我叫谭疏月,我是开宠物培训机构的,我没参加什么招聘。”好闺蜜疏月打算抓着沫曦往外冲,可人群不放手,沫曦也没想走。

  “嘿嘿,你们自己没本事入人家法眼凭啥怪我?咋不回家怨你爸妈把你生得怂,养得挫?自己软蛋连个破HR都不敢撕,活了几十岁就只会向老师老板老妈告状,年纪一大把了不去思考怎么就业只知道胡乱逼叨毕不毕得了业,你们爸妈把你们生出来才是前上辈子造的孽!”牛沫曦不顾后果地把整个求职季沉积的情绪砸向了人群,愿望搁浅的人群自然而然地准备好了口水回击。从不认输的她总算感受到了四面楚歌的无助,而闺蜜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伙在这围着是有默契地在等我们吗?”

  “你又是谁?”人群总是容易被新的焦点吸引的,但还是清醒者质疑这个神采奕奕的闯入者。

  “我是创业谷的创客曾岑,这位是我的创友,我们都有招聘计划,岗位也不少,可今年招聘会由于公司之前海外培训报名迟了就没抢到位置,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简历,能否赏光给我们一个相互认识和选择的机会。”创业名星曾岑的到来引开了人群的目光,望着火线救援的曾岑和假扮创客的张思明,牛沫曦诧异地逃过一截。不远处谭疏月正向她招手,去还是不去?她忍住了怒火,背着情绪炸药,向谭疏月步步逼近。

  “你不要发火,是我,我搬的救兵,他俩就是我抓过来辟邪的钟馗。”谭疏月出神入化的比喻让牛沫曦破怒为笑,一把搂住疏月说,“好啊,这对比喻恰到好处。来,以钟馗正妖为背景给我照一张降魔纪念照。”

  “好嘞!搞定。”

  “早知道有这么多人才,我也该多带几个行李箱来帮他们装简历,再打包送给保洁人员,人家辛苦一天了,怎么着也该有收获呗。”“明年早点来占摊位吧。”两人一边翻看着照片,一边点评着、嬉笑着,渐行渐远走出了招聘现场,不知不觉沿着来时的路跨出了校门,若隐若现又无路可退地步入了社会。?

  窝进闲散的咖啡馆后,一对姐妹日常的比惨大赛又准点开始了。

  “没想到找个稍微像样点儿的工作这么难?还是你好,和男友开个宠物店,又都是本地人,有车有房不愁生计,小日子过的多逍遥啊!”牛沫曦向谭疏月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哎呀!这些都是浮面上的,你知道我有多焦虑吗?这一毕业就去做小生意,基本上这辈子就只能做小生意了,感觉人生都没留退路了,我妈都快把我恨死了。这万一要是被朱仔甩了,那我瞬间就变成失家、失爱、失事业,‘三失’中年老妇女啦。”

  “朱志凯都把你爱成女儿了,怎么可能乱来嘛。”

  谭疏月看了看手机,打断了沫曦的话,“对了,这死猪怎么现在都还没来!”

  “怕不是偷偷给你装新房了吧?”牛沫曦轻轻地揶揄着。

  “他还真是买材料去了,不过是装铺子,给你们这些单身狗寄养用的。”

  “去,你编故事去吧。就一宠物店儿的还硬说成培训学校,你不做销售真屈才了。”

  ?“谁说我不做销售啊!我销售的是最现代的人与宠物生活理念。”

  “谁信啊?”牛沫曦身子一探,“朱来了,我可要找他对账的哟。”

  “哎呀,他也是个伪会计,和你都不是一个频道上,怎么对账嘛?哪有吹牛还要对账的理,再说了,现实与梦想的距离不就差一场风吗?没准儿这次我们骑对分口了呢?”

  “好吧,我就不破坏他心目中的痴呆蠢萌的女神形象了,只要照片P得好,这都不是事儿。”

  两位引开了炮火的战斗英雄一道凯旋而归,五人小组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齐聚在这家再熟悉不过的咖啡馆里。

  曾岑还没坐稳就说,“现在这些应届生好好骗哦,我一说我在新城创业谷开了一家公司研发AI+机器人需要招运行和推广,一个个的像比赛一样抢着递简历,最后发展成比谁鞠躬的幅度大,有个伟岸的女生嘴都快亲到自己胸上了。”

  “你这个老色狼,”牛沫曦桌子一拍接着问责,“我警告你,可不准带坏人家思明啊!”

  “我哪敢啊,人家思明考上公务员了,以后就是国家干部了,这思想觉悟高着呢,哪用得着我来带?我们以后的精神世界全靠思明同志指引方向、开拓道路、探索真知......”

  “曾富贵,适可而止啊,孔雀哪都有,就你会开屏!喂,你收了那么多的简历咋处理的啊呢?不会卖废品了吧?哈哈!”谭疏月轻松地调侃着昔日奖状等身的创业明星。

  “你也太小看你曾哥了,创业嘛就是变废为宝呗,我把那些简历都卖给了就业培训中介。中介有了客源、应届生有了希望、而我有了钞票,哈哈,三赢啊!你们说天才不天才?”

  “对一个流氓来说,天才和蠢货有什么区别?”牛沫曦一语落地便把头甩开,丝毫不把刚才的救命恩人放在眼里。

  “喂,有没有搞错,你就这样恩将仇报的呀?”

  朱志凯灭掉了烟平和地说:“不是我说你啊,这手段真是滥了点。”一旁的疏月不断附和着点头。

  “那些人的简历我是翻过的,计算机水平是熟练使用办公软件,怎么使用?像那个谁一样做PPT吗?你够资格吗?英语水平是满足日常基本交流,什么算基本交流?Yes or no?你能做老板吗?专业水平是专业整体框架认识全面清晰,这全面的框要架到哪而?你要当监工吗?他们需要打磨学习,才会认清现实。我这是给他们加压压缩成熟时间,做嫩头青和社会反应的催化剂。未来他们一定会感激我,当然我是不在乎这些虚名的。”

  “行啦,老曾你虚名够多了,真的不能在涨了。”张思明终于开口了。

  牛沫曦望着苦笑的思明,焦急而不甘地问他,“思明,你到底考的哪里?”

