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轻女的父亲,直接把我们丢在卫生院,母亲含泪吃了产后第一餐

2019-08-15 20:21:43 品味情感小人生

文:笨笨

图:来自网络

每当谈起我出生时的事情,母亲总是忍不住掉几滴眼泪。我现在常常打趣说,都是那时候你掉的眼泪太多,影响的我多愁善感。

那时候我已经有一个姐姐了,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父亲当然希望二胎生个儿子。然而,又让他失望了,父亲看到落地的我又是一个闺女时,无法掩饰自己的失望,借口要上课,骑车回了家。把呱呱坠地的我,和虚弱的母亲留在了丰县欢口卫生院。

姥姥在我母亲十八岁时就去世了,奶奶一直十分嫌弃我母亲,看到生了个女儿,拔起腿也走了。医院里就只有一个不亲的大奶奶在那照顾我妈。母亲说那天没有一个鸡蛋,也没有一把红糖,大奶奶跟隔壁床借了几个鸡蛋,一把红糖。

母亲含着眼泪吃了产后第一餐。隔壁床生了个男孩,和我同一天,那家人对我母亲说:这个闺女长得好看,不然就送给我们吧,我们就说生的龙凤胎。反正你们当家的也不喜欢闺女,给了俺,俺当亲闺女一样待。

怀胎十月,母亲当然不舍得,一口拒绝了。大约在我十个多月时,父亲远在安徽的表哥来我家走亲戚,当时那个表大爷家已经有俩儿子了,很想要个闺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农村计划生育已经实行的比较严了,如果头胎是闺女,可以生二胎不罚款,但是想要第三胎是一定要罚款了。

那个年代农村里,亲戚之间领养小孩都是很常见的,也不需要什么手续。父亲就想把我送给表大爷,好要再生个儿子。母亲整天哭,心情不好就没有奶水,我又不吃奶粉,四个月就开始喝面水了,就是喝面水泡馓子养大的。

因为营养不良,十个月时生了鹅口疮,很严重,看起来奄奄一息。表大娘来了一看,这么赖再养不活,算了不要了。就这样没送成,鹅口疮也奇迹般的痊愈了,我竟然变的生龙活虎了,调养了几个月完全就变成了一个胖乎乎可爱的孩子。

我从小到大,这个刚出生被扔在欢口镇医院和差点被送人的事情,被母亲说了很多遍,以至于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可能是年幼的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到来不受欢迎,我从小就比姐姐弟弟(两年后我弟弟出生了,父亲如愿有了儿子)更加乖巧可人。

其实,自从我记事起就不曾觉得父亲有什么冷落我的地方,打骂那就更没有了。而且在那种环境下,父亲想要儿子有点情绪也无可厚非,毕竟在农村里这很重要。所以,对于母亲讲的往事,我只当故事听听,一笑了之,也从没有因此记恨过父亲,从小到大,我记得的都是父亲的爱。

父亲是民办教师,有时候去上课时带着我,我就在教室门口,拿着粉笔在洋灰地上写字、画画,等着他下课,然后坐在他二八大杠的自行车上回家。小时候我体弱多病,不记得有多少次,父亲半夜背着发高烧的我,去敲响卫生院的大门,那时候我已经四五岁了,还记得趴在父亲的肩头,我看到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又一次发烧了,父亲带我去欢口卫生院看病,等抽血报告时,他拿出和钥匙挂在一起的指甲钳,小心的把我的十个手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看完病,又带我去欢口供销社,买了我十分想要的带香橡皮的铅笔,买了整整一盒。我终于开心的笑了,父亲的嘴角也有了笑意。

小学三年级时(大概是1994年),父亲曾经给我们买过一本书——精装版《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当时那本书是十五块钱人民币,他的一个月工资大概一百块钱左右,一家五口经常捉襟见肘。我们拿到书真的好开心,厚厚的一本,还是硬皮的,带着新书的香味。

那时候的我们并不知道,为了买这本书,父亲在丰县学习时从来不吃午饭,连续一个月,每天早上在家喝一顿疙瘩汤,用省下的饭钱给我们买的书。我还记得父亲当时很抱歉的说,本来想买一套10本,可150块钱实在太贵了。

