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湖中潜伏巨型鳄鱼,十年伤人三百,忽然消失至今不见踪影

  2019 初见艾米

  好莱坞拍过许多关于凶猛鳄的鱼大片,比如《史前巨鳄》、《惊世巨鳄》、《巨鳄风暴》等等,这些电影虽然情节惊悚,却都是虚构的,然而在现实中,真的出现过特别巨大而凶残的鳄鱼。

  尼罗鳄体型庞大,但一般雄性长度也就在2米—5.5米之间,虽然一直传闻有6米以上的巨鳄,但始终没有捕捉到。野外生存大师贝爷为了找到6米巨鳄,不惜冒险深入鳄鱼洞穴探寻,却还是没有结果。不过在非洲米奥卡万戈河上,人们曾经猎杀过一条5.86米长的食人巨鳄,这个长度已经很接近6米了,人们还给这条巨鳄起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名字“甜心”。甜心”的出现说明,在非洲也许真的存在着体型特别巨大的鳄鱼。

  

  “几十年来鲁济济河和坦噶尼喀湖周围一直有人和牲畜被湖中的怪兽吞噬,当地人多次目击过它,他们说这个怪兽是一条从未见过的巨大鳄鱼,比他们所见过的任何鳄鱼都要大的多,他们称它为“古斯塔夫”。

  坦噶尼喀湖是非洲第二大湖,横跨了布隆迪和民主刚果等囯家,当地土著说,“古斯塔夫”已经在这个湖里生活了60多年。

  坦噶尼喀湖是大自然给布隆迪人民的馈赠,是许多布隆迪人的衣食来源,他们常年驾着独木舟在湖上讨生活。可是他们的日子过的战战兢兢,因为湖中隐藏着致命巨兽“古斯塔夫”,仅从1992年到2002年,“古斯塔夫”至少杀死了300人,更早的杀戮无法统计。

  

  “古斯塔夫”力大无穷,可以轻易掀翻渔船,把人扫入水中。一般人觉得巨型鳄鱼看上去很笨拙,可事实是它们即使在陆地上也非常敏捷,它能在尾巴的强有力推动下高高地跃出水面拦截飞鸟;捕捉河岸边的猎物时,它的攻击速度可达每小时70公里。一旦被“古斯塔夫”攻击,无论在水中还是岸边,都很少有人得以幸免;人们不知道何时会厄运降临,只能祈祷神灵的保佑,每天的生活都笼罩在恐怖中。当地人非常迷信,他们认为“古斯塔夫”是恶灵转世,有着神奇的魔力,因而人们不敢尝试去捕捉它。

  

  由于古斯塔夫很擅于隐藏,又极其危险,所以在2002年以前没人能近距离观察它,也不能确切知道它有多大,因此关于它的各种传闻扑朔迷离,有人声称古斯塔夫长达12米,一些人说它是红色的,另一些人说是黄色的,人们还说它头上长着一簇簇水草,远远望去像一座浮动的小岛。但一些动物学家远距离观测后做了一个粗略的判断,他们认为“古斯塔夫”的重量超过了2000磅,体长应该不会低于7.5米,是非洲最大的鳄鱼。

  

  “古斯塔夫”平时栖息在坦噶尼喀湖中的一个无人岛上,每当发情期来到时,它就会沿着鲁济济河一路游荡,攻击渔民或在水里游泳的人。

  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湖上漂浮着肢体残缺的尸体,他们都是“古斯塔夫”的受害者,沿湖周边的村庄里有许多家庭都失去了亲人。

  当地人说,“古斯塔夫”并没有吃掉它的每一个受害者,它经常把被它拖下水的猎物撕碎后扔掉。这个暴徒也许并不是因为饥饿而杀人,可能只是在训练自己的猎杀本领,这无疑更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惧怕“古斯塔夫”,人们不敢再下水游泳,只要听说“古斯塔夫”出没,正在湖上作业的渔民立即驾着独木舟逃离,空旷辽阔的水面上顿时杳无人迹,显得特别阴森而恐怖。

  {!-- PGC_COLUMN --}

  