  思明的笑由苦回甜,亲切地答道:“本市本区乡镇上,具体在哪还看区里安排。”

  “老天爷这样安排真的太好了,只要咱们五个还在一个城市里,就感觉自己没在人海中走散。”朱志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略带兴奋地给在座的男士发上烟,自己先点为敬。

  牛沫曦突然皱紧眉头质问张思明,“你为什么要考公务员?你不是要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吗?你不是立志当大作家,骂尽时代荒凉的吗?你还没到25岁就急着选个风水宝地赶紧把自己埋了啊!”

  没精打采喝着咖啡的张思明总算被吼清醒了,双手握住杯子放在二郎腿上,盯着小半杯咖啡思考了一会儿,不紧不慢地说,“工作嘛,也就为了糊口,不过每个人都有口味上的差别。就像这咖啡,有的喜欢酸,有的喜欢甜,而我有自己百喝不腻的苦。口味不同,选择不同,不必惊讶了。为口味,干杯!为选择,干呗!”

  “干杯!”该忘掉的、誓铭记的、难释怀的、易流逝的种种都在这稀稀拉拉的干杯中融为对彼此前程勉强的祝福。

  酒杯、茶杯、咖啡杯,再有力的碰杯总归是一瞬激情,终究要溶于琐碎的生活。回家的路上谭疏月坐在副驾上边回微信边问朱志凯,“三人行必有单身狗,你说会是他们俩的哪一个?”

  朱志凯笑笑说:“依我看是三个。”

  “哟,就这样看扁呀,”谭疏月看手机说,“装修公司到店里了,咋爸早过去盯着了,进度还比预想的耶。”

  “太好了,这样咱们肯定赶得上暑假寄养高峰了。”

  “来,给咋家小老板奖励一颗肯定的大白兔。”疏月剥好糖,满足地喂了朱志凯一口甜蜜。

  另一台车里的氛围似乎称的上沉重了。沫曦和思明的沉默被曾岑从后视镜里看得一清二楚,他立刻关掉了音乐,挑起话题说,“人家是背对背都还要拥抱,你们两肩并肩还装啥深沉呢?”谁料两个人都没搭理他,曾岑大吼道:“喂!真把我当司机了啊!明明我才是老板,你俩打工仔都还没上岗呢,好吧!”

  “谁是打工仔了?老娘明明还待业。”牛沫曦自嘲式的反击点燃了该有氛围。

  曾岑推波助澜地附和着,“就是嘛,人啊!认清你自己吧!”

  “你的确该认清你自己了,”张思明突然加入话题了,“你为了挣那些孵化器的创业补贴、奖励之类的钱,到底开了多少家皮包公司啊!小心全弄进你的征信记录,以后真要创业了款都贷不了。”

  “你这话说的太怂了,什么叫以后创业啊。我现在已经是老板了,我那校园寿司店开了六个分店了,还有好几个在谈加盟费,这可是我的实体商业。另外的七八个公司,那可做了大贡献,创业园区的统计数量上没上去?咱母校的多元化精英培养目标达没达成?我本人的商誉提高了多少?三赢啊,两位蹩脚会计,算得出这溢价吗?”

  曾岑这话把张思明逗乐了,“哼哼,你这些个公司资产都是别人,营业为零,成本不过路费外加口水。你想灌多少水就有多少所谓溢价嘛。”

  “我说思明啊,现在我是相当佩服我们的老师,”曾岑见思明没表现出任何反应便接着说,“我们两个人是同一批老师同时教出来的完全不同的两代学生。我都到‘金融+’的实操时代了,你还停留在工业会计的书本上。只要我的一个套子套住了溢价市场,飞黄腾达轻轻松松,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祝你好运,但千万别被自己的套子给套住了。”张思明平静的回复和善意的提醒似乎要结束了这段打发时间的尬聊。

  可牛沫曦接着蹦一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也可以说成或有事项放过了谁,‘金融+’会计,您总不可能把或有负债变成资产处理吧。”一下子让气氛更尴尬了,曾岑没接她的话,而是打开音乐调高音量哼起了歌。?

  牛沫曦看懂了张思明的眼色,也听懂了曾岑哼的曲子,正打算道歉电话却响了。“哎!肯定又是命令我回老家了。”她无奈地接起了电话,曾岑顿了顿还是把音乐关了,绷着嘴皱着眉注视着后视镜里沫曦嗯嗯好好地应付父母的各种召回计策。好不容易熬过了父母得远程监控,牛沫曦却靠在张思明肩膀上大哭大叫,“啊!他们要断我工资了,太自私了,我不回去就彻底不管我了,两个绝情的老家伙。”

  思明拍着她肩膀安慰着说,“不给生活费就自己挣呗。说真的,这年头就是想饿死都不容易的。”

  看到张思明把沫曦搂得越来越紧,曾岑急中生智地说,“思明呀,要不我们先去看看房子,中介给我发了几个不错的套三,咱俩给租金,我们仨一起先住下再说。”

  “行,没问题。”

  “不行,这样把我当成什么了!”沫曦几乎要跳到副驾去和曾岑争辩了。

  思明把她摁回了座位,“从你领了工资的第二个月开始分摊房租,这样总能接受了吧!”

  ?“可是......”

  “可是个啥?要是心里过意不去可以给我们哥俩洗衣做饭煲汤啊!”曾岑抢过话来,瞄着后视镜向她抛去一个邪魅的眼神。

  “去!谁要当你保姆了,不稀罕。”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我现在不正给你们两位大爷当司机还自带工具吗?”话音一落,久违的笑声在沉默、焦虑和哭泣之后重生,如雨后眺望着彩虹的春笋在这个杳无回音的求职季衬得更显生机。

  看房一定是最健康的锻炼方式了。折返走、小步跑、登高望、八方晃,老少咸宜、全民参与,无论买房的还是租房的都能在朋友圈刷出不菲的步数。谁还敢说我们中国人不爱运动?那只是局外人不懂我们运动的方式罢了。

  三个青年陪着中介折腾一圈之后还是回到了城中心。“虽然租房成本高了,但通勤成本降低,尤其是时间成本,我们三个人加起来至少能省两个小时。便利性绝对利于你们两个的收入增长,至于我,有了成熟方便的公共交通就算被分到最远的向阳镇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张思明的时空均衡说最终说服了曾岑和沫曦。签完合同,付好租金,“三人行”驿站正式挂牌成立。曾岑在抢着付钱后立刻抢到了次卧,中介走后就只剩沫曦和思明躺在沙发上干瞪眼了。

  沫曦头一偏,略带遗憾的口吻对思明说:“看来你只好在客房将就一阵子了。”

  ?“没事,想吃啥?我来点外卖,都饿一下午了。”

  ?“我来吧,口味一定要相信女生的挑剔。”沫曦一把抓下思明的手机,靠在他身旁拖网页。

  突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喂,你好,请问你是牛沫曦女士吗?”