这本书一直伴随着我们的童年,我现在还记得里面的许多内容,比如什么异常现象可以看出来地震要发生了?地震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只是这本书后来被小伙伴借走,不知所踪了。后来我找过很多书店,网上,想买到那一版的《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都没有看到。

大二时,我做了一个小手术,手术后没几天有个小血管突然崩开了,血流不止,医生淡定的说没什么,这很正常,但是父亲神色很慌张,我到现在都印象深刻。县医院一楼到二楼没有电梯,他非要背我上去,虽然我完全可以自己走路。

那时候我比较胖,足足有一百一十多斤,身高只有170公分的父亲,背着我上楼还是有点吃力的,趴在父亲背上,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白头发,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父亲终究还是会变老的。

大学毕业工作的第一年,我的工资一个月只有一千多,每个月还要拿五百元租房子,日子过得很拮据。父亲千里迢迢来看我,掏出了五百块钱,我执意不要,因为我知道他也就只有这么多钱。送父亲去车站以后,我在枕头底下发现了父亲放的五百块钱,叠的整整齐齐。

2015年的冬天,爷爷去世了。那年冬天来的特别早,特别冷,阴历十一月分就下起了大雪,回家奔丧的我到家就病倒了,上吐下泻,我说躺一下就能好,父亲执意请了医生,一定要给我挂水。那天他从爷爷的灵堂到我的房间,不知道来回走了多少遍,坐在床前焦虑的看着我,就像我不是三十岁,而是三岁。后来我终于好转了,父亲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今年六月份,我婆婆突然重病住院,家里一下乱套了,父亲把工作丢下,过来帮我带孩子。我给了他2000块钱买菜。一辈子不会做饭不做家务的父亲,现在竟然会煲排骨汤、鸡汤,煲好等我下班回家喝,还给我洗衣服。

当我的家庭秩序恢复正常了,父亲说他要回去了。把父亲送到高铁站,我接到了他的微信:已上车,钱放在床头柜的抽屉了。我的鼻子有点酸酸的。

父亲是一个内敛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些感性的话,但我知道,父爱如山。父亲,如果您也看到了这篇文章,我想对您说:我爱您。

文:笨笨

图:来自网络

每当谈起我出生时的事情,母亲总是忍不住掉几滴眼泪。我现在常常打趣说,都是那时候你掉的眼泪太多,影响的我多愁善感。

那时候我已经有一个姐姐了,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父亲当然希望二胎生个儿子。然而,又让他失望了,父亲看到落地的我又是一个闺女时,无法掩饰自己的失望,借口要上课,骑车回了家。把呱呱坠地的我,和虚弱的母亲留在了丰县欢口卫生院。

姥姥在我母亲十八岁时就去世了,奶奶一直十分嫌弃我母亲,看到生了个女儿,拔起腿也走了。医院里就只有一个不亲的大奶奶在那照顾我妈。母亲说那天没有一个鸡蛋,也没有一把红糖,大奶奶跟隔壁床借了几个鸡蛋,一把红糖。

母亲含着眼泪吃了产后第一餐。隔壁床生了个男孩,和我同一天,那家人对我母亲说:这个闺女长得好看,不然就送给我们吧,我们就说生的龙凤胎。反正你们当家的也不喜欢闺女,给了俺,俺当亲闺女一样待。

怀胎十月,母亲当然不舍得,一口拒绝了。大约在我十个多月时,父亲远在安徽的表哥来我家走亲戚,当时那个表大爷家已经有俩儿子了,很想要个闺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农村计划生育已经实行的比较严了,如果头胎是闺女,可以生二胎不罚款,但是想要第三胎是一定要罚款了。

那个年代农村里,亲戚之间领养小孩都是很常见的,也不需要什么手续。父亲就想把我送给表大爷,好要再生个儿子。母亲整天哭,心情不好就没有奶水,我又不吃奶粉,四个月就开始喝面水了,就是喝面水泡馓子养大的。

因为营养不良,十个月时生了鹅口疮,很严重,看起来奄奄一息。表大娘来了一看,这么赖再养不活,算了不要了。就这样没送成,鹅口疮也奇迹般的痊愈了,我竟然变的生龙活虎了,调养了几个月完全就变成了一个胖乎乎可爱的孩子。