  布隆迪首都布琼布拉位于坦噶尼喀湖边上,“古斯塔夫”胆子很大,有时甚至敢到布琼布拉沿湖最热闹的沙滩上捕猎,它的存在已经威胁到首都居民的安全了。布隆迪警方因此千方百计试图捕杀这条鳄鱼,然而多次行动却行动毫无收获,于是他们就向曾经的宗主国法国求援,爬行动物学家帕特斯和他的同伴应邀来到当地,发誓要抓住这条肆虐了几十年的鳄鱼。

  2002年,帕特斯来到布隆迪,经过两年时间的持续观察,帕特斯多次目睹了这条鳄鱼,他发现到,“古斯塔夫体型”大得惊人,目测身长至少6.18米,体重至少有1吨;帕特斯还发现,“古斯塔夫”是湖中的霸王,连河马都害怕它。一般来说,成年河马是不怕鳄鱼的,而鳄鱼因为惧怕河马报复,甚至连小河马都不敢攻击。然而“古斯塔夫”出现时,河马们却避之不及,当地国家公园的人曾目睹过“古斯塔夫”杀死一头公河马。“古斯塔夫”的同类也很害怕它,尼罗鳄们只要远远看到它便会逃走;“古斯塔夫”,除了形体巨大,模样也与同类不一样,它的头部很奇怪,两边各有一个突出的骨质肉冠,就像是传说中龙的角。帕特斯后来说:“古斯塔夫”像是史前动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鳄鱼,像是偶然看到雕刻在地面上的死尸。它的头部很奇怪,两边各有一个骨头样的肉冠。”

  

  开始时,帕特斯认为鳄鱼要长到那么庞大,肯定已经生长了一百多年。可是当“古斯塔夫”张开巨口晒太阳时,帕特斯惊讶的发现它嘴里的牙齿很完整。通过分析“古斯塔夫”的牙齿,帕特斯觉得它也许还不到60岁。由于鳄鱼的一生都在不停地生长,这意味着,古斯塔夫还会长得更大!

  尼罗鳄嘴部周围有一种能感应水压变化的器官,附近任何动物在水中引起最微小的水压变化,都能被它发现,从而确定猎物位置,当它们潜伏在水下时,可以轻易潜伏一个小时以上。而人们却无法知晓它们在水下的位置,如果贸然下水,就会遭到攻击,因此很难捕捉。

  经过周密准备,帕特斯计划用一个巨大的铁笼做陷阱,来诱捕“古斯塔夫”。2004年的一天,帕特斯将一个10米长、2米宽、1.5米高的大铁笼子沉入湖中,笼子里还放了羊肉为诱饵。帕特斯和他的助手整夜守候在附近,可是“古斯塔夫”非常狡猾,它仿佛明白人们的计谋,只是在笼子外面的水下像幽灵一样逡巡,就是不进笼子。帕特斯换了几种诱饵,可“古斯塔夫”就是不上钩。结果陷阱抓住了多条尼罗鳄,可古斯塔夫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了第三天,天气突然变得恶劣,风雨大作,电闪雷鸣,帕特斯等人被迫躲进屋子避雨。第二天早晨,帕里斯等人检查陷阱时却大惊失色,铁笼子被毁了,粗大的铁条被扯得七零八落,扭曲得不成样子,诱饵也不翼而飞。

  这个铁笼重达一吨,非常坚固,当天的风雨根本不可能将其摧毁。更诡异的是,那天的红外线摄影机坏了,什么也没有记录到,当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已成了永远的谜。之后的数十天,帕特斯他们又做了新的笼子,希望能抓到“古斯塔夫”。果然,“古斯塔夫”又出现了,却挑衅般地在帕特斯视线内游动,就是不进陷阱。

  

  最后,帕特斯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活捉古斯塔夫,只能失望地离开了布隆迪。随后“古斯塔夫”又开始在湖上行凶。布隆迪政府对活捉“古斯塔夫”也绝望了,于是决心将它除掉。他们派出军警猎杀“古斯塔夫”。可是“古斯塔夫”神出鬼没,一连好多天踪影全无,士兵们刚一撤走,它就浮出水面,继续横行湖上。