  “是的,请问你是?”沫曦接起电话有觉得这语调不像是快递公司打来的。

  “我是墨子智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兼人事部门负责人刘长青。墨子智慧是一家机器人研发推广的创业公司,今天上午我在一场招聘会上看到了你对财务的深刻认识和意气风发的创业精神就收藏了你的简历,我相信你的加入能带来我想要的化学反应。我公司就在创业谷,方便的话待会儿公司一楼餐厅一块儿吃个饭好好聊聊。”

  “谢谢刘总赏识,不过我可能有两个朋友一起过来哟。”牛沫曦紧张地双手握住电话,眼巴巴地望着思明寻找肯定的答复。

  电话那头的刘总笑着说,“没问题,我们六点见,具体地址短信发给你。”

  “什么?饭桌面试,这老板挺有心意的。”不知道曾岑什么时候从房间里钻出来的,但他总能快速抓住核心。

  “可他说他们是研发推广机器人的,你们不觉得很耳熟吗?”牛沫曦摇着头笑了起来,“总觉得是诈骗电话。”

  “嘿,来了。创业谷创安大道18号,墨子智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邀请人刘长青。”思明念完短信后若有所思地把手机递给了沫曦。

  “这不是我们曾总的老领居吗?是哪家隔壁啊?”

  “哎呀,到底是材料还是物联网来着呢?我忘了,反正我倒是有一家注册在创安大道2号的公司。”

  “你看我们还有必要去吗?”沫曦也拿不定注意力,眼巴巴地望着两位室友。

  “要去,”张思明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觉得靠谱,六点钟的员工餐厅、门牌号是18,逛别人的招聘会、找自己的猎物。咱们先去看了再说。”

  “嗯,有道理啊。”牛沫曦像兔子一样地点着头。

  “好了,别卖萌了。出发吧,趁时间还合适。”曾岑一把拎着她往外走。

门店全关的创业大道后,三个人终于抵达创安大道18号。

  曾岑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呼,“哇,没想到我那小破店旁还有个这么牛的公司,以前都把时间耽搁在创服中心要政策了,看来还得多关注商品、市场跟对手了。”

  “你曾老板都把它当对手了,那我要是在这里上班也不丢脸了。”

  “那个人在给我们招手,他该不会就是那个刘总。”

  牛沫曦向思明指的那个人找了招手,赶紧小跑到跟前说,“您好,我是来应聘的准员工,请问阁下是与我通话的刘总吗?”

  ?“你好,我是刘长青,那是你的小伙伴吗?”他瞟了瞟还站在门口的两个傻小子。

  “是的,他们对您的面试的方式很感兴趣。”

  “也不算面试吧,大家开诚布公地谈谈合作事项,”刘长青又看了看表,“五点五十八,你们很守时的。小伙伴们,走,我们边吃边聊。”

  员工餐厅装饰的温馨舒适,可即便如此,两个大男孩在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成功男人面前也显得局促不安。刘长青回到座位,放好了水果盘和光环,和蔼地问了一句“你们怎么过来的?”便开启了面试谈心。

近路避开了晚高峰。”

  “本地人?”

  “我们仨都是外地的,不过在这儿生活了四年,也有了感情基础,憧憬着参与这座城市的发展。”

  “不错,创客就应该像你们这样朝气蓬勃。哪像我这种标准中年人,装老又太嫩,扮鲜肉又老掉渣了;卖拼劲显得不沉稳,卖情怀年龄又差点,总感觉七上八下悬空似的。你看这创业谷基本上是你们90后的天下了。对了,你怎么称呼?”

  “我叫曾岑。说来惭愧啊,去年年底我到这里注册了一家公司,到今天路过门店我才记起公司的名字。绝大多数90后和我一样,也只有我们才会为了那一点点创业激励不嫌繁琐地瞎折腾。可我们终归是数量庞大赝品,您才是正品啊,而且是精品。”曾岑说罢,勉强地龇牙咧笑。

  “产品嘛,都交给市场和时间检验,当然,人可以把控方向和节奏。另一位小兄弟,你认为呢?”

  “我的强项是倾听,很期待您和沫曦的交流。”

  “你很狡猾。”

  “刘总,张思明他铁饭碗在手,自然万事不用愁。”曾岑抢答道。

  “思想明白,果然不凡。”

  “刘总您过奖了,我们三个里面专业最过硬的还是沫曦。人也很善良,特别到了期末总是救人无数啊!”

  “看来牛气冲天是要攒够人品和底气的,是吧,沫曦?”刘总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沫曦的简历放在桌上,三双眼睛放佛像微型选秀一样齐聚到沫曦身上。

  “其实那就是个开场秀而已,做财务的哪有啥标新立异的空间。我只有用那种方法来吸引眼球,没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牛沫曦强装镇定地微笑着解释,可还是逃不出刘长青的眼神。

  刘长青加码地追问,“那在你看来财务工作最像什么?”

  牛沫曦吸了口长气,说道:“也许我是真的饿了,我觉得财务在一家企业中扮演的角色像人体中的胃,同样都是不声不响地运作,吐故纳新、进出中转,主体感受不到它时恰恰是它存在的最好状态。”

件。“我希望我们公司的财务和行政都能往你所说的那个方向发展,所以我希望以财务的名义聘用你,你同时兼任部分行政工作。待遇方面当然会给你考虑好系数的。”

  牛沫曦也点了点头说,“创业公司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我能理解也愿意多历练。我希望公司在给我考虑好工资系数的同时也考虑好基数,希望不比他们低太多吧。”她的眼睛瞟向了刚吃完饭打包走来的一位大妈。

  刘长青看了,笑着招呼,“陈姐,您老今天又加班啊!”

  “啊!可不是嘛,该招人了啊。”

  “这不正在给您选徒弟嘛!”