我从小到大,这个刚出生被扔在欢口镇医院和差点被送人的事情,被母亲说了很多遍,以至于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可能是年幼的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到来不受欢迎,我从小就比姐姐弟弟(两年后我弟弟出生了,父亲如愿有了儿子)更加乖巧可人。

其实,自从我记事起就不曾觉得父亲有什么冷落我的地方,打骂那就更没有了。而且在那种环境下,父亲想要儿子有点情绪也无可厚非,毕竟在农村里这很重要。所以,对于母亲讲的往事,我只当故事听听,一笑了之,也从没有因此记恨过父亲,从小到大,我记得的都是父亲的爱。

父亲是民办教师,有时候去上课时带着我,我就在教室门口,拿着粉笔在洋灰地上写字、画画,等着他下课,然后坐在他二八大杠的自行车上回家。小时候我体弱多病,不记得有多少次,父亲半夜背着发高烧的我,去敲响卫生院的大门,那时候我已经四五岁了,还记得趴在父亲的肩头,我看到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又一次发烧了,父亲带我去欢口卫生院看病,等抽血报告时,他拿出和钥匙挂在一起的指甲钳,小心的把我的十个手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看完病,又带我去欢口供销社,买了我十分想要的带香橡皮的铅笔,买了整整一盒。我终于开心的笑了,父亲的嘴角也有了笑意。

小学三年级时(大概是1994年),父亲曾经给我们买过一本书——精装版《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当时那本书是十五块钱人民币,他的一个月工资大概一百块钱左右,一家五口经常捉襟见肘。我们拿到书真的好开心,厚厚的一本,还是硬皮的,带着新书的香味。

那时候的我们并不知道,为了买这本书,父亲在丰县学习时从来不吃午饭,连续一个月,每天早上在家喝一顿疙瘩汤,用省下的饭钱给我们买的书。我还记得父亲当时很抱歉的说,本来想买一套10本,可150块钱实在太贵了。

这本书一直伴随着我们的童年,我现在还记得里面的许多内容,比如什么异常现象可以看出来地震要发生了?地震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只是这本书后来被小伙伴借走,不知所踪了。后来我找过很多书店,网上,想买到那一版的《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都没有看到。

大二时,我做了一个小手术,手术后没几天有个小血管突然崩开了,血流不止,医生淡定的说没什么,这很正常,但是父亲神色很慌张,我到现在都印象深刻。县医院一楼到二楼没有电梯,他非要背我上去,虽然我完全可以自己走路。

那时候我比较胖,足足有一百一十多斤,身高只有170公分的父亲,背着我上楼还是有点吃力的,趴在父亲背上,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白头发,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父亲终究还是会变老的。

大学毕业工作的第一年,我的工资一个月只有一千多,每个月还要拿五百元租房子,日子过得很拮据。父亲千里迢迢来看我,掏出了五百块钱,我执意不要,因为我知道他也就只有这么多钱。送父亲去车站以后,我在枕头底下发现了父亲放的五百块钱,叠的整整齐齐。

2015年的冬天,爷爷去世了。那年冬天来的特别早,特别冷,阴历十一月分就下起了大雪,回家奔丧的我到家就病倒了,上吐下泻,我说躺一下就能好,父亲执意请了医生,一定要给我挂水。那天他从爷爷的灵堂到我的房间,不知道来回走了多少遍,坐在床前焦虑的看着我,就像我不是三十岁,而是三岁。后来我终于好转了,父亲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今年六月份,我婆婆突然重病住院,家里一下乱套了,父亲把工作丢下,过来帮我带孩子。我给了他2000块钱买菜。一辈子不会做饭不做家务的父亲,现在竟然会煲排骨汤、鸡汤,煲好等我下班回家喝,还给我洗衣服。

当我的家庭秩序恢复正常了,父亲说他要回去了。把父亲送到高铁站,我接到了他的微信:已上车,钱放在床头柜的抽屉了。我的鼻子有点酸酸的。

父亲是一个内敛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些感性的话,但我知道,父爱如山。父亲,如果您也看到了这篇文章,我想对您说:我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