  不久布隆迪爆发内战,政府军与叛军激烈交火,大湖也成了双方的战场,“古斯塔夫”却在战争中神秘地消失了,大家都认为,这个恶魔或许已经死在了叛军的枪下。但是到了2007年,古斯塔夫又一次出现了,但它的身体右侧却多了许多弹痕,经过士兵的辨认,他们觉得这是被AK47枪击造成的创伤;它右侧肩胛骨上也有一个伤疤,据认为这是一种当地部落的标枪留下的,而投掷标枪的猎手很可能已经成了这条巨鳄的牺牲品。可见“古斯塔夫”在战争中也遭遇了劫难,可是它竟然活了下来,连现代突击步枪也奈何不了它。

  战后的“古斯塔夫”虽然继续存活于大湖中,奇怪的是它再也没有袭击过人类,或许是枪弹让它领略到了人类的厉害,意识到人类在食物链上的位置比它更高。如果真是这样,就证明了即使鳄鱼这样的冷血动物,也懂得遵循弱者臣服于强者的生存法则。

  “古斯塔夫”再次现身几年后,又突然神秘的消失了,它最后一次被人目击是在2015年,有人看到它猎杀了一头大水牛。

  

  由于尼罗鳄可以活到120岁,“古斯塔夫”的齿龄不过60岁,正值中年,所以它还会在鲁济济河与坦噶尼喀湖流域生活很长时间,它的传奇还会持续几十年。

  “古斯塔夫”消失了,就像它以前曾经消失过的那样,变得杳无踪迹。人们无法知道它什么时候再次出现,也许几年,也许几十年。对于在这段时间里出生的人们来说,“古斯塔夫”是一个恐怖的传说,对于目睹过这条巨鳄施暴的人来说,“古斯塔夫”是一段可怕的记忆,可是一旦它在某一天重新出现,对于在坦噶尼喀湖上谋生的人来说,就是一个真实的生存危机。

  

  没有人能说清“古斯塔夫”是从哪儿来的,现在躲在哪里,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它的诞生,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它的消失,它是否已经繁衍了后代,以后是否会出现更多的“古斯塔夫”。

  好莱坞拍过许多关于凶猛鳄的鱼大片,比如《史前巨鳄》、《惊世巨鳄》、《巨鳄风暴》等等,这些电影虽然情节惊悚,却都是虚构的,然而在现实中,真的出现过特别巨大而凶残的鳄鱼。

  尼罗鳄体型庞大,但一般雄性长度也就在2米—5.5米之间,虽然一直传闻有6米以上的巨鳄,但始终没有捕捉到。野外生存大师贝爷为了找到6米巨鳄,不惜冒险深入鳄鱼洞穴探寻,却还是没有结果。不过在非洲米奥卡万戈河上,人们曾经猎杀过一条5.86米长的食人巨鳄,这个长度已经很接近6米了,人们还给这条巨鳄起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名字“甜心”。甜心”的出现说明,在非洲也许真的存在着体型特别巨大的鳄鱼。

  

  “几十年来鲁济济河和坦噶尼喀湖周围一直有人和牲畜被湖中的怪兽吞噬,当地人多次目击过它,他们说这个怪兽是一条从未见过的巨大鳄鱼,比他们所见过的任何鳄鱼都要大的多,他们称它为“古斯塔夫”。

  坦噶尼喀湖是非洲第二大湖,横跨了布隆迪和民主刚果等囯家,当地土著说,“古斯塔夫”已经在这个湖里生活了60多年。

  坦噶尼喀湖是大自然给布隆迪人民的馈赠,是许多布隆迪人的衣食来源,他们常年驾着独木舟在湖上讨生活。可是他们的日子过的战战兢兢,因为湖中隐藏着致命巨兽“古斯塔夫”,仅从1992年到2002年,“古斯塔夫”至少杀死了300人,更早的杀戮无法统计。

  