  “要招女生啊,女生细致稳定,男生想法太多,都待不住的。”面对陈姐的狮子大吼,刘总只得乖乖答应,两个大男生也笑成了男孩。

  “陈姐嘛,人很好,就说话声大了点,”刘总解释道:“陈姐反感男生主要是她的儿子一直在家自由职业,三十多了还不出来上班,她着急罢了。”

  “那打包的饭菜也是给她儿子带回去的的吗?”

  “应该是吧,她从国企退休后我们又把她聘到这儿来了,她原来所在的国企是我们的大股东。和她采用同样方式进门的员工不少,但背靠国企好做事,所以我们这次招了两个研发、三个运维、还有就是你这个财务就是要撸起袖子干大事了。放心吧,薪水待遇绝对让你满意,当然前提是拼尽全力地干。”

  牛沫曦兴奋地问,“那我明天就来报道吗?”

  刘总挑了瓣苹果,转着牙签说,“你今天就算报道了,明天早上八点半到我办公室签合同,404号房间,我想你应该不会记错的。”

  “一定准时到位。”

  刘总收好简历,拿起公文包说,“抱歉,我还有个应酬,就先走一步了,你们吃好啊。”

  “慢走!”他们和老板道别后没待多久就不好意思地悄悄溜走,转战一家小面馆填肚子去了。

  “这么快就完了,好了,管它完了还是咋了总算是开始了。”牛沫曦开心地乱语着,“我买单啊,今天本来要糊掉的结果却糊了一把海底花,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啊?”

  “看样子得我买了,我收到短信通知,要求我明天到区委组织部报道上岗,”思明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到了沫曦的眼眸,“咱俩也太有缘了。”

  曾岑一脸无辜地问,“那我呢?”

  “你负责搬家啊!”牛沫曦一边给曾岑安排着任务,一边把好消息发到群里告诉那对还在门店上忙装修的那对情侣。

  “凭什么啊?我可是最忙的人啊!”

  “谁让你抢了好房间,我的心眼可小了!”而一向严肃的思明也假装生气逗他了。

  “明明是你自己反应慢,还好意思怪我聪明伶俐快。”

  “你自己说我们俩是大爷的啊,叫你搬家就搬呗。”沫曦收了收语气为曾岑递上纸巾说,“哭吧,司机哪有讨价还价的理呢?反正搬家就交给你了,不然我们都不给你房租费,就是死赖着不走。”

  “行行行,我去!创业的活该伺候你们这些就业的。”说完曾岑抽出一根筷子轻敲沫曦的脑勺。

  “吃面还加头皮屑,曾老板口味就是别致。”沫曦本来还没说完,但看到他们两人已经呼啦呼啦地消灭一小半了,立刻收住了玩闹急忙加入吃面大军。

  青春期的幸福就是这样简单,路边小吃有人吵闹有人陪,碰上好事有人分享有人怼,遇到挫折有人分担有人扛。恰如一碗毫不起眼的三鲜面,在原汤的浸泡中把平凡的食材熬制成坦率的成长养料。

  汤足面饱之后,他们决定不等明日、团队作战、立刻搬家。在多次往返奔波之后,月亮已被三个青年熬到了头顶。这次换张思明开车载上最后两箱物品驶向“三人行”的目的地了,轮到曾岑和牛沫曦商量临时家规的了。疲倦的三人行经过激烈而欢闹的争论之后,终于立好了临时家规。

:“三人行”公寓性别完全平等,没有女性优先,也没有男性权威;

件服从“当班家长”的安排;

:日常琐事分工,做饭的人不买菜,买菜的人不洗衣,洗衣的人不做饭;

:吃饭不能聊工作,每人每天聊工作总时长不得超过十分钟;

:不许熬鸡汤,禁止喝砒霜;

:减少争吵,节约口水,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就不要用嘴;

:活着为了醒着,禁止晚上十点前睡觉;

:精神生活要规律,新闻联播天天看,魔兽吃鸡日日玩;

:友情大过天,恋人禁留宿;

:在“三人行”公寓,只有疯子才能免于劳作和担当;

:三人行必有先后,不论高低成败,三人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相互拉扯,行到最后。

不紊地涂着睡前唇膏,踏着欢快的凯旋步回房休息了。

军规,我们家规一半够了吗?就这样装裱好了要加的话怎么办?”

不破吗?”曾岑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剩下的两人莫名其妙地被扔在了客厅,沫曦盯着家规笑问思明,“你说我们这家规写来有个什么用?”

  “仪式感吧,就当是临时之家的揭幕仪式吧。”

  “这仪式太正经了吧,你说我们又揭得开多大的幕?”

  “我说不出来,只有走走看了。”思明拍拍她肩膀,疲倦地回了房间。留下沫曦一个人盘腿独坐沙发自言自语,“走走看,你们都好好走,我就在这儿好好看。”

  “我叫牛沫曦,气息是牛气冲天、承诺是相濡以沫、决心是与晨曦较高下,这就是我,也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HR放下手中的简历,打断了应聘者的话说,“你的自我介绍还是比较标新立异,但我们不招本科生,请你原路返回吧。这简历也请拿走吧,或许还能派得上用场。”

  牛沫曦挤了一个谑笑,愤懑回复:“还是您收好了!暂时当个存货,未来没准会变成你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最后也可能会升华成艺术品。贵公司能给您的不就是个谋生的饭碗吗?铁饭碗都能被砸碎,更何况您手里的一次性塑料泡沫呢?要是以后您带着我的第一份简历来找我,我心情一好肯定能给您一个大大的镀金饭桶,奖励您犀利的眼光!”

  “呵呵,不知天高地厚,”HR把简历往地上一扔,挂着笑脸对她吼道:“你这90后,真是恬不知耻!愚不可及啊!”