  “古斯塔夫”力大无穷,可以轻易掀翻渔船,把人扫入水中。一般人觉得巨型鳄鱼看上去很笨拙,可事实是它们即使在陆地上也非常敏捷,它能在尾巴的强有力推动下高高地跃出水面拦截飞鸟;捕捉河岸边的猎物时,它的攻击速度可达每小时70公里。一旦被“古斯塔夫”攻击,无论在水中还是岸边,都很少有人得以幸免;人们不知道何时会厄运降临,只能祈祷神灵的保佑,每天的生活都笼罩在恐怖中。当地人非常迷信,他们认为“古斯塔夫”是恶灵转世,有着神奇的魔力,因而人们不敢尝试去捕捉它。

  

  由于古斯塔夫很擅于隐藏,又极其危险,所以在2002年以前没人能近距离观察它,也不能确切知道它有多大,因此关于它的各种传闻扑朔迷离,有人声称古斯塔夫长达12米,一些人说它是红色的,另一些人说是黄色的,人们还说它头上长着一簇簇水草,远远望去像一座浮动的小岛。但一些动物学家远距离观测后做了一个粗略的判断,他们认为“古斯塔夫”的重量超过了2000磅,体长应该不会低于7.5米,是非洲最大的鳄鱼。

  

  “古斯塔夫”平时栖息在坦噶尼喀湖中的一个无人岛上,每当发情期来到时,它就会沿着鲁济济河一路游荡,攻击渔民或在水里游泳的人。

  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湖上漂浮着肢体残缺的尸体,他们都是“古斯塔夫”的受害者,沿湖周边的村庄里有许多家庭都失去了亲人。

  当地人说,“古斯塔夫”并没有吃掉它的每一个受害者,它经常把被它拖下水的猎物撕碎后扔掉。这个暴徒也许并不是因为饥饿而杀人,可能只是在训练自己的猎杀本领,这无疑更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惧怕“古斯塔夫”,人们不敢再下水游泳,只要听说“古斯塔夫”出没,正在湖上作业的渔民立即驾着独木舟逃离,空旷辽阔的水面上顿时杳无人迹,显得特别阴森而恐怖。

  {!-- PGC_COLUMN --}

  

  布隆迪首都布琼布拉位于坦噶尼喀湖边上,“古斯塔夫”胆子很大,有时甚至敢到布琼布拉沿湖最热闹的沙滩上捕猎,它的存在已经威胁到首都居民的安全了。布隆迪警方因此千方百计试图捕杀这条鳄鱼,然而多次行动却行动毫无收获,于是他们就向曾经的宗主国法国求援,爬行动物学家帕特斯和他的同伴应邀来到当地,发誓要抓住这条肆虐了几十年的鳄鱼。

  2002年,帕特斯来到布隆迪,经过两年时间的持续观察,帕特斯多次目睹了这条鳄鱼,他发现到,“古斯塔夫体型”大得惊人,目测身长至少6.18米,体重至少有1吨;帕特斯还发现,“古斯塔夫”是湖中的霸王,连河马都害怕它。一般来说,成年河马是不怕鳄鱼的,而鳄鱼因为惧怕河马报复,甚至连小河马都不敢攻击。然而“古斯塔夫”出现时,河马们却避之不及,当地国家公园的人曾目睹过“古斯塔夫”杀死一头公河马。“古斯塔夫”的同类也很害怕它,尼罗鳄们只要远远看到它便会逃走;“古斯塔夫”,除了形体巨大,模样也与同类不一样,它的头部很奇怪,两边各有一个突出的骨质肉冠,就像是传说中龙的角。帕特斯后来说:“古斯塔夫”像是史前动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鳄鱼,像是偶然看到雕刻在地面上的死尸。它的头部很奇怪,两边各有一个骨头样的肉冠。”

  

  开始时,帕特斯认为鳄鱼要长到那么庞大,肯定已经生长了一百多年。可是当“古斯塔夫”张开巨口晒太阳时,帕特斯惊讶的发现它嘴里的牙齿很完整。通过分析“古斯塔夫”的牙齿,帕特斯觉得它也许还不到60岁。由于鳄鱼的一生都在不停地生长,这意味着,古斯塔夫还会长得更大!