  谁料那牛沫曦倒是镇定回击,“不管天高地厚还是天高路远,人生不都是或有事项吗?你埋了几十年的雷,心里没点儿那个啥数吗?”说完就走,片甲不留。陪同她面试的姐妹立刻按下了快门,定格了牛沫曦SAY NO 的坚毅、躺地上的简历和人群诧异的背景。

  排队等候面试的小伙伴们议论得炸开了锅,似乎已经忘记了面试。阴沟翻船来的太突然了,原本高高在上的名企HR被一个小本科搞的火冒三丈、坐立难安的,待会就看谁点背接锅了。

  看着含情脉脉的求职者,HR收拾好御姐范儿,也拿出了最大的诚意说,“都散了吧,好的公司从来不缺人,我们也没打算招人的,不过我一个好哥们儿是这个学校的教授,我们来参加校招就是帮他完成任务,凑个数顺便考察考察就业市场。你们感谢那只牛吧,把我冲得啥兴趣都没了,也不耽搁你们了,赶快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吧。”

  HR话未落满,周围的求职者已经跑了一大半,剩下的在抱怨着竞争不公、感叹着时运不济、咒骂着招聘乱象。突然一个声音有力地给大家啊指明了方向,“走,我们去找那疯牛算账。”“对,找那疯牛讨说法去。”“刚才我看见她向北走了。”“现在追还来得急。”待大部队退潮散去,一位穿着随意而气场强大的男子从地上捡起了那份被踩得血肉模糊的简历,慢慢地抚平它本不该承受的折皱,轻轻地放进公文包里,悄悄地离开了招聘现场。

  愤怒的人群在会场的出口处迅速集合,团团围住了牛沫曦和她的闺蜜。

  “你就是那个搞砸了招聘的牛沫曦?”“你把最大牌的企业都给气走了,你就等着学校处罚吧!”“看你到时候是毕业还是造业!”

  “对不起,你们认错人了,我叫谭疏月,我是开宠物培训机构的,我没参加什么招聘。”好闺蜜疏月打算抓着沫曦往外冲,可人群不放手,沫曦也没想走。

  “嘿嘿,你们自己没本事入人家法眼凭啥怪我?咋不回家怨你爸妈把你生得怂,养得挫?自己软蛋连个破HR都不敢撕,活了几十岁就只会向老师老板老妈告状,年纪一大把了不去思考怎么就业只知道胡乱逼叨毕不毕得了业,你们爸妈把你们生出来才是前上辈子造的孽!”牛沫曦不顾后果地把整个求职季沉积的情绪砸向了人群,愿望搁浅的人群自然而然地准备好了口水回击。从不认输的她总算感受到了四面楚歌的无助,而闺蜜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伙在这围着是有默契地在等我们吗?”

  “你又是谁?”人群总是容易被新的焦点吸引的,但还是清醒者质疑这个神采奕奕的闯入者。

  “我是创业谷的创客曾岑,这位是我的创友,我们都有招聘计划,岗位也不少,可今年招聘会由于公司之前海外培训报名迟了就没抢到位置,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简历,能否赏光给我们一个相互认识和选择的机会。”创业名星曾岑的到来引开了人群的目光,望着火线救援的曾岑和假扮创客的张思明,牛沫曦诧异地逃过一截。不远处谭疏月正向她招手,去还是不去?她忍住了怒火,背着情绪炸药,向谭疏月步步逼近。

  “你不要发火,是我,我搬的救兵,他俩就是我抓过来辟邪的钟馗。”谭疏月出神入化的比喻让牛沫曦破怒为笑,一把搂住疏月说,“好啊,这对比喻恰到好处。来,以钟馗正妖为背景给我照一张降魔纪念照。”

  “好嘞!搞定。”

  “早知道有这么多人才,我也该多带几个行李箱来帮他们装简历,再打包送给保洁人员,人家辛苦一天了,怎么着也该有收获呗。”“明年早点来占摊位吧。”两人一边翻看着照片,一边点评着、嬉笑着,渐行渐远走出了招聘现场,不知不觉沿着来时的路跨出了校门,若隐若现又无路可退地步入了社会。?

  窝进闲散的咖啡馆后,一对姐妹日常的比惨大赛又准点开始了。

  “没想到找个稍微像样点儿的工作这么难?还是你好,和男友开个宠物店,又都是本地人,有车有房不愁生计,小日子过的多逍遥啊!”牛沫曦向谭疏月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哎呀!这些都是浮面上的,你知道我有多焦虑吗?这一毕业就去做小生意,基本上这辈子就只能做小生意了,感觉人生都没留退路了,我妈都快把我恨死了。这万一要是被朱仔甩了,那我瞬间就变成失家、失爱、失事业,‘三失’中年老妇女啦。”

  “朱志凯都把你爱成女儿了,怎么可能乱来嘛。”

  谭疏月看了看手机,打断了沫曦的话,“对了,这死猪怎么现在都还没来!”

  “怕不是偷偷给你装新房了吧?”牛沫曦轻轻地揶揄着。

  “他还真是买材料去了,不过是装铺子,给你们这些单身狗寄养用的。”

  “去,你编故事去吧。就一宠物店儿的还硬说成培训学校,你不做销售真屈才了。”

  ?“谁说我不做销售啊!我销售的是最现代的人与宠物生活理念。”

  “谁信啊?”牛沫曦身子一探,“朱来了,我可要找他对账的哟。”

  “哎呀,他也是个伪会计,和你都不是一个频道上,怎么对账嘛?哪有吹牛还要对账的理,再说了,现实与梦想的距离不就差一场风吗?没准儿这次我们骑对分口了呢?”

  “好吧,我就不破坏他心目中的痴呆蠢萌的女神形象了,只要照片P得好,这都不是事儿。”

  两位引开了炮火的战斗英雄一道凯旋而归,五人小组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齐聚在这家再熟悉不过的咖啡馆里。

  曾岑还没坐稳就说,“现在这些应届生好好骗哦,我一说我在新城创业谷开了一家公司研发AI+机器人需要招运行和推广,一个个的像比赛一样抢着递简历,最后发展成比谁鞠躬的幅度大,有个伟岸的女生嘴都快亲到自己胸上了。”

  “你这个老色狼,”牛沫曦桌子一拍接着问责,“我警告你,可不准带坏人家思明啊!”

  “我哪敢啊,人家思明考上公务员了,以后就是国家干部了,这思想觉悟高着呢,哪用得着我来带?我们以后的精神世界全靠思明同志指引方向、开拓道路、探索真知......”

  “曾富贵,适可而止啊,孔雀哪都有,就你会开屏!喂,你收了那么多的简历咋处理的啊呢?不会卖废品了吧?哈哈!”谭疏月轻松地调侃着昔日奖状等身的创业明星。

  “你也太小看你曾哥了,创业嘛就是变废为宝呗,我把那些简历都卖给了就业培训中介。中介有了客源、应届生有了希望、而我有了钞票,哈哈,三赢啊!你们说天才不天才?”

  “对一个流氓来说,天才和蠢货有什么区别?”牛沫曦一语落地便把头甩开,丝毫不把刚才的救命恩人放在眼里。

  “喂,有没有搞错,你就这样恩将仇报的呀?”

  朱志凯灭掉了烟平和地说:“不是我说你啊,这手段真是滥了点。”一旁的疏月不断附和着点头。

  “那些人的简历我是翻过的,计算机水平是熟练使用办公软件,怎么使用?像那个谁一样做PPT吗?你够资格吗?英语水平是满足日常基本交流,什么算基本交流?Yes or no?你能做老板吗?专业水平是专业整体框架认识全面清晰,这全面的框要架到哪而?你要当监工吗?他们需要打磨学习,才会认清现实。我这是给他们加压压缩成熟时间,做嫩头青和社会反应的催化剂。未来他们一定会感激我,当然我是不在乎这些虚名的。”

  “行啦,老曾你虚名够多了,真的不能在涨了。”张思明终于开口了。

  牛沫曦望着苦笑的思明,焦急而不甘地问他,“思明,你到底考的哪里?”

  思明的笑由苦回甜,亲切地答道:“本市本区乡镇上,具体在哪还看区里安排。”

  “老天爷这样安排真的太好了,只要咱们五个还在一个城市里,就感觉自己没在人海中走散。”朱志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略带兴奋地给在座的男士发上烟,自己先点为敬。

  牛沫曦突然皱紧眉头质问张思明,“你为什么要考公务员?你不是要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吗?你不是立志当大作家,骂尽时代荒凉的吗?你还没到25岁就急着选个风水宝地赶紧把自己埋了啊!”

  没精打采喝着咖啡的张思明总算被吼清醒了,双手握住杯子放在二郎腿上,盯着小半杯咖啡思考了一会儿,不紧不慢地说,“工作嘛,也就为了糊口,不过每个人都有口味上的差别。就像这咖啡,有的喜欢酸,有的喜欢甜,而我有自己百喝不腻的苦。口味不同,选择不同,不必惊讶了。为口味,干杯!为选择,干呗!”

  “干杯!”该忘掉的、誓铭记的、难释怀的、易流逝的种种都在这稀稀拉拉的干杯中融为对彼此前程勉强的祝福。

  酒杯、茶杯、咖啡杯,再有力的碰杯总归是一瞬激情,终究要溶于琐碎的生活。回家的路上谭疏月坐在副驾上边回微信边问朱志凯,“三人行必有单身狗,你说会是他们俩的哪一个?”

  朱志凯笑笑说:“依我看是三个。”

  “哟,就这样看扁呀,”谭疏月看手机说,“装修公司到店里了,咋爸早过去盯着了,进度还比预想的耶。”

  “太好了,这样咱们肯定赶得上暑假寄养高峰了。”

  “来,给咋家小老板奖励一颗肯定的大白兔。”疏月剥好糖,满足地喂了朱志凯一口甜蜜。

  另一台车里的氛围似乎称的上沉重了。沫曦和思明的沉默被曾岑从后视镜里看得一清二楚,他立刻关掉了音乐,挑起话题说,“人家是背对背都还要拥抱,你们两肩并肩还装啥深沉呢?”谁料两个人都没搭理他,曾岑大吼道:“喂!真把我当司机了啊!明明我才是老板,你俩打工仔都还没上岗呢,好吧!”

  “谁是打工仔了?老娘明明还待业。”牛沫曦自嘲式的反击点燃了该有氛围。

  曾岑推波助澜地附和着,“就是嘛,人啊!认清你自己吧!”

  “你的确该认清你自己了,”张思明突然加入话题了,“你为了挣那些孵化器的创业补贴、奖励之类的钱,到底开了多少家皮包公司啊!小心全弄进你的征信记录,以后真要创业了款都贷不了。”

  “你这话说的太怂了,什么叫以后创业啊。我现在已经是老板了,我那校园寿司店开了六个分店了,还有好几个在谈加盟费,这可是我的实体商业。另外的七八个公司,那可做了大贡献,创业园区的统计数量上没上去?咱母校的多元化精英培养目标达没达成?我本人的商誉提高了多少?三赢啊,两位蹩脚会计,算得出这溢价吗?”

  曾岑这话把张思明逗乐了,“哼哼,你这些个公司资产都是别人,营业为零,成本不过路费外加口水。你想灌多少水就有多少所谓溢价嘛。”

  “我说思明啊,现在我是相当佩服我们的老师,”曾岑见思明没表现出任何反应便接着说,“我们两个人是同一批老师同时教出来的完全不同的两代学生。我都到‘金融+’的实操时代了,你还停留在工业会计的书本上。只要我的一个套子套住了溢价市场,飞黄腾达轻轻松松,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祝你好运,但千万别被自己的套子给套住了。”张思明平静的回复和善意的提醒似乎要结束了这段打发时间的尬聊。

  可牛沫曦接着蹦一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也可以说成或有事项放过了谁,‘金融+’会计,您总不可能把或有负债变成资产处理吧。”一下子让气氛更尴尬了,曾岑没接她的话,而是打开音乐调高音量哼起了歌。?

  牛沫曦看懂了张思明的眼色,也听懂了曾岑哼的曲子,正打算道歉电话却响了。“哎!肯定又是命令我回老家了。”她无奈地接起了电话,曾岑顿了顿还是把音乐关了,绷着嘴皱着眉注视着后视镜里沫曦嗯嗯好好地应付父母的各种召回计策。好不容易熬过了父母得远程监控,牛沫曦却靠在张思明肩膀上大哭大叫,“啊!他们要断我工资了,太自私了,我不回去就彻底不管我了,两个绝情的老家伙。”

  思明拍着她肩膀安慰着说,“不给生活费就自己挣呗。说真的,这年头就是想饿死都不容易的。”

  看到张思明把沫曦搂得越来越紧,曾岑急中生智地说,“思明呀,要不我们先去看看房子,中介给我发了几个不错的套三,咱俩给租金,我们仨一起先住下再说。”

  “行,没问题。”

  “不行,这样把我当成什么了!”沫曦几乎要跳到副驾去和曾岑争辩了。

  思明把她摁回了座位,“从你领了工资的第二个月开始分摊房租,这样总能接受了吧!”