  尼罗鳄嘴部周围有一种能感应水压变化的器官,附近任何动物在水中引起最微小的水压变化,都能被它发现,从而确定猎物位置,当它们潜伏在水下时,可以轻易潜伏一个小时以上。而人们却无法知晓它们在水下的位置,如果贸然下水,就会遭到攻击,因此很难捕捉。

  经过周密准备,帕特斯计划用一个巨大的铁笼做陷阱,来诱捕“古斯塔夫”。2004年的一天,帕特斯将一个10米长、2米宽、1.5米高的大铁笼子沉入湖中,笼子里还放了羊肉为诱饵。帕特斯和他的助手整夜守候在附近,可是“古斯塔夫”非常狡猾,它仿佛明白人们的计谋,只是在笼子外面的水下像幽灵一样逡巡,就是不进笼子。帕特斯换了几种诱饵,可“古斯塔夫”就是不上钩。结果陷阱抓住了多条尼罗鳄,可古斯塔夫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了第三天,天气突然变得恶劣,风雨大作,电闪雷鸣,帕特斯等人被迫躲进屋子避雨。第二天早晨,帕里斯等人检查陷阱时却大惊失色,铁笼子被毁了,粗大的铁条被扯得七零八落,扭曲得不成样子,诱饵也不翼而飞。

  这个铁笼重达一吨,非常坚固,当天的风雨根本不可能将其摧毁。更诡异的是,那天的红外线摄影机坏了,什么也没有记录到,当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已成了永远的谜。之后的数十天,帕特斯他们又做了新的笼子,希望能抓到“古斯塔夫”。果然,“古斯塔夫”又出现了,却挑衅般地在帕特斯视线内游动,就是不进陷阱。

  

  最后,帕特斯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活捉古斯塔夫,只能失望地离开了布隆迪。随后“古斯塔夫”又开始在湖上行凶。布隆迪政府对活捉“古斯塔夫”也绝望了,于是决心将它除掉。他们派出军警猎杀“古斯塔夫”。可是“古斯塔夫”神出鬼没,一连好多天踪影全无,士兵们刚一撤走,它就浮出水面,继续横行湖上。

  不久布隆迪爆发内战,政府军与叛军激烈交火,大湖也成了双方的战场,“古斯塔夫”却在战争中神秘地消失了,大家都认为,这个恶魔或许已经死在了叛军的枪下。但是到了2007年,古斯塔夫又一次出现了,但它的身体右侧却多了许多弹痕,经过士兵的辨认,他们觉得这是被AK47枪击造成的创伤;它右侧肩胛骨上也有一个伤疤,据认为这是一种当地部落的标枪留下的,而投掷标枪的猎手很可能已经成了这条巨鳄的牺牲品。可见“古斯塔夫”在战争中也遭遇了劫难,可是它竟然活了下来,连现代突击步枪也奈何不了它。

  战后的“古斯塔夫”虽然继续存活于大湖中,奇怪的是它再也没有袭击过人类,或许是枪弹让它领略到了人类的厉害,意识到人类在食物链上的位置比它更高。如果真是这样,就证明了即使鳄鱼这样的冷血动物,也懂得遵循弱者臣服于强者的生存法则。

  “古斯塔夫”再次现身几年后,又突然神秘的消失了,它最后一次被人目击是在2015年,有人看到它猎杀了一头大水牛。

  

  由于尼罗鳄可以活到120岁,“古斯塔夫”的齿龄不过60岁,正值中年,所以它还会在鲁济济河与坦噶尼喀湖流域生活很长时间,它的传奇还会持续几十年。

  “古斯塔夫”消失了,就像它以前曾经消失过的那样,变得杳无踪迹。人们无法知道它什么时候再次出现,也许几年,也许几十年。对于在这段时间里出生的人们来说,“古斯塔夫”是一个恐怖的传说,对于目睹过这条巨鳄施暴的人来说,“古斯塔夫”是一段可怕的记忆,可是一旦它在某一天重新出现,对于在坦噶尼喀湖上谋生的人来说,就是一个真实的生存危机。

  

  没有人能说清“古斯塔夫”是从哪儿来的,现在躲在哪里,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它的诞生,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它的消失,它是否已经繁衍了后代,以后是否会出现更多的“古斯塔夫”。