  ?“可是......”

  “可是个啥?要是心里过意不去可以给我们哥俩洗衣做饭煲汤啊!”曾岑抢过话来,瞄着后视镜向她抛去一个邪魅的眼神。

  “去!谁要当你保姆了,不稀罕。”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我现在不正给你们两位大爷当司机还自带工具吗?”话音一落,久违的笑声在沉默、焦虑和哭泣之后重生,如雨后眺望着彩虹的春笋在这个杳无回音的求职季衬得更显生机。

  看房一定是最健康的锻炼方式了。折返走、小步跑、登高望、八方晃,老少咸宜、全民参与,无论买房的还是租房的都能在朋友圈刷出不菲的步数。谁还敢说我们中国人不爱运动?那只是局外人不懂我们运动的方式罢了。

  三个青年陪着中介折腾一圈之后还是回到了城中心。“虽然租房成本高了,但通勤成本降低,尤其是时间成本,我们三个人加起来至少能省两个小时。便利性绝对利于你们两个的收入增长,至于我,有了成熟方便的公共交通就算被分到最远的向阳镇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张思明的时空均衡说最终说服了曾岑和沫曦。签完合同,付好租金,“三人行”驿站正式挂牌成立。曾岑在抢着付钱后立刻抢到了次卧,中介走后就只剩沫曦和思明躺在沙发上干瞪眼了。

  沫曦头一偏,略带遗憾的口吻对思明说:“看来你只好在客房将就一阵子了。”

  ?“没事,想吃啥?我来点外卖,都饿一下午了。”

  ?“我来吧,口味一定要相信女生的挑剔。”沫曦一把抓下思明的手机,靠在他身旁拖网页。

  突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喂,你好,请问你是牛沫曦女士吗?”

  “是的,请问你是?”沫曦接起电话有觉得这语调不像是快递公司打来的。

  “我是墨子智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兼人事部门负责人刘长青。墨子智慧是一家机器人研发推广的创业公司,今天上午我在一场招聘会上看到了你对财务的深刻认识和意气风发的创业精神就收藏了你的简历,我相信你的加入能带来我想要的化学反应。我公司就在创业谷,方便的话待会儿公司一楼餐厅一块儿吃个饭好好聊聊。”

  “谢谢刘总赏识,不过我可能有两个朋友一起过来哟。”牛沫曦紧张地双手握住电话,眼巴巴地望着思明寻找肯定的答复。

  电话那头的刘总笑着说,“没问题,我们六点见,具体地址短信发给你。”

  “什么?饭桌面试,这老板挺有心意的。”不知道曾岑什么时候从房间里钻出来的,但他总能快速抓住核心。

  “可他说他们是研发推广机器人的,你们不觉得很耳熟吗?”牛沫曦摇着头笑了起来,“总觉得是诈骗电话。”

  “嘿,来了。创业谷创安大道18号,墨子智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邀请人刘长青。”思明念完短信后若有所思地把手机递给了沫曦。

  “这不是我们曾总的老领居吗?是哪家隔壁啊?”

  “哎呀,到底是材料还是物联网来着呢?我忘了,反正我倒是有一家注册在创安大道2号的公司。”

  “你看我们还有必要去吗?”沫曦也拿不定注意力,眼巴巴地望着两位室友。

  “要去,”张思明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觉得靠谱,六点钟的员工餐厅、门牌号是18,逛别人的招聘会、找自己的猎物。咱们先去看了再说。”

  “嗯,有道理啊。”牛沫曦像兔子一样地点着头。

  “好了,别卖萌了。出发吧,趁时间还合适。”曾岑一把拎着她往外走。

门店全关的创业大道后,三个人终于抵达创安大道18号。

  曾岑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呼,“哇,没想到我那小破店旁还有个这么牛的公司,以前都把时间耽搁在创服中心要政策了,看来还得多关注商品、市场跟对手了。”

  “你曾老板都把它当对手了,那我要是在这里上班也不丢脸了。”

  “那个人在给我们招手,他该不会就是那个刘总。”

  牛沫曦向思明指的那个人找了招手,赶紧小跑到跟前说,“您好,我是来应聘的准员工,请问阁下是与我通话的刘总吗?”

  ?“你好,我是刘长青,那是你的小伙伴吗?”他瞟了瞟还站在门口的两个傻小子。

  “是的,他们对您的面试的方式很感兴趣。”

  “也不算面试吧,大家开诚布公地谈谈合作事项,”刘长青又看了看表,“五点五十八,你们很守时的。小伙伴们,走,我们边吃边聊。”

  员工餐厅装饰的温馨舒适,可即便如此,两个大男孩在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成功男人面前也显得局促不安。刘长青回到座位,放好了水果盘和光环,和蔼地问了一句“你们怎么过来的?”便开启了面试谈心。

近路避开了晚高峰。”

  “本地人?”

  “我们仨都是外地的,不过在这儿生活了四年,也有了感情基础,憧憬着参与这座城市的发展。”

  “不错,创客就应该像你们这样朝气蓬勃。哪像我这种标准中年人,装老又太嫩,扮鲜肉又老掉渣了;卖拼劲显得不沉稳,卖情怀年龄又差点,总感觉七上八下悬空似的。你看这创业谷基本上是你们90后的天下了。对了,你怎么称呼?”

  “我叫曾岑。说来惭愧啊,去年年底我到这里注册了一家公司,到今天路过门店我才记起公司的名字。绝大多数90后和我一样,也只有我们才会为了那一点点创业激励不嫌繁琐地瞎折腾。可我们终归是数量庞大赝品,您才是正品啊,而且是精品。”曾岑说罢,勉强地龇牙咧笑。

  “产品嘛,都交给市场和时间检验,当然,人可以把控方向和节奏。另一位小兄弟,你认为呢?”

  “我的强项是倾听,很期待您和沫曦的交流。”

  “你很狡猾。”

  “刘总,张思明他铁饭碗在手,自然万事不用愁。”曾岑抢答道。

  “思想明白,果然不凡。”

  “刘总您过奖了,我们三个里面专业最过硬的还是沫曦。人也很善良,特别到了期末总是救人无数啊!”

  “看来牛气冲天是要攒够人品和底气的,是吧,沫曦?”刘总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沫曦的简历放在桌上,三双眼睛放佛像微型选秀一样齐聚到沫曦身上。

  “其实那就是个开场秀而已,做财务的哪有啥标新立异的空间。我只有用那种方法来吸引眼球,没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牛沫曦强装镇定地微笑着解释,可还是逃不出刘长青的眼神。

  刘长青加码地追问,“那在你看来财务工作最像什么?”

  牛沫曦吸了口长气,说道:“也许我是真的饿了,我觉得财务在一家企业中扮演的角色像人体中的胃,同样都是不声不响地运作,吐故纳新、进出中转,主体感受不到它时恰恰是它存在的最好状态。”

件。“我希望我们公司的财务和行政都能往你所说的那个方向发展,所以我希望以财务的名义聘用你,你同时兼任部分行政工作。待遇方面当然会给你考虑好系数的。”

  牛沫曦也点了点头说,“创业公司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我能理解也愿意多历练。我希望公司在给我考虑好工资系数的同时也考虑好基数,希望不比他们低太多吧。”她的眼睛瞟向了刚吃完饭打包走来的一位大妈。

  刘长青看了,笑着招呼,“陈姐,您老今天又加班啊!”

  “啊!可不是嘛,该招人了啊。”

  “这不正在给您选徒弟嘛!”

  “要招女生啊,女生细致稳定,男生想法太多,都待不住的。”面对陈姐的狮子大吼,刘总只得乖乖答应,两个大男生也笑成了男孩。

  “陈姐嘛,人很好,就说话声大了点,”刘总解释道:“陈姐反感男生主要是她的儿子一直在家自由职业,三十多了还不出来上班,她着急罢了。”

  “那打包的饭菜也是给她儿子带回去的的吗?”

  “应该是吧,她从国企退休后我们又把她聘到这儿来了,她原来所在的国企是我们的大股东。和她采用同样方式进门的员工不少,但背靠国企好做事,所以我们这次招了两个研发、三个运维、还有就是你这个财务就是要撸起袖子干大事了。放心吧,薪水待遇绝对让你满意,当然前提是拼尽全力地干。”

  牛沫曦兴奋地问,“那我明天就来报道吗?”

  刘总挑了瓣苹果,转着牙签说,“你今天就算报道了,明天早上八点半到我办公室签合同,404号房间,我想你应该不会记错的。”

  “一定准时到位。”

  刘总收好简历,拿起公文包说,“抱歉,我还有个应酬,就先走一步了,你们吃好啊。”

  “慢走!”他们和老板道别后没待多久就不好意思地悄悄溜走,转战一家小面馆填肚子去了。

  “这么快就完了,好了,管它完了还是咋了总算是开始了。”牛沫曦开心地乱语着,“我买单啊,今天本来要糊掉的结果却糊了一把海底花,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啊?”

  “看样子得我买了,我收到短信通知,要求我明天到区委组织部报道上岗,”思明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到了沫曦的眼眸,“咱俩也太有缘了。”

  曾岑一脸无辜地问,“那我呢?”

  “你负责搬家啊!”牛沫曦一边给曾岑安排着任务,一边把好消息发到群里告诉那对还在门店上忙装修的那对情侣。

  “凭什么啊?我可是最忙的人啊!”

  “谁让你抢了好房间,我的心眼可小了!”而一向严肃的思明也假装生气逗他了。

  “明明是你自己反应慢,还好意思怪我聪明伶俐快。”

  “你自己说我们俩是大爷的啊,叫你搬家就搬呗。”沫曦收了收语气为曾岑递上纸巾说,“哭吧,司机哪有讨价还价的理呢?反正搬家就交给你了,不然我们都不给你房租费,就是死赖着不走。”

  “行行行,我去!创业的活该伺候你们这些就业的。”说完曾岑抽出一根筷子轻敲沫曦的脑勺。

  “吃面还加头皮屑,曾老板口味就是别致。”沫曦本来还没说完,但看到他们两人已经呼啦呼啦地消灭一小半了,立刻收住了玩闹急忙加入吃面大军。

  青春期的幸福就是这样简单,路边小吃有人吵闹有人陪,碰上好事有人分享有人怼,遇到挫折有人分担有人扛。恰如一碗毫不起眼的三鲜面,在原汤的浸泡中把平凡的食材熬制成坦率的成长养料。

  汤足面饱之后,他们决定不等明日、团队作战、立刻搬家。在多次往返奔波之后,月亮已被三个青年熬到了头顶。这次换张思明开车载上最后两箱物品驶向“三人行”的目的地了,轮到曾岑和牛沫曦商量临时家规的了。疲倦的三人行经过激烈而欢闹的争论之后,终于立好了临时家规。

:“三人行”公寓性别完全平等,没有女性优先,也没有男性权威;

件服从“当班家长”的安排;

:日常琐事分工,做饭的人不买菜,买菜的人不洗衣,洗衣的人不做饭;

:吃饭不能聊工作,每人每天聊工作总时长不得超过十分钟;

:不许熬鸡汤,禁止喝砒霜;

:减少争吵,节约口水,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就不要用嘴;

:活着为了醒着,禁止晚上十点前睡觉;

:精神生活要规律,新闻联播天天看,魔兽吃鸡日日玩;

:友情大过天,恋人禁留宿;

:在“三人行”公寓,只有疯子才能免于劳作和担当;

:三人行必有先后,不论高低成败,三人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相互拉扯,行到最后。

不紊地涂着睡前唇膏,踏着欢快的凯旋步回房休息了。

军规,我们家规一半够了吗?就这样装裱好了要加的话怎么办?”

不破吗?”曾岑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剩下的两人莫名其妙地被扔在了客厅,沫曦盯着家规笑问思明,“你说我们这家规写来有个什么用?”

  “仪式感吧,就当是临时之家的揭幕仪式吧。”

  “这仪式太正经了吧,你说我们又揭得开多大的幕?”

  “我说不出来,只有走走看了。”思明拍拍她肩膀,疲倦地回了房间。留下沫曦一个人盘腿独坐沙发自言自语,“走走看,你们都好好走,我就在这儿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